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后回看,这绝对是21世纪最会被记忆的历史拐点

今天不聊法律,改聊科幻(放心,这就是毫无科学依据的闲扯)。

南方科技大学,这个前些年因为建校资格问题而成为网红的大学,沉寂数年后又一次走到舞台中央。无论他是否愿意,在该校的教授操作下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了,结果也很确定,这是枉顾他人的极端利己行为。

基因怎么编辑,文科生不必琢磨,当年没有弄懂的问题也不是现在几篇文章可以看懂的。总之是通过人类的手段改变天然的基因,让人类对某些疾病有了免疫的能力,人类又一次挤压上帝的空间(如果你不信上帝,说老天爷也行)。猛一看这不好事吗?掌握自己的命运,是不是人类多年来梦寐以求的结果,怎么站到门口却又开始徘徊不前了呢。可为什么舆论来的如此汹涌,连国际形象都受到很大冲击,这个贺教授像极了动画片里常见的疯博士。

贺教授错了吗?通过人类的知识、技术手段改变自己的命运不正是有人开始一直在做的吗?追不上猎物的速度我们发明了弓箭,挨不过冬天的寒冷我们学会了织衣,受不了路途遥远我们发明了汽车,连水稻都不知杂交了多少回。我们可以接受换心、换肝,为什么不能接受换基因。解决这些长期病痛是不是那些家族遗传病者长期梦寐以求的。谁能保证阻碍基因编程人的,不是可能的风险,而是人类的固执与偏见,几千年前人类还认为神明不可侵犯,为什么确定几千年后的人类不能接受基因编程。

贺教授对了吗?他的行为让人类离风险又进了一步,结构越复杂的事物就越脆弱,人类就是如此,无论哪个领域技术更进一步都会有两种可能,便利与深渊。基因编程人的出现在若干年后不知道会不会成为造成新的人类危机的起点。贺教授正是在前路不知的情况下贸然趟了这条看不清的河流,这是赌博,赌注是全人类,这是犯罪。

说他的行为可能影响人类自然延续一点都不夸张。之前就看过科学家的论断,人类能坚持至今本身就是个奇迹,有太多的机会使人类本该灭亡,特别是技术在加速度发展的今天,任何一个一时难以治愈的奇葩病毒的出现就可能导致人类大量减员。如大航海时期的美洲、如中世纪的欧洲、如17世纪的亚洲。

基因编程人的问题很多,伦理、社会公平、法律规范等,但贺教授最大的问题不是基因编程本身,因为谁也不能说若干年后人类一定不会接受基因编程人,例如环境极度恶化,需要改变基因才能生存下来,再例如需要星际移民,原本的基因无法适应其他环境;他最大的错误是在没有安全论证的情况下去做这件事,这很自私、很疯狂。结果可能有两个,一是赌错了,很多人陪葬;一是赌对了,青史留名。

再说另一个问题,人类会不会因为基因编程技术的出现更加不公平,上层人有条件改变基因实现永生,下层人还是区区百年,类似现在条件好的人医疗保障更好,可能的寿命更长。请原谅我的悲观,我觉得这是必然的,这不是内心的荒芜,因为人的利己性已经刻入骨髓。无论是看《三体》、《2012》还是《地心引力》,都能发现一个情节,有机会逃离地球的人依然是那些被认为更有“价值”的人,在技术能够实现永生时,最先享受的自然不是普通人。其实人类自始至终只有一个矛盾,资源有限与同类太多的矛盾。

对于爱历史的人来说,我们这代人真的很幸运,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见证了不知多少伟大的变革(不包括基因编程人),这种历史拐点在之前可能要几十年上百年才能经历一次,只是我们浑然不觉自己的幸运。

无论基因编程人最终会被怎么认识,也无论是超越还是罪恶,100年之后往回看,这绝对是21世纪初最可能被铭记的历史拐点,向上或向下。

法律是职业,更是信仰;

诉讼是手段,更是人生。

律检小北

一个絮叨的不优秀公诉人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129G071G6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