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区块链不行,有谁愿意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

导致市场畸形的根本原因在哪里?这就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只探讨事件的本身而不挖掘其背后的根源就是和稀泥,不去寻找解决之道就是盲瞎子乱起哄,行业依然会在这一滩烂泥潭中作“垂死的”挣扎。

为什么会抱怨现在的电视剧越看越没劲,其原因就在于把低俗当通俗,把欲望当希望,从而制造出廉价的欢乐。为什么现在很难再现经典的佳作?其重要的原因就是收视率造假形成的恶性循环,培育了一片劣剧驱逐良剧的土壤。

卖方和买方两个特征同一并存,导致了卖方不停地生产老掉牙的烂剧,创作创新边界越发缩减到一个极其狭窄的“安全区域”;买方买无可买,都是同一水平线上的东东,那就捡大导演大明星大IP的优先吧,最后用数据造假給大家的颜面有个交代。观众打开电视机选遍全台也找不到能入眼的电视剧,这就使得视频网站有了可乘之机。

问题是,卖方是如何形成了这约定俗成的烂片制造规则,买方又是如何形成唯明星是论的购买机制?

今年九月,执导《娘道》的导演郭靖宇公开发表檄文《《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宣称其作品《娘道》播出前曾被某卫视要求购买收视率,否则不予播出。郭靖宇公然炮轰和媒体群集热炒,引起了“衙门”的关注,广电总局于是发出《关于收视率问题的调查通知》,要求:“针对收视率问题的舆情和反映,国家广电总局相关负责同志表示,已采取相关措施,并会同有关方面抓紧开展调查,一经查实违法违规问题,必将严肃处理。”通知当然是发了,至于效果如何,也许只有天知道。

收视率为什么造假?明摆着的就是利益。

因为广大吃瓜群众是电视台、广告商、制作方这三角色的衣食父母。广大吃瓜群众买账,节目收视率就会高,收视率高广告转化率就能提高,广告效果明显,广告商愿意高价打广告,打广告的多,电视台广告收益高,电视台收益高,就有钱收购高质量的电视节目,制作方电视节目卖了好价格,便会用心去制作更优质的节目,更优质的节目吸引更多的观众,从而提高收视率,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科学的闭环,这是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然而,在这一闭环之中,收视率是电视节目、广播节目和广告交易的唯一核心竞争力,收视率中的每一个小数点代表的都是大把的钞票!据统计,收视率每提升0.1个百分点所带来的广告效益至少是百万元的基数。然而,收视率的提高,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简单的事情。要知道,收视率它是由无数用户形成的数据,这一数据是由无数分布式的数据组成,这和区块链非常地象,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形式结构,如果样本足够大,要提高0.1个点的收视率波及的家庭实在太多了。假设中国有三亿电视家庭,要造假提高0.1个点,需要同时说服30万户家庭同时配合造假,这显然不现实,这绝不会低于BTC的51攻击成本。

既然收视率难造假,那么,买卖收视率的市场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在网络技术没有发达以前,统计收视率是一项苦逼活,其方式跟原始人的结绳记事没有什么区别,即一户一户的人工统计。而且这种劳动密集型的苦活,体制内的人也不愿意干,于是便委托第三方机构进行。这第三方机构是谁呢?这一机构名叫索福瑞媒介研究有限公司(CSM),央视的收视率都是由这家公司搞定的。既然是人工统计,无论是成本还是时间都不允许样本总数过多,那么全国有多少样本户呢?索福瑞在全国范围内拥有约六万余户样本家庭,平均每个城市约几百户。所以,虽然电视用户是分布式去中心化的,但是统计机构是中心化的,样本的数量相对于全国总量来说也是中心化的。只要是中心化的,就好办啦!直接造假就行!

理清了收视率的收集模式,其造假的两个办法便昭然若揭:一 、索福瑞公司直接从内部篡改数据。二、收买样本户。而这两种方法的成本都非常的低。

索福瑞公司直接篡改数据是属于违法犯罪行为,但这种犯法因为没有一个明确的受害者存在,因此被起诉的风险相当的低,再加上存在巨大的诱惑,难免不会动心。要知道0.1的收视波动,其收益是以百万级基数起步的,在这种巨大的利益面前,索福瑞公司无法自证其清白。而收买样本户的成本就更低了。现在很多样本户都是老人家,上门送点礼物,陪他们聊聊天,一起看看电视节目就搞定了。六万户样本,要提高0.1的收视率,只需要搞定60户就可以了!接着,这60户便可以代表全国14亿人。显而易见,我们经常都被收视了!

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当下,电视与网络处在同一系统中,大数据采集非常方便,而且这种分布式的数据,对真实性要求非常高,区块链简直就是为它量身定做的,你们为什么不运用区块链技术呢?

区块链是一个开放的、可接入但又匿名的电子交易数据库——与账簿类似。每次交易都被盖上时间戳并报告给共享的数据库;每笔记录都被核实,再加入数据块(datablocks)的链条,一目了然就可以看见每位使用者的交易历史。

假设一种商品叫Zorkmid(ZM),我想卖给你5个ZM,其时,双方就需要在ZM区块链上建立匿名身份。这一区块链将注册彼此之间的交易,以便其他人都能看见。区块链可以被用来给任意交易建立一条信任链,透明化的市场可能因利用区块链而受益。而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或称为可编程的货币,又是一个飞跃了,一旦一个区块链包含了可编程的逻辑或内容,各种事情就都成为可能。以太坊的发布者TEN已研究出如何将内容植入区块链,读者或广告商付款后即解锁阅读。广告商之所以很喜欢这一构想,是因为区块链可以告诉他们内容具体是何时被购买的。

区块链最初被发明是用来支撑一个具体的电子货币——比特币。但随着价值交换思想的不断深入发展,区块链不再限于加密货币。虽然我们还远未普及区块链商业,但世界看起来的确是向这个方向发展的。企业家逐利应该被鼓励,但优秀的企业家更应该有野心去引领潮流、制造标准,这与企业兴衰相辅相成。而现在行业内都在力争自己落袋为安、套现离场,只求自己有票上车哪管前路何方!

区块链发展到今天,不是区块链技术无处可落,而是利益堡垒不充许他们将自身做努力改变。区块链技术的运用将会改变整个社会的分配方式,改变整个社会的分配制度,因为它将触及太多人的蛋糕,为既得利益者不允许。所以说,不是区块链不行,而是有谁愿意《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203A18204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