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恐怖谷?(一)

一道明晃晃的白光向他袭来,约翰挤了挤眼睛,努力睁开,每天定时亮的灯总能轻易地唤醒他。

约翰就住在这个拥挤的仓库里,他也没有丝毫的抱怨。

仓库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废旧仪器,一摞摞从地板堆到天花板的书几乎堵住了一面墙,仅有的一张宽大的桌上狼藉不堪,各类的资料、手稿随意地铺散着。

约翰每天在这样的环境下睡去又醒来,帮助科赫博士是他每天唯一的目标。

走进实验室,约翰立即帮博士准备最后一个环节的装置,仿真毛孔和类肌肉结构都是不可或缺的。

为了研制出一个类人机器人,博士殚精竭虑,从计算机中枢控制系统到每一个算法程序,几乎都亲力亲为。

博士把多年的心血都奉献给了这个神秘又伟大的计划,他怀着巨大的野心,像个孩子一样既认真又兴奋。

想到1969年日本机器人专家提出的恐怖谷理论,博士陷入深思:人体模型(机器人、人偶、蜡像、模特、娃娃)仿真度越高,人们就对其越有好感,但当达到一个临界点时,这种好感度会突然降低,越像人越反感恐惧,直至谷底。

在这个临界值上,哪怕该模型与人类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会显得非常显眼刺目,让整个人体模特显得非常僵硬恐怖,让人有面对行尸走肉的感觉。

自己研究成功的机器人虽然像人,但不能真正被人类社会接受。机器人般似人非人的外表和举止只会给人类带来带来更大的恐惧。

科赫不想让人工智能变成人类科技的“恐怖谷”,恐怖谷效应究其根本是人类的本能反应,惧怕死亡、无法与机器产生共情。这样的现象存在可能自然遏制人工智能类人化的发展。

在人工智能大跨越的时代、人人敬畏科学的社会心理下,各国的机器人研究人员仍在谨慎地探索未知领域。机器人索菲亚取得公民身份让世界为之惊叹和担忧,索菲亚与人类的对话也让人不禁脊背发凉。

约翰似乎看出来科赫博士的疑虑。

“博士,如何向外界宣布你的研究成果呢?”

“这个不着急,我们需要再完善一些。”

“那我们得需要更长的时间了……”

科赫似乎对此并不着急,毕竟自己与助手已经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实验室秘密行动好多年了。没有同行时不时对自己好奇的窥探,也没有科学界口诛笔伐的质疑和反对,就这样安心地继续自己的计划。不求出名与褒奖,他对那些已经没有欲望了。眼下科赫似乎只想探索一条机器人的未来之路。

约翰多年都来似乎待在实验室,科研人员总是为了事业暂时地与家人分离。而多年的离别让约翰妻子无法忍受,悲痛不已的她还是决定为了自己和孩子,与约翰离异。约翰对家庭仍有感情,但为了排遣痛苦还是选择和科赫博士投入到类人机器人的研究。

眼下距离类人机器人的研究成功只差一步之遥了,而博士似乎另有打算,他不想让这次的研究成果变为索菲亚的复制品。人工智能总不能停滞不前吧?

约翰理解科赫博士的野心,思忖着博士究竟要怎么改造它,怎么打破已知的困境……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6G00293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