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影评∣当科技主宰意识,人还剩下什么

深大传播学考研曾经考过一道名词解释,简述什么是“赛博朋克(Cyberpunk)”。这当然不是一种音乐风格,而是一种反乌托邦的文学风格。简单来说,赛博朋克是对科技发展的一种恐惧,认为科技发展的结果会导致人类文明的颓败,比如人工智能会反过来统治人类、科技使政治高度集权而使社会秩序甚至人类文明走向崩溃。

带着强烈的赛博朋克风格,黑镜第四季探讨的主题依然是“人与科技”,设想了科技高度发达的人类社会的是怎么一步步物化、异化、最后人的价值扭曲碎裂。黑镜之所以被称为神剧,也是因为故事情节都是根据现在已有的科技现象进行深一步的合理想象,荒诞的同时又非常现实,非常的Visionary,看完真觉得这大概就是人类的未来。

黑镜里描述的科技改变人类社会的途径大概有两种:

一是科技获得个体意识,人工智能直接对现实的人类进行毁灭,比如通过把科技植入人脑,用电脑控制人体,人的完整性因此被电脑分解了;到最后科技获得自我意识,反客为主,电子科技追杀人类;

二是通过科技,人的意识可以脱离肉体,意识直接进入虚拟世界,最后虚拟意识再反过来作用于现实。

正是第二种途径让我觉得黑镜,的确很神剧。

西方文化的“二元论”思想一直把“身体VS灵魂”当成对立的二元,这和一生万物的中国哲学思想恰好相反。黑镜也延续了这种二元论传统:

科技第一作用于身体,改变、毁灭身体;第二作用于人的意识,通过把意识抽出身体,讨论意识的主体性和价值是如何被科技改变的。

在“黑色博物馆”一集,描述了科技作用于意识的三种可能:

(1)A在大脑中植入感受器,B戴上一个头盔状的科技帽子,A就可以感受到B的感觉或知觉(Sensation),而对A生理没有任何影响;

(2)通过科技把A的意识抽出来,放进B的大脑中,这样在B的身体里共存了A和B两个人的意识,可以理解为失去身体的A可以通过B继续活着;

(3)把A的意识从其身体中抽取出来,A可以离开身体并以意识直接活着,意识同时具有身体的感受能力,这样A就可以一直存活在虚拟世界中。

于是,黑镜世界真正让人深思的一个问题是:人究竟是什么?是身体还是意识?当科技强大到足以让人离开物质身体继续活着,那么人还是人吗?

换个问法:人的意义在哪里?

工业革命以来,对于理性、逻辑和科技,大多数人抱着乐观的态度,同时却贬低的感性、浪漫和艺术。

当人类被这种工具理性统治,会出现马克思所说的“异化”现象,人被自己生产出来的科技统治,丧失人自身的价值和意义,最后人自己都分不清自己是谁。

法兰克福学派非常有价值的“批判理论”就是站在对工具理性的对立面,呼唤人的感性和价值。

其实不仅黑镜对科技抱有赛博朋克的悲观态度,很多反乌托邦文学作品也在思考人存在意义。

《美丽新世界》里人类最后沦为垄断的基因公司和政治人物的玩偶,家庭、友情和爱情等人类伦理全然丧失,活在一个没有思考和创造的世界。

在社会学,反思工具理性,思考人的价值的学者更是不在少数。像《娱乐至死》描述的是泛娱乐社会下,人只是简单的沉迷在物质享受和感官娱乐中,人类有价值有意义的文化全部解构消亡。

黑镜就是在思考科技对人类的改变,通过一个个故事,讲科技怎么消亡人的独立性和人的价值,到最后科技怎么消亡人类。

至于怎么毁灭,快点去观看精彩的黑镜剧集吧!

豆瓣8.3分,能不看吗,不能啊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09G0YR2V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