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跑在线音频第一股,内容版权才是闯关利器

作者:商陆

出品:互联网圈内事

“每周五回家坐车途中听紫襟讲恐怖故事已经成为雷打不动的习惯。”从大学开始,90后小夏就是喜马拉雅平台主播有声的紫襟的忠实粉丝。对小夏来说,洗澡、吃饭、入睡前听广播已经成了最好的消遣方式。

“等手上事情忙完了我就暂停音频,下次空的时候又可以继续听。”小夏平均每个月小夏要在喜马拉雅上花费30元左右:购买一年的会员花费198元,上个月购买付费有声书付款15元。

对这些年轻人来说,在线音频随时随地可收听的属性即是消磨碎片化时间的娱乐工具也是一种新的的社交方式、睡前场景的情感陪伴。听友们可以APP选择自己听节目时间,在无数档节目资源库里选择自己喜欢的主持人和节目,更可以通过实时的APP通过弹幕、评论与线上群互相交流。

一个又一个独角兽随着中国“声音经济”的崛起,即将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

1

在线音频行业的马太效应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第四季度国内在线音频行业,已经形成了喜马拉雅FM、荔枝、蜻蜓FM三足鼎立的格局。

从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是三足鼎立,但喜马拉雅已经与另外两家拉开了足够大的差距。

目前,喜马拉雅FM已经逐步形成一个线上到线下的变现模式,通过平台多元内容完成用户留存,以线上内容向线下电商、人工智能产品、教育领域等导流。媒体报道,喜马拉雅FM发布的小雅AI智能音箱,以买音箱送会员的模式在发布40小时后卖完10万台。

整体来看,喜马拉雅FM无疑是行业内的第一名。

中国的APP+电台,最早起于2011年9月,蜻蜓FM率先把电台搬到APP上,但是由于当时内容范围比较局限,再加上视频平台的崛起,在线FM们逐渐沦为移动互联网发展大潮中的边缘人。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摸索之后,各家的音频内容逐渐多元化,音乐、相声、脱口秀、有声读物等等。另外,随着知识付费的兴起,电台们也收割了一波高增长。

目前在总用户数上,喜马拉雅FM已经突破4.8亿,包括车载、穿戴、音响智能设备用户及3500万海外用户,活跃用户日均收听时长达135分钟。平台内共有600万主播,覆盖历史、新闻、财经、音乐、小说等三百多类上亿条有声内容,占据了70%的行业份额。

行业内的头部企业自然离不开资本的视线,天眼查数据显示迄今为止喜马拉雅共进行了九轮融资,其中不乏高盛、腾讯、泛大西洋资本等一线机构,另外小米子公司也入股了喜马拉雅但具体所出金额和占股比例没透露。

这里面值得注意的是阅文集团在2015年对其进行了战略投资,阅文集团掌握着网文市场上70%的版权,其中不乏《全职高手》和《斗罗大陆》这样的大IP,以及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等大神级作者。

阅文与喜马拉雅的合作目的是为了布局音频市场,而这也成就了喜马拉雅FM。

根据数据显示,有声书+广播剧内容在音频用户喜好当中占有72.1%的份额,而引入阅文战略投资的喜马拉雅FM在这方面要遥遥领先于友商们。

这次传出喜马拉雅FM上市的消息,其实并不是空穴来风。

今年5月,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包括小米副总裁洪峰在内的12名董事退出,仅剩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一人。不仅如此,公司注册资本减少314余万元,缩减5.22%。而在4月23日,好未来旗下欣欣相融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也退出了喜马拉雅股东行列,喜马拉雅公司注册资本随之减少了85余万元,缩减1.41%。

当时就有许多媒体猜测喜马拉雅搭建VIE结构是在为上市准备,离其上市的日子不远了。对此,喜马拉雅FM官方的回应称,目前没有明确的上市计划。

去年7月初,也曾有自媒体爆料称,喜马拉雅FM已完成40亿元融资并计划19年赴港上市,估值也从最初传言的200亿元飙升到500亿元,但仍然遭到喜马拉雅方面的否认。

尽管一次又一次的“被上市”,又一次又一次的被辟谣,但这改变不了有着资本支持手握海量版权和近5亿用户的喜马拉雅FM已经无限接近“在线FM第一股”的事实。

2

在线音频们的隐忧

虽然在音频行业中内容的版权很重要,但并未掀起像爱优腾那样的版权大战。一方面喜马拉雅FM早就通过和阅文、中信出版集团的合作把大部分版权收入囊中,另一方面就是各平台采取了差异化竞争的策略,没有把宝都压在版权上,其中最明显的就是这次也传出赴美上市消息的“荔枝”。

最初的荔枝名叫“荔枝FM”,其最初的定位与喜马拉雅FM相同都是一款网络电台工具。其创始人赖奕龙是一个成功的连续创业者,在2002年通过企业短信平台“企信通”赢得第一桶金。在内容同质化严重的音频领域,他很早就意识到要差异化竞争,于是在直播风口崛起起时果断率领团队转向“语音直播”,荔枝FM也因此更名为“荔枝”

荔枝资深用户小米说,她之所以喜欢这种声音社交的模式主要是因为抛弃了以往看脸看颜值的社交套路,而且社交场景也更加多样化,无论是走路、吃饭还是睡觉都可以使用。“至少不用化妆呀,人也更加放松从容了。”

不得不说直播确实是个好方向,前有陌陌靠直播救主后又虎牙斗鱼上市。但是对荔枝来说,直播业务带来的似乎不全是美好。

直播赚钱的属性在荔枝这里也是成立的,2016 年上线了语音直播,在短时间内获得了相当快速发展。据荔枝官方透露,其直播业务上线三个月时间就获得超过1000万元的直播收入。2018年,创始人赖奕龙公开表示,平台的语音直播收入达到1亿元的规模,平台也已经实现了盈利。

但是无论是视频直播还是音频直播核心都是主播,主播的流动性和不稳定性决定了这种模式的风险性太大(可参考虎牙和斗鱼互挖主播)。另外虽然直播业务可以帮助荔枝实现早早盈利,但语音直播这个盘子本身就不大,荔枝很容易遇到天花板。如果此时再去做其他业务,恐怕位置已经被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占据了。也就是说荔枝过于专注语音直播,很可能导致其未来发展空间受限制。

而从赴美上市的角度来看,你可以连续亏损但不能没有想象空间

此外还有一点就是荔枝和喜马拉雅FM都存在的问题,或者说是“原罪”—音频内容上的擦边球。

这其中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个就是版权问题。

在2018年,作家曾鹏宇发文称其撰写的《世上有颗后悔药》,在喜马拉雅FM平台中能够被用户免费下载,但却没有得到他本人和出版社的授权同意,直接影响到正版有声书的推出。虽然后续喜马拉雅购买了该书的版权,但是仍然能够看到喜马拉雅在有声书版权方面管理的混乱。

不难看出,与手握庞大网文版权的阅文集团、中信出版集团等传统出版单位合作的喜马拉雅FM,依然无法彻底的规避版权管理问题,其他企业自然也少不了。

荔枝在2015年时就曾因为侵权问题,与多听FM一起被苹果 APPstore 下架。虽然荔枝在2016 年后就专注于做音频直播,但并没有全部关闭相关业务。

从荔枝的界面我们可以看到除了音频直播,广播剧、有声书的内容在平台上仍然占有一定的份额

另外一方面就是一些低俗色情的内容,今年7月包括喜马拉雅FM和荔枝在内的四款APP就因为违反国家信息安全条例被下架三十天。

根据国家网信办发布的消息显示,网络音频平台被下架的原因主要是,有的音频直播平台藏污纳垢,任由主播传播性暗示、“娇喘”等色情淫秽信息,甚至引诱用户跨平台从事违法违规交易等。

此前《南方都市报》的一篇专题报道就指出,各类社交音频语音平台,或赤裸或隐晦的色情内容正以各种形式蔓延,受众里有很多是未成年人。比如被揭露的荔枝FM、喜马拉雅FM等音频平台,可以发现“磕炮”教程,剧情类ASMR等音频内容,大打色情擦边球,甚至还可以发现针对未成年人的有偿交友信息。

“磕炮”又称“磕泡泡”,是虚拟性行为,ASMR俗称“颅内高潮”,通过发出喘息、舔舐、吮吸等声音,配合剧情,给听众强烈的性挑逗。荔枝FM、喜马拉雅的一些广播剧的标题,个人创作播单,有相当多的色情暗示信息,包含许多未成年人的听众在个人主播评论区“留言交流”,肆无忌惮。

3

结语

其实喜马拉雅FM和荔枝,从立身之本上来讲,就是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翻版。

喜马拉雅FM和QQ音乐携海量内容版权,在规模上占据优势;网易云音乐和荔枝加码情怀和音频直播进行差异化竞争。

行业内的状元郎们都手握海量内容版权,榜眼探花们只能忙着打“差异化”的旗号来竞争。同样的事也发生在长视频行业。

这说明互联网+内容这门生意,拿到“内容版权”这张船票的企业才有资格进入下半场。

当然,错过了这张船票的企业,其他船或许可以载它一时,但终究载不了一世。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8A0MVCM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