最近大火火火火火火的区块链,源自一场cypherpunk的社会实验?

技术还是信用?以纯数学方式搭建的比特币 VS 以彼此信用为抵押的现代货币,引发对货币本质的争议……

反叛还是逆行?区块链技术的核心是“去中心化”,而ICO交易市场却又实现了“再中心化”……

自由还是集权?硬核极客发起的“乌托邦革命”之后,是否也会遭遇“被强行断电”的命运……

因为徐小平老师“奖励1个比特币”的段子,而引发的一场关于比特币以及区块链技术的思考,欢迎围观。如有异议,请在留言区拍砖。:)

本文作者:小村资本首席分析师 缪晟

A || 一场密码朋克的社会实验

作为bitcoin的发明者,中本聪是谁,如今已经无所谓。

这个名字和他的白皮书《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一起,都已经成为了网络乌托邦的某种标志,刻在这场拓荒史的里程碑上。

《比特币白皮书: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中文翻译版参见:

http://www.8btc.com/wiki/bitcoin-a-peer-to-peer-electronic-cash-system

但剔除了被技术狂热者津津乐道的精湛的加密技术(比如挑选了绕开美国国安局在加密标准中暗藏的后门的Koblitz曲线;比如在椭圆曲线数字签名算法加密的基础上,再哈希两次等等)。比特币和其衍生技术区块链的出现,更像是一场密码朋克的社会实验与乌托邦革命宣言。

密码朋克(cypherpunk),1993年在Eric Hughes'的《A Cypherpunk's Manifesto》中出现的一个术语,它结合了电脑朋克的思想,在电脑化空间下的个体精神,使用强加密(密文)保护个人隐私。密码朋克提倡信仰使用强加密算法将能够保持个体安全的私人性他们反对任何政府规则的密码系统

资源的密度和资源分配的游戏规则从来是左右世界运行和格局划分的核心之一。而“正如印刷术改变中世纪社会权力结构,削弱了行会权力,加密法也将从根本上改变企业的性质和政府对经济行为的干预”。

这就如同一场早已写好结局的戏剧,技术上的成败并不在于作为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加密货币最终的兑换价值,而在于它会永远改变世界的某种认知和社会运行法则——正如失败的Napster依然瓦解了实体唱片业生存的土壤一样——一种可以依托数学凭空创造出来的稀缺资源和依托算力的记账权争夺玩法,相对于这个已经无聊了很久的现实经济世界而言,要有意思得多。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中本聪和他所创造的比特币/区块链,更像是一种文化符号,用以对抗固化的稀缺资源和根深蒂固的国家/商业巨头垄断。

B || 关于货币本源的争议

货币属性和货币主权的争议一直是伴随着比特币交易而来的重要议题。

但有趣的是,在《白皮书》中,中本聪根本就没提到过“货币”这个词,而是把更多的精力花在了解释其数学上的唯一性和建立无信任第三方为基础的系统的理念上。

对比2016年我读过的书《货币简史:从花粉到美元,货币的下一站》,两本书中的部分观点,很值得拿出来对照着看:

在传统的定义里,货币是一种交换媒介、计量单位以及价值存储的工具。换做文艺一些的说法,货币是交换、分工和商业组织的形式,是人类社会的润滑剂、连接起诸多的原始需求与对未来的期望。

另一类人类学家认为,产生货币的先兆是债务,而不是物物交换;因为交易一旦发生,实际上是有胜负的,信用则可以等价。作为人情社会向契约型社会转型的重要标志之一,从日常债务的标准化和可流通化中诞生的货币更符合“民主化的力量”的基础特征。

然而,以信用为抵押的现代货币,遭遇系统性的崩盘风险的概率只增不减——2008年的金融危机期间,政府和银行之间相互依赖的关系被曝光在大众面前,就在很大程度上损害了人们对于金融机构和政府机构的“信心”。

有趣的事,比特币正是诞生在这场战后最大金融塌方后的第二年。让它从诞生的时点和理念上,都具备了一种挑战经典货币体系根基的意味。

事实上,中本聪在此后的和同行的交流中,的确是透露出“嘲弄基于'信任第三方'系统的失败”的诸多倾向——所有的现代社会的规则和信任体系都崩溃之后,我还可以相信数学——这完全符合一个硬核极客的基础人设。

对于货币属性这一点上,金融出身与技术出身的朋友之间基本处于一种难以沟通的奇妙境地中——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人类社会的组织本身就充满了矛盾和不自洽。

去年有一篇蛮有趣的公众号文章叫做《明末通缩白银:比特币的前世今生》曾经小小的火过,不过内容倒是悲观主义者老套的忧虑。

其实文中提及的焦虑和质疑是非常古典的——即作为一种实质上的“硬货币”,比特币在设计中就存在整体储量可测、不断面临通缩的压力。无论是明末白银大量流出带来的全国经济运转失序,还是罗马不断下调货币品质造成更大市场信任崩盘的前车之鉴,都应该是值得认为“硬货币是解决经济问题的万能良药”的人三思。

不过在我看来呢,这种货币体系和根源上的冲击,当前还不足以成为比特币受到关注的重点。在成为通识货币之前,它还需要面临货币主权、和凯恩斯理论的考验。

毕竟,现代社会中这种仅以国家信誉作抵押低价值的“劣币”的存在,还有宏观调控的作用;而像比特币这种以纯数学方式搭建的货币,建立在完全理性人假设上的“货币”交易和流通体系,本身就是一个诡异的上古模型的重现。

“极度自由的世界只有燃烧的恒星,然而没有任何生命”。

——《失控》

归根到底,货币是我们自身价值的象征,除此之外,哪有什么真理……

C || 投机未来的狂欢

他们对货币财富的根源并不感兴趣……只是对变得富有感兴趣。

——《浮士德》

在近期这场以“比特币”为主角的狂欢中,有两类主要的参与方非常突出——炒币者和炒“区块链技术”者。前者和追逐另类资产增值的所有先驱们不存在本质的差别,无非是资产稀缺下的配置选择和击鼓传花游戏中的永恒人性,后者谋求的东西则相对更大一些。

铸币税的存在让我们明白了,为什么历史上的货币发行者热衷于通过生产货币来掌控货币价值……而货币上的形象则可以让我们看出是谁发行了货币:商人、银行家、贵族、君主。

其中,暧昧的货币交易所和ICO交易市场更像是这场去中心化革命中的逆行者——巨头们似乎在一场源于“对传统资源分配权威发起挑战”的新技术革命中,实现“再中心化”的悖论,简直是传统行业商业强权的延续。

不过在这场对新技术的再中心化的战争中,他们还有另一个巨无霸级别的敌人,一个可以调动拔网线、拉电闸等物理攻击大杀器的敌人。

D || 数字乌托邦实验/革命的终点

“有两大力量在共同推动着人类历史的前进,一个是现代自然科学的逻辑,一个是黑格尔—科耶夫所谓的“寻求承认的斗争”:前者驱使人类通过合理的经济过程满足无限扩张的欲望,后者则驱使人类寻求平等的承认。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股力量最终导致各种专制暴政倒台,推动文化各不相同的社会建立起奉行开放市场的自由民主国家。”

——《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福山》

在互联网拓荒时代的反叛精神逐步式微的当下,Anonymous、WikiLeaks和bitcoin已经是仅存的有趣的东西。每当我们觉得世界过于现实而无聊,总有些人会在别的维度给你一些惊喜。我想这就是技术带给未来的最好礼物——变化的可能性。

但作为一场有趣的乌托邦式的革命,它的终点会在哪里?

毕竟人类社会并非是朝着所谓的“真理/正确”的方向单向发展的,硬核极客断电后要面临的现实社会中,也并不存在类似“桃花源”的所在。

雅典式的民主也有衰落的一天,罗马也可以从议会共和制“回滚”到君主制。在兵临城下的时候,市民们选出了一位新的领袖,他的名字叫做凯撒。

END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1A0JBRG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