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与变化——教育的基本矛盾

在当下的准智能时代,技术特别是AI人工智能受到社会的热捧。其凌厉之势,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让人心生惶惑,也心生惊喜。然而,这样一股凌厉之势,却在教育或者说学校层面,未能得到足够的回响,让人十分诧异。这也是著名的“乔布斯之问”。当然,这问题本身似乎也有点着急的味道。

事实上,的确,在社会其他领域,技术几乎无所不能,唯独在教育领域就似乎心有余而力不足呢?本质而言,教育也应该是社会的一部分,那为什么目前技术就撼动不了教育(学校)呢?或者说,技术在教育领域所能改变的程度就不如在社会的其它领域那么深呢?

在我看来,一方面,是由于目前的技术自身还不够成熟,致使未能得到广泛的使用和人们的深度信任。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教育的独特性所决定的。很显然,后者是主要原因。

从社会系统论的观点看,教育系统本身是一个超稳定结构和系统。工业化时代诞生的学校,在目前至今生命力依然顽强。可见,这是一种超稳定的结构和系统。只要目前的社会分工、社会生产不发生大的变化,学校教育这种超稳定结构就一直会存在。这种超稳定结构本身决定了自身的稳定性和常态性。从现实层面来看,教育由社会、学校、家庭、老师、学生、教育行政管理部门,涉及的主体多,面向广,变量杂。在这种由多种因素和变量组成的超稳定结构中,外部的技术很难去改变。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社会的教育系统,几乎涉及每一个人。所以,改变教育形态,实质上是要改变每一个人,这种难度当然非比寻常。一般而言,技术改变社会的往往是某一个点,而不是整个领域。

其次,教育自身活动的独特性决定了其稳定性。因为教育说到底是人与人之间的活动。这种人与人之间的活动,决定了其不可能完全采用机器或者技术和人的交流模式。机器代替不了人,也代替不了老师。因为人工智能目前的发展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还不能承担代替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与思维的碰撞的功能。未来当然不排除发展到很高的阶段。但在目前,机器和技术还处在发展的阶段。我们对此可以拭目以待。

最后,教育还是文化的传承过程。文化传承本身就是一种稳定的内隐的过程。这种文化内隐的过程,更多的是需要人与人之间的默会知识以及无形的言说,技术在此过程中,发挥的作用可能有限。因此,它不可能如其他领域那样不破不立。

总之,由于教育自身的超稳定结构,技术进入这个超稳定系统,便存在淹没的可能。只有当技术足够强大,只有当社会生产发生改变,只有当教育形态发生改变,那么技术撬动教育才有可能。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2G0XP5U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