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非理性毀了區塊鏈未來

本文作者蘇培科,為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員。慣以粵語落筆行文。為保留原文原汁原味,本編未做轉譯。

文:蘇培科

為了警示ICO和區塊鏈的風險,我不知不覺做了兩次「烏鴉嘴」,但孰非本願,只是為了叫醒盲目跟風者和呼籲監管有所作為,至於靈驗的結果可能是與監管部門的思量不謀而合罷了。

第一次是在9月4日本欄〈對ICO應採取雷霆監管措施〉專欄文章,呼籲中國內地的監管部門對ICO採取緊急監管措施。孰料就在當天下午3時,中國人民銀行、中央網信辦、工業和資訊化部、工商總局、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聯合發布《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明確叫停了ICO,隨後又勒令關停了中國境內的三大比特幣交易平台。

第二次是在2018年1月15日本欄發表的〈別把「區塊鏈」炒成一地雞毛〉,就在第二天中國人民銀行在一個會議上討論禁止虛擬貨幣的集中交易,同時禁止個人和企業提供相關服務,並查封為虛擬貨幣提供集中化交易的場所。

分開對待虛幣與應用

於是,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價格出現了大幅調整,已較最高點腰斬,1月16日比特幣單日價格暴跌14.45%,收報12116美元;1月17日,比特幣再次暴跌21.01%,最低跌至9250美元。當然,那些蹭「區塊鏈」熱點的上市公司也跟隨調整,之前靠概念推升起來的漲幅幾乎又跌了回去,關於區塊鏈的討論和聲音逐漸理性和深入起來。

心中有數,挖礦要拜幣圈守護神

他,也許是運氣最好的關二哥

人們也開始逐漸將比特幣與區塊鏈分開對待,至少能夠將具「賭博」性質的虛擬幣與區塊鏈的其他應用分開對待,雖然中國叫停了一系列虛擬幣的交易炒作,但中國金融機構和個人對於區塊鏈應用的探索才剛剛開始,基礎應用技術還有待進一步突破和試驗,上個階段人們都沉迷於比特幣炒作和ICO圈錢的遊戲中。

隨着各國家和地區推出差異化的監管策略,市場逐漸開始分化,雖然不能杜絕繼續有人在虛擬幣裏「賭」,但區塊鏈技術在經濟、金融中的應用很有可能會打開一道嶄新的大門,目前大家都在門口摸索着如何真正打開這扇門,因此中國決策部門堅決限制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投機炒作是對的,讓人們將更多精力投入區塊鏈技術的合法應用方面。

中本聰早已揭示風險

其實在很早之前,比特幣創始人「中本聰」就曾揭示過風險,並選擇隱退,至今無人知曉「中本聰」究竟是誰。

早在2010年12月5日,在比特幣使用者開始提倡維基解密接受比特幣捐款後,一向簡練且公事公辦的「中本聰」表現出不尋常的激動,他在比特幣論壇裏發了一個帖子,寫道:「不,不要讓它進來,專案需要逐漸的成長,最終得以鞏固。我呼籲維基解密不要使用比特幣。比特幣在整個過程中只是一個初級階段的小產物。你們不能一味地想要更多的零花錢,這種慾望可能會毀掉眼下我們的成果。」

比特幣的瘋狂炒作確實應驗了「中本聰」的擔憂,人們的瘋狂和非理性遠遠超過了比特幣本身,已經將其淪為賭具。但不可否認的是,比特幣和區塊鏈技術是資訊技術與密碼學反覆運算出來的精美體系,對下階段的互聯網資訊、社會信用、經濟形態和社會經濟組織架構都會產生顛覆性的準備,只是目前大家都還在門口徘徊,究竟誰能率先突破和闖進門,誰將握有未來的金鑰匙。

因此,中國的監管部門對於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投機炒作要嚴格限制,還要對從事區塊鏈應用的企業要嚴格監管,防止成為詐騙工具和傳銷標的,更要防止各種各樣的ICO變種,但對於區塊鏈技術應用的研究要加大投入和支持,爭取率先闖入。

按照目前中國互聯網資訊技術的積累和發展,我相信下階段在區塊鏈技術的應用上,中國應該不會落伍,希望監管部門也能夠區分對待,防止一刀切和阻礙技術創新。

比特幣為金融科技的發展帶來了一次新探索,即區塊鏈技術的正面應用,為信用交易、資訊驗證探索出了寶貴的經驗,這個恰恰是應該鼓勵和推廣的,應該區分對待,不要讓偽金融創新、虛擬貨幣瘋炒,毀了區塊鏈和金融科技的未來。(蘇培科/解經論財)

一生好運,獨尊武神趙子龍

百戰不殆,金融圈商界送禮獨一無二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2B0BEXP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