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经济时代,可以从这三个方面创新

1.交易创新

产业组织演化可以节约交易成本的现象受到理论界长期重视,纵向一体化理论、组织生态学理论、商业生态系统理论等的研究都发现企业之间以某种形式进行合作可以节约交易成本。

上述理论以产品的制造过程为出发点进行研究,交易成本的节约主要发生在“柜台”的企业这一侧,企业与“柜台”另一侧的顾客之间由于信息不对称造成的交易成本远没有得到有效降低。

价值生态系统的运行可以大幅降低微观层面的交易成本,传统模式下由于交易成本过高而无法实现的交易被开发出来。价值生态系统不仅拆除了“柜台”,而且借助云技术可以为任意数量的顾客提供信息传递和信息共享的平台,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经济摩擦”。

交易中的搜寻成本——顾客搜寻供给者的成本和供给者搜寻顾客的成本都得到有效降低,很多价值创造活动因交易成本大幅降低而出现。

云经济时代的制造过程在价值创造活动中的地位不断下降,导致了企业的生产组织和管理、产权界定和产权交易等过程的重要性减弱,微观层面的管理型交易成本变得不再重要了,在社会交易成本中所占比重不断降低。

云制造实现了制造资源跨企业、跨区域的集成和分配,作为价值生态系统的云制造服务平台通过云技术手段组织制造过程,部分替代了原有的企业内部管理,实现了以最低的成本、最快的速度和可靠的质量为顾客提供所需的个性化产品。

产品创新是交易创新的另一种形式。传统理论在发展中逐渐认识到人本身具有的多元性,从最初的“经济(理性)人”“社会人”理论,不断深化衍生出“自我实现人”“复杂人”等新理论。尽管人的个性被逐渐认识,但受技术条件限制,“私人定制”式的个性化需求无法普遍得到满足,产品总是为一批人设计和生产,并且产品如何满足具有相似特征的“一批人”存在一定盲目性。

企业之间也存在大量的难以实现或实现成本过高的交易,一方面,中小企业很难有能力生产自用的非标准化设备或产品零件;另一方面,知识、信息、设备等制造资源广泛分散在诸多大企业中,这些资源的使用和配置在客观上存在闲置。

因此,由个人或企业需求构成的社会总需求,受技术条件限制难以完全实现,不仅存在大量交易成本,而且交易总是不充分。

进入云经济时代,信息传播碎片化成为彰显社会多元性和需求个性化的重要现象,价值生态系统依托大数据处理技术,不仅可以轻易获取碎片化信息中包含的顾客信息数据,而且可以迅速对这些含有意义的数据进行专业化处理,使产品的供给者不再盲目面对需求者;而需求者也可以创造新需求,并不断将信息传递给供给者,为供给者提供创新产品的思路。

腾讯公司是受益于大数据管理的代表,通过QQ、微信、微博等产品构建的价值生态系统拥有数亿常驻顾客,公司将顾客的海量信息汇聚在一起并挖掘出具有价值的关于兴趣爱好、归属地、社会关系等信息。

这些信息不仅因具有“精准营销”价值而吸引广告投放,而且通过“微博账号”“朋友圈”等工具为顾客之间的交易创新提供高效平台。在制造业领域,云制造不仅极大地促进了社会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而且可以低成本完成原来不存在或难以完成的产品生产,如生产中小企业的非标准化设备以及消费者自行设计的充分展现个性化的产品。

2.流程创新

进入云经济时代,传统产业组织的“研发——生产——营销”式的线性价值创造流程将逐渐淡出历史,流程非线性化成为价值创造活动的主要特征。

线性流程的特点是价值创造活动按照既定的逻辑顺序展开。无论价值星系的恒星企业还是价值网的核心企业,都掌握着价值创造流程的关键环节,决定着产品从研发到生产再到营销这个流程的钥匙,其他企业则各司其职,分担着价值创造流程的特定环节。

价值星系或价值网都宣称以顾客为核心,尽管顾客需求能被及时捕捉甚至顾客被纳入价值创造流程的部分环节中,但顾客仍然是“柜台”之外的“局外人”,是需求信息的提供者。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传统流程逐渐出现了非线性化趋势,特别是某些环节内部出现了明显的非线性化特征,如研发环节从传统的直线式研发演化为并行研发。

价值网理论也发现了价值创造流程的非线性化趋势,因此提出虚拟价值链与物质价值链共同完成价值创造过程。但云经济时代到来之前,线性化是价值创造流程的主要特征,非线性化处于“量变”的状态。

价值生态系统为价值创造流程非线性化进行“质变”提供了技术条件和组织基础。“柜台”消失后,价值生态系统的栖息者互为顾客,具有同等地位,价值创造流程的各个环节逐渐分解,顾客大量嵌入与使用过程相关的环节。既定的逻辑顺序不复存在。

以营销为例,传统价值创造活动中作为产品提供者的企业负责营销环节的主体工作,不仅成本高,而且精准性低。进入云经济时代,栖息于价值生态系统的顾客自发形成具有类特征的价值群落,从而为精准营销奠定了基础,大量为顾客提供免费服务的平台以提供精准营销为获利方式,因此价值生态系统天然是一个优良的营销载体。

营销环节从传统的价值创造流程中分离出来,嵌入到价值生态系统的运作中,促进了价值创造流程的非线性化。

在制造业领域,云制造过程从顾客需求出发,研发和生产都是在云制造服务平台的组织下完成,价值生态系统担任着组织者的角色,既不拥有制造资源,也不直接参与制造过程。

流程的非线性化使得顾客的使用成为价值创造的原动力,顾客可以“以我为主”参与价值创造流程,不再是价值创造活动的旁观者。从价值链到价值星系、价值网,再到价值生态系统的演化过程,也是价值创造活动由线性流程向非线性流程进化的过程。

3.服务创新

云经济时代的价值创造活动,既存在着使用过程取代制造过程成为价值创造核心环节的趋势,也存在着服务创新取代技术创新成为价值创造主要驱动力的趋势。

服务创新被认为是创造和开发人类自身价值的重要活动,每一个产业领域都存在着服务创新的需求。服务创新一般嵌入顾客的使用过程中,具有无形性特点,因此尽管服务创新的内涵和重要性早已被认识,但以制造过程为核心的传统产业组织难以实现系统性的服务创新。

传统的服务创新以企业为主体,顾客信息难以及时有效融合到服务创新的过程中,因此创新低效是其难以克服的缺点。服务创新的基础是顾客信息推动力,它是人的智慧和创意,对资本和技术的依赖较低,这正是价值生态系统进行服务创新的优势所在。

在价值生态系统的组织下,顾客可以参与甚至主导服务创新过程,服务创新成为所有人都可参与的活动。价值生态系统可以通过对顾客和周边环境信息的管理,不断发现和创造顾客的新需求,并以最快的速度寻求解决方案,从而实现服务创新。

《福布斯》公布的2017年最具创新力公司排行榜中,居于首位的Salesforce,上榜的百度以及亚马逊、腾讯等均是构建价值生态系统并以服务创新闻名的企业。Salesforce是全球按需提供CRM解决方案的领导者,百度和腾讯以最初的搜索引擎系统和即时通信系统为起点创建了庞大的价值生态系统“帝国”,吸引了数以亿计的长期栖息者。

在云经济环境下通过产品制造过程提高竞争力的空间已经非常狭小,而服务创新受时空和成本限制较少,因此通过构建和完善价值生态系统实现服务创新能够更大地拓展价值空间。

携程网一度长期占据中国在线旅游订购服务的首位,为数千万常驻栖息者提供服务。不过在线旅游相关服务易于模仿,当其他相似价值生态系统纷纷出现时,携程网的业务受到严重冲击。在已经拥有的大量顾客基础上,携程网增加了签证、点评、信息管理等服务,通过服务创新拓展了价值空间,重新取得了领先。

服务创新为传统企业构建自己的价值生态系统创造了条件,加快了价值创造活动的进程。价值生态系统通过服务创新可以满足栖息者的多元化需求,因而服务创新也可以直接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并且价值生态系统的规模越大,其创造的价值越大。

在文化产业领域,“中国好声音”“中国达人秀”等新型电视节目聚集了大量观众,以节目为平台构建了价值生态系统,不断吸引具有文化需求的粉丝以及对粉丝们进行精准营销的厂商进驻并栖息,形成了场内场外、线上线下多样化的价值群落,其创造价值的能力和速度均远远超越了传统媒体节目。

传统企业必须充分重视服务创新对云经济的推动作用,通过构建价值生态系统为服务创新创造条件,实现持续发展。

4.三个维度的相互作用

流程创新——交易创新的分析:流程创新是从企业内部开始,科学管理创始人泰勒发现了管理活动与生产活动的差异,将价值链划分为基本活动与辅助活动。

美国MIT的Hammer教授在1990年首先提出的流程重组被称为美国企业获得竞争力的法宝,价值星系或价值网将流程创新延伸到企业之间,成员企业分别专注于自己擅长的环节。

进入云经济时代,流程创新出现了更深层次的特征——制造者负责制造过程,价值生态系统走到前台组织交易并提供管理服务,这是对价值创造流程的整体性重组。每一次流程创新都促进了专业化分工的发展,优化了资源的配置方式,不仅创造了新产品,而且提高了交易的速度和效率,推动了交易创新。

交易创新也同时促进了流程创新,新产品、新技术的开发与交易为产业组织进行流程改进提供了条件。

云制造是流程创新与交易创新相互作用的典型:制造资源的组织与实际的交易过程分离,为快速高效地生产个性化产品提供了可能;反之,人们对个性化产品的无限追求促使云制造不断改进流程,优化资源配置。

服务创新——交易创新的分析:价值创造活动中的交易存在长期化趋势,一次性交易越来越少,服务创新通过深化交易和延伸交易在交易长期化进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随着顾客对服务的需求上升,制造业领域的企业不再局限于产品交易,纷纷创新服务甚至转型升级为服务提供商。

企业最初只向顾客提供产品,后来还向顾客提供附加服务,具有战略思维的企业则转而向顾客提供“产品——服务包”并在市场竞争中胜出。进入云经济时代,服务创新成为价值创造的引导力量,价值生态系统通过提供免费服务平台聚集的顾客达到了空前规模,这将对价值创造机制的未来演变产生深刻影响。

社会交易不充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金融支付、物流运输、信息资源等服务无法满足交易需要,而云技术支撑下的在线支付、在线地图等服务和第四方物流等管理创新方法的出现,激活了大量原来只能处于设想中的交易。

交易创新也深刻影响着服务创新,社会分工的深化使得每个人都专注于一个细分的领域,产品越来越复杂,很多产品在整个生命周期内都需要为用户提供服务,因此服务必须不断创新,才能充分实现交易价值。

流程创新——服务创新的分析:价值创造流程的非线性化使顾客更广泛地嵌入到生产、研发、营销等环节中,顾客体验甚至决定了产品的成败,因此顾客参与或主导的流程创新成为提高市场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服务创新也加速了流程创新的实现,两者相互融合、相互促进。如第四方物流通过提供专业规划和信息管理服务,为优化价值创造活动中与物流相关的流程提供了支持。价值生态系统通过服务创新整合社会资源,资源整合过程与流程创新相互融合,特别是云制造对制造资源的整合过程也是制造流程的重组过程。

梁勤:

四川省企业联合会/四川省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高级工程师、正高级经济师、高级管理咨询顾问、高级职业经理、客座(兼职)教授。国家创新基金项目评审专家,中国咨询师协会讲师团成员。

擅长企业生态研究、企业文化与团队管理、创新研究与管理咨询。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8A03FRB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