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特别篇:窥视、我、孤立和重复时光

前段时间,看了一部片子,或者说是一部剧的圣诞特别篇,今天挺应景儿的,就写一写。

《黑镜:圣诞特别篇 Black Mirror:White Christmas》

早对这部“科技悲观主义”的神剧有所耳闻,学校的网上竟然有。本想从第一季看起,奈何不知什么原因,音画总是不同步,只有这一部特别篇能看,反正也临近圣诞,倒也合适,而且黑镜本身就是由一个个独立故事组成的,顺序并不影响观看效果,便点开了。

看之前抱的希望挺高的,我就压根儿没想过它会令我失望。

果然,《黑镜》把我给震了。

严重剧透,准备好再看。

双男主形式,由3个故事组成。

先交代背景:科技已经足够发达的人类社会。智能眼,社会中的每人都装上——一种“附在”人眼上的计算机(具有强大功能,稍后再具体讲),每人拥有一个control center,也就是类似遥控器的东西,可以对自己的智能眼进行操纵;意识副本,从原主人的大脑意识里制造出意识副本,可以简单理解为“另一个我”,可以用于极致的人工智能。

两位男主在一个小屋子里生活了5年,终于在一年的圣诞开口谈话,聊起了自己的故事。

1

Pick up artist(泡妞导师?)的故事

这位一口美音的男子,我们暂且称他为男主1,通过链接客户的“智能眼”,即可以从客户的视角,“导师”直接通过客户的眼睛针对客户所处的情境“设身处地”提出社交建议。

而我们这位所谓的“导师”,却缺乏对客户隐私的保护,链接了一群“看客”参与自己的“指导”过程。男主1通过社交指导,“成功”地让客户“泡到了妞”,没成想所谓的“妞儿”却给客户灌下毒酒后自杀。

目睹,或者说“经历”了一切的男主1立刻切断连接打算逃之夭夭,却被自己妻子发现,被“屏蔽”。

2

男主1的职业故事

男主1的职业很难描述,他就职于一个类似人工智能公司,其提供的服务很有意思:从客户(即意识主体)脑中制造意识副本,可以理解为“另一个没有躯体的我”,只有意识,没有实体,然后将意识副本放入一个智能“蛋(我随便起的名字)”中,即给意识副本一个虚拟的空间与身体,从此以后意识副本就会作为意识主体的生活智能“助手”。

而男主1,就是负责为意识副本做思想工作的。意识副本的本质上还是“我”,所以无法理解和接受意识主体的决定和自己不是“真正自己”的处境,会反抗与拒绝,因此就需要男主1来对意识副本进行施压,利用科技手段让其在短时间内度日如年,比如一分钟度过半年,使意识副本由于“无事可做”的空虚而歇斯底里渴求“工作”,进而屈服,成为原主人的“奴隶”。

3

倒霉绿帽男主2的故事

男主2是一个普通人,和女友快乐生活,直到有一天在倒垃圾时意外发现女友怀孕,兴奋至极,而女友却说自己没准备好不愿生下孩子,二人大吵一架,气头上的女友“屏蔽”了男主2,从此再也没有解开“屏蔽”。

男主2不停寻找女友,在街上偶然遇到女友,发现她留下了孩子,于是每年圣诞节趁女友回父亲家过节时偷偷看望女友和孩子。一年圣诞,男主2下定决心为女儿准备了水晶球作为圣诞礼物,却在电视上得知女友意外身亡的消息,赶到女友父亲家询问。见到孩子后,男主2突然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孩子,而是女友和同事出轨的孩子,男主2崩溃,与女友父亲冲突下失手杀死了对方,落荒而逃,而小女孩,也因为向外求助倒在雪地中(我估计小女孩死了)。

这三个看似简单的小故事里面却充斥着许多复杂的概念。

1 -窥视

利用智能眼进行连接,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别人的眼睛窥视到其生活,想想还是蛮可怕的。片中男主1作为社交导师连接客户的眼睛,对客户信誓旦旦保证不会泄露隐私,可转过头来另一个屏幕上却是满屏的人脸,他们在男主1的授意下也连接上了客户的眼睛,一同窥探这个所谓“社交loser”的“艳遇”,成为他人生活的观众。

我的眼睛也可以成为你的眼睛,我能看到你所看到的,我可以过上你的生活,了解你的世界;你的生活对我来说不过是场或精彩或无聊的真人live show,我甚至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你所经历的一切。我就是你的眼睛。我无处不在。

2 -社交恐惧与障碍

社交导师通过利用自己的知识来帮助客户社交,其过程的“直接性”可以更快速地让客户达到其社交目的,可是也让客户更加依赖导师。随着网络等技术的发展,人们习惯躲在屏幕后(故事一中与男主1一同窥探的观众们),不愿来到真实世界与人交流,因此出现大量的社交恐惧或社交障碍患者,他们需要像男主1那样的“导师”来帮助他们与人交流,因此也催生了男主1副业的诞生。

可是,搭讪姑娘的你,究竟是你,还是导师?以后的日子里,你是靠自己完成接下来的交流,还是继续依赖导师?你的朋友是你的朋友,还是导师的朋友?

3 -声音

此问题出现在故事一中被搭讪的女人杀死男主1的客户时说的一段话,她说她脑子里有无数的声音在和她对话,控制她的思想。我形容不出来那种感受,大家看截图自行理解。

4 -屏蔽

最让我害怕也是最现实的概念。并非首次出现,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经常遇到这个概念——黑名单、屏蔽动态、单删……这些大都由社交软件提供给我们的屏蔽手段让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动动手指就让一个我们不喜欢的人消失在我们的社交软件、手机、电脑之中,听起来好像没那么可怕,对不对?而《黑镜》给我们提供的则是另一种更彻底的屏蔽——“消失”在你的世界里。无论虚拟还是现实,一旦被屏蔽,你所看到的对方只能是一片模糊的人影,连照片、影像也一样,你听不到他说的话、看不到他的人,一切可以联系到对方的通讯全部切断,更可怕的是,连后代也不会放过,你看不到屏蔽你的人的子孙,除非对方主动解除屏蔽,或者死亡。

这里的“屏蔽”,不是单纯地让人从你的世界消失,而是还会留下他所存在的痕迹,比如他照片中的影像还会存在,只不过是一团模糊;你还会继续拥有关于他的一切记忆。在我看来,这比纯粹的抽离更伤人心,明明知道对方的存在,却无法再接近他、看到他、与他交流……连解除误会的机会都没有。

5 -意识与真实

这也是非常恐怖的问题——我到底是不是我?看到豆瓣上有网友提到了“缸中之脑”这一概念——你怎么知道你是真实的,还是别人用科技手段让你觉得你现在所经历所感受的一切是真实的?“缸中之脑”和庄周梦蝶相似,离开了肉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我,我到底是实体还是只是虚无的意识,我该怎么证明我才是真正的我?片中的女客户提取自己的意识副本,让其为自己服务,成就自己“完美”的生活。因为没有谁能比“我”更了解自己,所以用“我”来安排“我”的生活,可谓是极致的人工智能了。

可是问题来了:在智能蛋中的拥有完整意识、被奴役的你,和坐在餐桌前嚼着烤的刚好的吐司的你,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6 -冷漠与冲动

可以将之称为“屏蔽”的根源。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减少,社交能力下降,越来越冷漠,不愿意解决问题而选择不断逃避问题,一言不合就选择冷战,屏蔽对方——“眼不见心不烦”?

一开始我是不能理解为什么男主1只是单纯地收拾东西离开房间就让妻子格外生气甚至被妻子屏蔽,为什么男主2在“喜当爹”的喜悦中想和女友商量孩子问题时遭到女友永久的屏蔽,明明只是生活中的小事,坐下来好好讲明白就可以解决问题,为什么要选择“屏蔽”这种对人心伤害最大的手段逃避问题?

男主2遭女友屏蔽后放不下对女友和孩子的执念,苦苦寻找,甚至每年圣诞节躲在女友房子外面只为看一眼模糊的人影,女友利用屏蔽来逃避自己的不忠,却让男主2痛苦多年,最终爆发失手杀害女友父亲,反映了冷暴力在现实中的伤害。一时的冲动,造成了多少错误。有什么不能好好解决,非要用这种极度伤人的方式折磨对方?

想想现实中,你有没有动不动就说“你再……我就和你绝交/不理你了/和你分手/与你离婚……”呢?

7 -永恒与重复

一分钟度过六个月,让叫嚣“我就是我”的意识副本乖乖屈服;一分钟过千年,重复不断地度过同一个噩梦般的圣诞节,砸不完的收音机,让困在意识中的男主2几近崩溃。时间不断循环,时光不断重复,你被困在这个封闭的狭小空间中,重复一千年的圣诞节,殊不知外面的世界仅仅过了60秒,外面的人们正在快乐地看着你在慢慢被永无止境的时间与循环折磨;你想死,却死不了,你想活,就只能活在这一天。

在两位主人公分别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后,再次反转——原来他们所处的世界是男主1公司的智能蛋中,男主1提取了男主2的意识副本,利用自己的意识引导男主2承认犯罪现实,帮助执法机关定罪。

再次反转,男主1虽然成功套出了对方的实话,却也因为自己目击谋杀而遭到被所有人屏蔽的惩罚——对于所有人来说,他只不过是一团模糊的红影。

他被“流放”了。

可是——

男主们在虚拟现实中所坦白的一切,究竟是他自己,还是仅仅是一个意识副本?如果意识副本的认罪有效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该意识副本就是真正的我?可是为什么之前又说意识副本因为没有肉体而不是真实的我?

意识副本究竟是不是我?如果是,那拥有肉体的我究竟是谁?如果不是,那它说的话凭什么可以成为证词?

欢迎跟我讨论!

别忘了点赞转发留言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25G0EZWK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