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诺奖得主 I 基德兰德:AI时代的经济增长公式

近日,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召开,本刊记者受邀出席由合合信息主办的未来金融论坛。经济周期理论权威,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芬恩·基德兰德(Finn E. Kydland)教授在本论坛做了题为《创新与经济增长》的主题演讲,并接受本刊记者专访。

以下为演讲及采访实录。

分享 & 受访| 芬恩·基德兰德(Finn E. Kydland) 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卡内基-梅隆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教授

采 访| 齐 卿

AI技术变革对金融领域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议题。首先我们看一下世界各地宏观经济的现状是怎样的。下图是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三个国家的人均GDP增长情况。我们看到这三个国家的增长是非常良好的,我们以这三个国家作为基准,在此基础上,我们比较其他国家的情况,看看为什么其他国家无法达到这三个国家的水平。

下图增加了三个东南亚经济体的情况,分别是日本、韩国和中国香港。我们可以看到这三个经济体,在20世纪50~70年代有一个低谷时期,在此之后就开始迅速地爬升。再看另外三个拉美地区国家,墨西哥、阿根廷和智利。它们的情况更糟。

有的人可能会问,这后面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它们表现如此糟糕?我认为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政府做出的不同的经济决策,这也是我今天演讲的主题之一。

我们看上图中的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它们一开始的时候也是举步维艰,但在最近的15年中也在慢慢的恢复当中。中国经济大概是以每年7%~8%的增长率在攀升。根据国家GDP来衡量,中国在未来很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但是我们看人均GDP是什么样的水平呢?下图是加入中国之后的数据,我们看中国的曲线没有那么漂亮了,但因为中国的起点比较低,这样的成绩已经不错了。

决定经济增长的三大动力

对于一个教授来说没有方程式就不形成一个演讲,下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程式。这个方程式中有几个因素是非常重要的,不仅可以解释我们的经济总量,也可以解释我们所经历的经济周期。

我们刚刚展示了几张各国GDP发展情况的图片,宏观经济学为什么要研究GDP?因为虽然家庭活动对于整个经济和市场也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但是一个家庭单位的产量是难以衡量的。所以,GDP更容易告诉我们一个国家的经济情况,更容易告诉我们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差异性。

这个方程式是一个生产函数。它告诉我们,技术、资本和劳动之间的互动关系。我们的工厂、企业、机器、办公大楼所有的元素加在一起,可以生产出各类商品。这些商品,可能是投资商品、也可能是消费商品,或者是政府采购的商品,当然还有一些用于进出口的商品。所有这些商品构成了一个国家的GDP。

方程式中,Z指的是技术水平;K指的是资本,包括机器、办公大楼、工厂等;L指的是劳动。其中技术水平Z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我们今天大会谈论的人工智能就是Z的一部分。为什么Z如此重要呢?因为,如果K和L固定的话,Z每上升1%,就能够大大的提高GDP的水平。因为Z提高的是全要素生产率(TFP),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可以驱动企业投资建立更多的工厂、采购更多的设备以及雇佣更多的工人,这样的话我们的收入也会提高,整个经济也获得增长。

但是有个问题,尤其是Z和K这里有一个问题,这两个要素都是前瞻性的。为了让K和Z增长,我们需要付出一些成本。比如我们要建立一个新的工厂,可能需要数百万元的投资,而且在几年之后才会看到这个工厂的竣工,并取得投资回报。

什么是好的经济政策?

在当下我们需要做出合理的经济决策,这时候就需要政府的介入,因为政府可以影响这些未来回报的规模。这里有几个因素需要考虑。在大部分国家,这些投资的回报都是需要缴税的。我们要计算未来税后的回报,就需要确定的税率,否则就没法计算。同样,Z也非常重要,不仅仅是因为人工智能这个技术非常重要,而是因为很多的技术因素将影响未来的生产率。包括我们开发新的产品,或者有新的工作方式,我相信人工智能在未来也会影响我们的工作方式和生产方式。

这方面我们所需要做的决策也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并且回报要在几年之后才可以看到的,同时这些回报也是不确定的。未来的税收环境,以及未来其他的监管环境等,都是政府需要介入的,如果我们能够确定未来的监管和税收环境,我们在当下也就更容易做出决策,由此影响经济的增长。

所以,到底什么样的经济政策是是好政策,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比如需要有一个好的承诺机制,可以让政府坚持自己连贯的经济政策,能够制定出稳健的货币政策、税收政策、监管政策等等。

我们看一下政策对经济的影响。首先看欧洲四个主要国家,英国、法国、德国和奥地利。从下图可以看到,这些国家都保持着高速的持续增长。

现在我在图中加入意大利,意大利在此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跟上了这三个国家的增长,但最近陷入了困境。我又加入了希腊,希腊的经济更糟糕。我再加入爱尔兰。爱尔兰在1990年之后出现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变化。

在1990年,爱尔兰政府制定了未来确定的税收政策。它们的政策基本上是这样的:如果你在爱尔兰设立一个商店或者是企业,你的税收政策是确定的,不仅仅是在当下1~2年,而是一直到2009年税收政策都是确定的。所以这项政策对于爱尔兰接下来十年的经济发展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力,我们可以看到,接下来它的增长率超过了这些国家。这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能确定未来的经济政策,这对于经济增长是非常重要的。

金融对经济的推动作用

我们再看墨西哥和智利的情况。在这里我们看到这两个国家在1981年的时候他们的情况是类似的。我们看到这张曲线上,当时他们的银行系统处在水深火热中。在智利,人们的存款出现了流动性的问题。所以他们政府进行了介入,在2~3年的时间内,政府私有化了整个银行业。所以它的利率后来发生了一些改变,贷款也是发放给了最优质的项目。

而在墨西哥,他们的政府拒绝进行银行业的私有化,当地的官僚主义者控制了整个银行系统。而这些官僚主义者,他们并不知道最好的项目在哪里,没有办法有的放矢。所以,我们在劳动人口平均GDP曲线中可以看到,墨西哥经济的复苏花费了更长的时间。

在中国很多初创型、中小型的科技企业去融资,这些前瞻性、长期性的科技成果,往往需要相似领域的专家来评估项目的好坏,以此确定银行是否为这些项目融资。但是这些专家是比较匮乏的,如果人工智能技术能够在金融系统应用,帮助银行对这些项目进行判断,以此来推动融资流程的进展,做到有的放矢的融资,这会促进经济的增长。我认为这是AI技术对经济增长很重要的贡献作用。

专访 | 如何看待经济周期

《中欧商业评论》:过去经济周期理论通常认为,经济周期通常有一个固定时间长度,如康波周期大约为60年。现在宏观经济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您的研究来看,现在经济周期是否还遵循固定的时间长度?

芬恩·基德兰德:我不同意经济周期有一个固定的时间长度,我自己的研究发现,一个经济周期可能是十年,或许更短。比如说20世纪80年代末或者是70年代经历的经济周期,在那个时候经济的恢复速度其实非常快,但是不久之后结果又陷入了一次经济低迷。

《中欧商业评论》:对经济周期产生影响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芬恩·基德兰德:在经济周期影响因素方面,我觉得20年前最大的因素就是科技方面发生了改变。我们很难预知科技方面变化。我们从数据的角度进行衡量,会发现这是一个比较随机的状态。从理论上说,随机性是不可预测的。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对经济周期也会产生影响。因为,从长期来看,政策的不确定性对投资领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进而影响到经济增长。

《中欧商业评论》:政府如何调节经济周期比较有效?

芬恩·基德兰德:最理想的情况是政府做适当的管理,政府维持政策的相对稳定,剩下的经济周期会自己运行。

芬恩·基德兰德

挪威经济学家。现任卡内基-梅隆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教授,以及德拉斯储备银行和克里兰储备银行的副研究员。基德兰德的研究领域主要是经济周期、货币和财政政策和劳动经济学。

2004年基德兰德与爱德华·普雷斯科特一同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据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介绍,两位学者的获奖成果主要体现在他们分别于1977年和1982年合作完成的两篇学术论文中,其成就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通过对宏观经济政策运用中“时间一致性难题”的分析研究,为经济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的实际有效运用提供了思路;二是在对商业周期的研究中,通过对引起商业周期波动的各种因素和各因素间相互关系的分析,使人们对于这一现象的认识更加深入。同时,他们的分析方法也为后来者开展更广泛的研究提供了基础。

【本文根据芬恩·基德兰德教授的演讲及采访内容整理,略有删改。】

END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903A08W0K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