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社交之心不死

“抖音有社交?”

“有的。消息框内可以跟好友聊天和视频通话。”

“存在感为0。”

作为短视频应用,抖音的成功毋庸置疑。但尽管手握超过4亿的日活跃用户,抖音的社交属性依然很弱,不少用户都对抖音的社交功能感到陌生。

不过,从日前抖音的一系列变化来看,我们可以感受到抖音的社交探索步伐在明显加快。

抖音内测多个社交功能

InfoQ近日留意到,抖音App底部菜单栏的“同城”变成了“好友”,原来的“同城”被挪到页面顶部,呈现的是互相关注的好友或可能认识的人发布的视频内容。

同时,在“好友”页面点击左上角的添加好友图标,将进入原先在“我”个人主页中的“+好友”功能页,该页面又包含了好友列表和发现好友两个Tab页。

但据新商业情报NBT在4月初所报道,当时已有部分抖音用户首页底部的“同城”功能变成了“熟人”板块,即我们前面所说的“好友”。也就是说,“熟人”功能是在近期改名为“好友”。

增加“熟人”板块、继而改名为“好友”,只是抖音近期诸多社交实验的一部分。

今年3月,抖音上线“语音直播交友板块”,并开设聊天室功能,可支持8个观众同时在线聊天。

4月初,抖音又内测名为“连线”的视频通话功能,实名认证后可随机匹配用户聊天,采取随机1V1匹配后便可连线视频通话。

4月末,抖音上线好友间的视频通话功能,与前面的“连线”功能不同的是,得互相关注的好友间才能发起视频通话,并且能与字节跳动旗下的“多闪”社交App实现跨端视频通话。

InfoQ试图就好友板块、视频通话功能等变动向字节跳动作进一步求证,对方回应称“上述功能都在小规模测试中。”

“抖音往社交方面拓展的路子是正确的,这条路比去年或更早之前推出系列单独社交App更靠谱,因为用户没办法甩开微信、QQ,单独再用第三或第四个社交软件,至少目前没有这个迹象。然而在抖音现有的数亿用户上逐步开展社交功能,某个程度上能培养用户的社交依赖,这给未来的爆发打下了基础。”艾媒咨询集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对InfoQ分析道。

字节跳动探索社交之心不死

早在2017年,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就问过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原来做头条的,怎么会转去做社交呢?”

对此,张一鸣直言,很多改变都是为了业务,是被业务推着改变的。

“近期抖音对社交功能的不断尝试,也说明了字节跳动体系对社交的探索之心不死。”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InfoQ表示,社交很重要,因为如果能成功建设起来,社交将不仅是社交本身,它将带动其他业务的发展,例如电子商务、游戏和移动阅读等,所以各大巨头都在想方设法去强化社交产品和体系的建设。

2019年1月,字节跳动就曾声势浩大地推出视频社交App“多闪”,其被定位为“抖音好友社交App”。

多闪的问世备受关注,不过它在发布当天便遭到微信的屏蔽。发布之初,在抖音强势导流之下,多闪一度拿下App Store免费榜的冠军。但据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的数据,多闪的日活虽在2月4日除夕当天达到峰值1096万,却很快在2月9日回落至568万。在新鲜劲儿过去之后,多闪能激起的水花依然非常有限。

多闪之后,字节跳动又在同年5月推出了兴趣社交App“飞聊”。飞聊结合了兴趣社区和即时通讯,拥有完整的聊天功能体系与兴趣小组社区。不过,飞聊也没有真正“飞起来”,而是跟多闪一样“出道即巅峰”——上线之初即登上iPhone社交应用榜前五,但据七麦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飞聊在iPhone社交应用榜单上已经掉到了400名开外。

同年10月,字节跳动又被曝正在研发一款名为“音乐帮”的音乐社交产品,与网易云音乐类似。今年3月,字节跳动正式在印度推出流媒体音乐应用Resso,主打Z世代音乐社交。

此外,字节跳动还在校园社交细分领域布局,包括收购校园社交App“Biu校园”(也有说法称这其实是字节内部孵化的项目),以及参与投资定位大学校园交友BBS社区的“Summer”。

去年三月,张一鸣在公司7周年庆典上再次提到,“有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做社交,公司内部也有反馈,别跟某公司竞争,压力很大的。我给大家看这张图,是用户用微信发送消息时抖音链接被屏蔽的截图。去年我们仅在App内就收到20万用户反馈,大家都在问,为什么不能通过微信分享链接?为什么不能给我妈妈发抖音视频?为什么不能给我同学发西瓜链接?”

“我们可以放弃商业利益,避免竞争,不做某件事情,但是我们如何面对这20万用户的吐槽,这个问题要不要解决?”

尽管困难重重,但字节跳动并不打算放弃。如张一鸣所讲,如何保障用户分享通讯的权利,是非常重要且必须解决的问题,他对此的预期就是“不断想,不断试,想办法突破”。

视频社交领域会否诞生“下一个微信”?

“我认为基于视频的社交会是第三代社交的主题,第一代是图文,第二代是语音,第三代就是视频,普及只是时间问题。”张毅认为,未来视频通讯功能要么在微信、QQ上延伸成为主流,要么在其它的平台或工具上发展起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QQ和微信在视频社交上还没做起来,所以腾讯系仍有被挑战的可能。

近日,前微信产品总监(直接向张小龙汇报)兼微信创始团队成员Genie Lin,推出其创业项目视频 IM 工具“画音”App。据36氪报道,Genie认为社交工具的形态很可能会随5G的到来而改变,“5G 网络 + 摄像头”,会逐渐替代“3G+文字/语音”,成为一种新的输入方式,从而催生新时代的社交工具。

“我们不认为视频是一种需求,而是一种语言,只是过去人们被工具限制了,无法使用这种语言。” Genie表示。

此外,近期同样在视频社交上加码布局的还有快手,其新推出的视频社交产品“一甜面聊”,定位美颜视频聊天工具,但仅支持QQ和微信登录,没有动用快手平台的资源(不支持快手账号登录)。

目前来看,这些互联网厂商所布局的视频社交产品模式尚无太大区别,也远远还没产生规模效应,他们要取代微信,成为新一代主流通讯产品,面临着巨大的社交壁垒。

“短视频要成为即时通讯入口,难度还是很大,因为这类即时通讯社交产品的壁垒很高。当你使用某一款社交App时,你的朋友也必须使用同一款App,你们才能产生沟通、互动,才能玩到一起,目前还没有出现两个App可以联动的这种通讯社交方式。社交的壁垒一旦建立之后,想要破除难度极大,这也是中国互联网发展20年,前10年是腾讯,后10年还是腾讯的原因所在。”丁道师分析道。

需要注意的是,腾讯近两年也在陆续推出视频社交产品探索市场,其深厚的社交基础对于任何一家互联网企业来说,都是无法忽视的挑战。

本文由InfoQ粤港澳大湾区内容中心采访报道

  • 发表于:
  • 本文为 InfoQ 中文站特供稿件
  • 首发地址https://www.infoq.cn/article/7klb2SJ1tHAl3wyXNgEx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