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和玩家站在同一起跑线打游戏有意义吗?

(为了让主旨变得更加轻松易懂,本文会较多引用一些常见科幻作品中,其期望表达的内容和思想。过程中或许会造成歧义,引发部分读者的观点偏移,也请见谅)

我们该如何区分人类与其他生物?

“会生火”“会制造和使用工具”“复杂的大脑”“独特的语言与社会构造”

这些理由我们都耳熟能详,但终归不能说是绝对正确。只能从遗传基因层面上讲,我们找不到地球上任何一个物种与人类的DNA构造完全相同。

但反过来看,人类与其他动植物的DNA虽然不完全相同,却有相当一部分完全相同。仅仅个位数的百分比之差,就让人类和黑猩猩分别演化为两种差别巨大的物种。

生理上对比其他动物,人真的是一种贫弱的物种。不过发达的大脑让人类掌握了制造和使用工具的能力,最终使我们站在物种进化金字塔的最顶端。正因为肉体是贫弱的、低效率的,所以人类才需要工具,不断扩展能力范围,超越和淘汰我们进化过程中的竞争对手。

从智人时代的打磨石器,到现在的超级计算机,伴随着脑容量的不断提升,人类制作了数量庞大到难以计数的工具。而对手也不再是其他物种,而是过去的自己,和现阶段的大自然。高效率的大脑帮助人类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不断刷新着记录。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们要先提出一个问题。

人类发明的工具,基本都是以提升效率为目的(不论生产、生活还是其他),而相比其他生物有着更高效率的人类大脑,无疑是最大的功臣。

今天,人类正在研究人工智能,启发计算机像人一般进行思考。

当有一天,人工智能的效率超过人脑,就像人类把其他物种甩到身后一样,你会怎么想?计算机又会有什么想法?

重新定义生命

已存人类最早的文字作品《吉尔伽美什史诗》的最后章节,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乌鲁克君主吉尔伽美什目睹挚友恩奇都离世,才深知死亡的恐怖。为了追求永生,他接受来自大自然和大洪水英雄乌特纳比西丁的挑战,辛苦试炼后终于在海底取得了永生之草,却在最后让蛇偷吃掉了。

姚麟为了续命尝尽各种办法

无独有偶,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帝“始皇帝嬴政”,在成就一番霸业后也为求长生不老想尽了办法:他沉迷炼丹术,安排五百童男五百童女前往传说中的蓬莱求取仙药。始皇帝之后,寻求延寿的中国皇帝不在少数,甚至时有发生皇帝试药而亡的事件。

步入文明的数千年间,人类的医学、生命科学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刨除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最终都能回到同一个原点:“不想死”。从毫无科学依据的木乃伊、金缕玉衣,到解剖等现代医学,甚至寄希望于未来的人体冷冻技术,人们为了延长寿命想出了太多方法,发明了太多工具。这一切,都还是基于传统医疗模式,以“修复”为方式的解决方法。

但基因工程技术的逐渐成熟正使我们面临一个转折,我们正从“修复”变为“修改”,这是一门“裁剪”基因的科学,人类已经可以通过裁剪拼接基因,彻底根除某些无法根治的疾病,甚至我们可以幻想未来有一天,父母就像为汽车选配配件一样,像搭建积木一般,“制造”出自己想要的健康的,出色的孩子。

高达SEED的主要冲突就来自于自然人与调整者

不得不承认,这与“医学”背道而驰,起码违背了现阶段人类对“自然生命”的概念。在人类追求永生的道路上,基因工程正面临着传统道德思想、宗教,甚至“人性”的虎视眈眈。难道不远的将来,真的要像某些作品臆想的那般,人类还要有自然人、新人类之分吗?

即使存在着实用上的争议,基因工程依然在快速稳步的发展过程中。这项技术正在以哲学的角度冲击着人类对自身和命运的看法,正因如此,部分学者提出了“超人类主义”观点:进步无止境,人类可以无限完善,这即是可能也是可取的。

关于超人类概念,可以读此书了解一下

但即便如此,肉体也是有寿命的。除去癌细胞,人类细胞的分裂次数总有这无法逾越的上限,起码在现阶段的科技大环境下,我们无法逆转这种现象。当人类对生命的渴望超过了生理极限,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人类又会变成什么样?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8C0AUBC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