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没有看过卡夫卡,是追不到女孩的

高晓松曾经在《鱼羊野史》中说道:在我成长的年代里,如果一个男生连卡夫卡都没看过,是没办法追到女生的。当时文艺青年最占上风,聊天一定要聊到卡夫卡、米兰昆德拉、村上春树。

“只是离开这儿,离开这儿,离开这里就是我的目标”

——卡夫卡《出门》(又译《起程》)

卡夫卡本人,大概是世界上最矛盾的人。他曾在日记中悄悄写下:“我和别人谈话是困难的”。由于和父亲的关系极度隔阂,造成卡夫卡有种与生俱来的孤独和悲观,长期生活在现实和内心的巨大分裂和痛苦之中。在生活上,他是恪尽职守的职员,期待获得上司的赏识和父亲的理解;但在文学上,他是诡谲多变的奇才。

“你活着的时候应付不了生活,就应该用一只手挡开点儿笼罩着你的命运和绝望,同时,用另一只手记下你在废墟中看到的一切”

——卡夫卡

卡夫卡长了这样一双眼睛,一生难以入世,一生冷眼旁观自己,旁观这个世界。终年只有四十一岁。

可以说,旁观与矛盾贯穿了卡夫卡的整个人生。虽然卡夫卡向往爱情,但并不渴望婚姻。他甚至暗示女友菲利斯,他在性生活上将无法满足她。这样的矛盾情绪就像卡夫卡说的:“没有她我活不下去,但和她在一起我仍然活不下去。”

唯有文学能使卡夫卡的眼中存有光亮,而那一点点的光亮几乎燃尽了他的生命。他的大部分著作都是熬夜抽烟写成的,伴随着疼痛、失眠和神经衰弱的折磨,仿若一场病态的自我狂欢。文学之于卡夫卡,既是安放自我的角落,亦是面对世界的盾牌。

二十世纪,那个动荡的时代,卡夫卡对一切保持“冷眼旁观”的态度,就像1914 年4月2日日记中所写:德国向俄国宣战,下午游泳。

三个人全都清楚。

她是卡夫卡的伴侣。

卡夫卡梦中的产物。

三个人全都清楚。

他是卡夫卡的朋友。

卡夫卡梦中的产物。

女人对那朋友说道:

我要你今天夜里爱我。

三个人全部清楚。

那人回答他说:如果那么做,

卡夫卡就会不再梦见咱们。

其中的一个发现了那件事情。

世界上不再有别的生灵。

卡夫卡想道:

现在他们俩走了,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将不再梦见我自己。

——博尔赫斯

卡夫卡的作品,常采用梦的表现形式来写作,离奇荒诞,约瑟夫·k醒来出现在墓场,或者从猪圈里走出的马,还有格力高尔从不安的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

读卡夫卡的小说,也总有一种朦胧似梦的感觉,就像是你在梦中隔着白茫茫的浓雾,看一些人认真地做奇怪的事。但卡夫卡给与读者的从来不是难度,而是自由,完全的自由。

但梦,同时也是一种道路、一种途径,让我们走进卡夫卡晦涩、冷沁的奇异世界。

“卡夫卡的梦”

我们会看到一个被扩大数倍的人类世界,它来自于卡夫卡谜语一般的故事,没有起始,没有结尾,没有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没有明确的方向。但那些看似冷漠客观的文字却让人们真切地感受到了人物的焦灼与痛苦。在现实中,我们有着心理上的距离感。在梦境中,我们用身体感受解读我们的周围现实。

《卡夫卡的梦》在更为广阔、充满无限可能性的故事和世界中,通过梦、期待和灵魂飞舞的一个个瞬间,在那些似近似远、似梦似真、似虚似实的戏剧图景中经历着迎接爱情的喜、收获友情的乐、遭遇不公的无奈和遗憾放手的悲悯。生活中那些难以避免的孤独、迷茫、逃避、奋进、等待、激荡和纵情堆积幻化成对未来的期待和风中美丽的舞蹈。

(《卡夫卡的梦》剧照)

《卡夫卡的梦》是孟京辉在大屋顶的又一次创作。每场限定600人,与《金色甲壳虫》相比,其体量接近去年三场之总和。

叙事更为庞大,你能看到卡夫卡《城堡》、《乡村医生》的支架和脉络;演出形式也更为复杂,不再是沉浸式演出,构建了多角度流动式观演关系。

在孟京辉喜欢的大台阶,三角天窗,大草坪,在他甘愿做场工,和他拍过太阳花田的大屋顶,演员们又将肆意奔跑、呐喊起来。

梦与梦与梦中梦,在这个真实的空间中被串联成一条通道,让每一个人都能毫无障碍的进入一个新的世界。

2020杭州国际戏剧节开幕大戏

《卡夫卡的梦》

Kafka's Dream

10.12-13还有少量席位

等你入梦

—— 已  经  开 票 ——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201006A0DDRS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