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媒体人给2018年的美国媒体做了个画像(上)

编者按:2017已经余额不足,2018年的美国媒体会发生些什么呢?话媒君将分两天将这些资深媒体人的描述告诉你。

“我们将以新的方式过滤信息流。针对今年的假新闻及俄罗斯算法细分目标人群,Facebook 何其他公司为继续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会放松通过算法对时间线的控制。”——Sara M. Watson(技术评论家)

“2018年记者们将会做更多的更新、个性化和改进对内容的访问——我们将减少出版。”

——Ernst-Jan Pfauth(The Correspondent CEO)

“出版商寻求广告美元替代品。明年,我预计会有更多的出版商将推动建立新的商业模式,寻找广告的替代品。”——Nushin Rashidian(Cannabis Wire联合创始人)

“一些考虑因素对我们的行业来说是独一无二的,但在一个以截稿日期为基础的行业中,利润却非常普遍。”——Emily Goligoski(Membership Puzzle Project总监)

“2018年的所有权很重要,有色人种将会崛起,他们也可以与白人同行竞争。”——Andrew Ramsammy(UnitedPublic Strategies创始人)

“更大的谎言。这件事并不新鲜,政客们一直试图诽谤他们不喜欢的新闻。最新的情况是,攻击不再是关于这个或那个故事,而是关于新闻业本身。”——Monika Bauerlein(Mother Jones的CEO)

“用户们再寻找能够适应他们忙碌生活的新闻业,而不是想方设法把以前僵化的形式融入自己的生活。我们应该以不同的格式来创建内容,不是因为平台需要,而是因为用户需要。”——Julia Beizer(Oath媒体部门产品副总裁)

“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进步,是对错误信息的严重抵制的唯一希望。但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得出可靠的模型,能够对大量的新闻进行规模化处理。”——Frederic Filloux(Monday Note的编辑、News Quality Scoring Project的领导者)

“机器到机器的新闻一年。通过利用内容推荐技术,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能够帮助人们根据个人的需要定制信息。但是,当内容本身可以通过算法创建、处理和分发时,会发生什么呢?”——Francesco Marconi (美联社的战略经理和AI联合主管)

“我们很容易将出版商的困境归咎于平台垄断,但也应该承认,数字新闻领域的人实在太多了。”——Michael Kuntz( USA Today Network广告销售和品牌合作总裁)

“心理因素细分、算法细分。俄罗斯在这么做,剑桥分析公司也再做,为什么新闻编辑室没有把这看作一个机会呢?”——Alan Soon(The Splice Newsroom的联合创始人)

“‘算法最清楚’现在是一个可笑的、幼稚的观点,即使是对那些最初推动这种说法的公司来说。”——Joanne McNeil(科技作家)

“Facebook和谷歌都是平台,他们需要以一种允许独立新闻事业蓬勃发展的方式管理他们的基础设施。他们也都是出版商,需要为他们的平台提供的新闻提供直接的财务支持。”——Kinsey Wilson(《纽约时报》数字主管)

“重构网络时代的媒介素养。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各种传统媒介素养方面都很熟练,在网络上无可救药地迷失了。”——Mike Caulfield(美国民主项目的数字极化倡议的负责人)

“新闻编辑室不再有‘混蛋’,他们对人大喊大叫,当着同事的面贬低员工,威胁、恐吓、打断、嘲笑,并对周围的人施加一些不好的影响。2018年,新闻编辑室将采用‘无混蛋规则’,你想成为一个混蛋?对不起,你不能在这里工作。”——Marie Gilot(纽约大学新闻学院专业发展部门CUNY J +主管)

“好的新闻报道永远不嫌多。如果记者想让公众倾听,那么就必须倾听公众的意见。如果记者想让公众关心,那么就必须关心公众。”——Molly de Aguiar(纽约大学新闻学院新闻诚信倡议常务董事)

“记者会寻找到更多的收入来源。在音频、联合、许可、合作、基金会资助等方面,各种新的想法已经开始涌现。这些方法使记者能够保持独立和完整,同时允许资助那些重要的工作。”——Joanne Lipman(Gannett首席内容官和《今日美国》主编)

将到来的2018年中期选举,将把党派政治带到地区层面,在一个步履维艰的地方新闻产业中,让美国社会成熟起来,让坏人利用我们最糟糕的冲动。——Jesse Holcomb(卡尔文学院新闻系的助理教授)

“2018年长视频新闻可以被预约观看。”——Imaeyen Ibanga(AJ +高级语境制作人)

“我们越来越严肃地对待算法。越来越多的人表示‘我不想个性化,我想要新闻’。我的答案是,这正是我们使用个性化算法的目的。”——Tamar Charney(NPR One总编辑)

“这一切会在2018年产生巨大影响吗?也许不回。但我想起了比尔盖茨的一句话,我们总是高估了未来两年的变化,而低估了10年的变化。”——Vivian Schiller(Weber Shandwick常驻执行编辑)

“媒体所受的攻击会更加糟糕。这样的党派分裂表明了一些基础性的事情发生了,就像断层线的板块,多年来一直在产生震动,并剧烈地分离。”——Matt Carlson(圣路易斯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刘 超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15B0O4K8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