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兴:以大数据推动教育决策变革

伴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普及与飞速发展,技术变革教育的时代已经来临。“大数据”为推进教育的创新发展提供了重要机遇。以数据驱动决策也成为了大数据时代提高教育决策能力的一个新视角,其“威力”在强烈冲击着教育决策系统,正逐渐成为推动教育决策创新与变革的颠覆性力量。2015年,国务院印发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中明确指出,“完善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推动教育基础数据的伴随式收集和全国互通共享。推动形成覆盖全国、协同服务、全网互通的教育资源云服务体系。探索发挥大数据对变革教育方式、促进教育公平、提升教育质量的支撑作用”。2016年6月,教育部关于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的通知中就曾指出:“积极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创新资源平台、管理平台的建设、应用模式。”因此,在大数据日益被国家和教育领域重视的背景下建立大数据决策模式,使大数据与传统教育决策深度融合,有利于实现教育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与规范化。

基于大数据的传统教育决策之困

伴随着教育治理理论与能力的不断提升,教育决策已由早期的内部集权转向了公众参与,实现了多元利益主体的参与。然而,此种“由点到面”的传统教育决策模式仍然是依据少数群体的需求来预测或推测教育需求,仍具有一定的偏狭性。在大数据时代,由于各种信息的快速汇集与传播,涌现出了大量的结构或非结构化数据,这也为教育决策参考由样本数据逐渐向整体数据转变提供了可能。所以,在教育数据呈爆炸式发展的背景下,传统教育决策模式已显露疲态。

传统教育决策数据样本有限,存在数据黑洞。教育决策的分析与制定需要全面精准的数据支撑,但受思维、设备、技术等方面的限制,传统的教育数据搜集量小、范围狭窄、渠道单一,难以有效释放信息的价值,已经不能完全支撑现代教育决策的需求。由于传统教育信息搜集范围狭窄与数据量缺乏,容易使教育决策在可行性论证时对未来执行的困难与阻力估计不足,同时也难以通过完整、准确的数据来挖掘其内部规律,从而影响教育决策的操作性与可行性。而教育大数据能够弥补数据范围与数量的不足,通过数据密集型决策重视数据的相关性与复杂性,避免教育的盲目与不合理决策。

传统教育决策数据挖掘力不足,难以获得信息衍生价值。教育数据是教育决策中的一种量化手段,从数据自身来看,其难以自动生成高效能的生产要素,只有通过深入的分析与处理才能使数据之间的内在联系与规律得以体现,才能真正地释放其价值。传统教育决策模式中往往更为强调表面的感性数据,将关注点集中在了感性数据所呈现的现有价值,而忽视了规律性的理性数据,这就难以对事物的未来发展变化进行推断和预判。教育决策的本质就在于预判,如果数据自身的预判能力没有得以挖掘,这就会浪费数据的衍生价值,使教育决策丧失前瞻性和预测性功能。

传统教育决策数据存储量较小,规模优势不明显。数据资源是否充足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教育决策的效果。教育决策需要掌握大量的历史、即时和关联数据,从而借助数据分析技术来辅助决策。要想达到教育决策分析与制定的科学性,就需要储备完整的数据资源。所以,传统教育决策中数据存储量小的缺陷就影响了最终决策的可行性。大数据以其在行业、区域等范围的流动性优势颠覆了线性的、传统的、自下而上的精英决策模式,而逐渐形成了新型的、自下而上的、非线性的决策基础。所以,在大数据时代背景下,有必要通过对数据存储能力的提升来破解原有技术方面的不足。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8C05NK700?refer=cp_1026

同媒体快讯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