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盛世下的裂缝:CEO成短板 好人未必是好领导

商业圈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一家公司衰败的种子往往是在万事顺利时种下的。对于Google这家公司,你很难说它不顺利。上个季度,Google母公司Alphabet营收达到553.1亿美元,同比增长34%;净利润增长一倍以上至179.3亿美元,连续第三个季度创下纪录。

目前,Alphabet的市值高达1.6万亿美元,紧随苹果公司。眼下,Google正越来越深入地扎根于美国人的日常生活中。

但是,有一类焦躁不安的Google高管担心,公司正在出现裂缝。他们表示,Google员工大军越来越直言不讳,人事问题不断被曝光给大众。领导层的果断和重大创意已经让位于风险厌恶理念和渐进主义。

一些Google高管选择离职,而且还得让所有人知道他离职的具体原因。“我不断地被问道,为何现在离职?我想,更好的问题应该是为何我能够在公司待如此之久?”诺姆·巴尔丁(Noam Bardin)在博文中写道。他在2013年加盟Google,当时Google收购了地图服务Waze。他在今年2月离职。“随着风险承受能力的下降,创新挑战只会越来越糟。”他说。

CEO领导风格成问题根源

现任和近期离职的Google高管认为,Google现在暴露出的许多问题源自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的领导风格。这位CEO平时和蔼可亲,为人低调。

15位现任和前Google高管称,Google正遭受一家大型、成熟公司会遇到的许多陷阱:令人麻痹的官僚主义、不作为、痴迷于公众观感。

其中,一些定期与皮查伊沟通的高管称,Google并没有在关键业务和人事问题上迅速采取行动,因为皮查伊会仔细思考他的决定,推迟行动。他们称,Google不断受到职场文化斗争的冲击,皮查伊试图降温的尝试却适得其反。他希望避免采取严厉的措施,不让自己处于不受欢迎的位置,但是这同时导致问题持续恶化。

Google发言人称,内部调查显示员工对于皮查伊的领导反应积极。Google拒绝安排49岁的皮查伊发表评论,但是却安排了对9位现任和前任高管的采访,以便对皮查伊的领导提供不同的观点。

“如果他能够更快地决策,我会更高兴吗?是的。”前Google副总裁凯撒·森古普塔(Caesar Sengupta)表示。他在Google供职15年,曾与皮查伊密切共事,今年3月离职。“但是他作出的所有决定几乎都是对的,如果你要问我是否对此满意?是的。”

Google现在正面临一个危险时刻,它要在海内外应对监管挑战。眼下,美国的左派、右派政客团结一致,均对Google表示了不信任,在国会听证会上把皮查伊当成了靶子。即便是皮查伊的批评者也认为,目前为止,皮查伊成功挺过了听证会,同时没有惹恼国会议员或者为Google敌人提供更多可趁之机。

同时,抱怨皮查伊领导风格的Google高管们也承认,他是一位考虑周到,关爱他人的领袖。他们说,Google现在要以前更有纪律,更有秩序。和皮查伊6年前接手的公司相比,Google现在是一家更大、专业化运营程度更高的公司。

36位Google副总裁离职

在皮查伊的领导下,Google员工数量增长了一倍至大约14万人,Google母公司Alphabet市值增加了两倍。对于一家规模已经如此庞大的公司来说,行动迟缓或者不愿意承受之前让其变得如此富有的风险也很正常。为此,皮查伊采取了一些措施来解决决策缓慢的问题。例如,2019年,他重组了Google,创建了新的决策部门,这样一来只有很少的决定需要他的批准。

Google

然而,对于创建于1998年的Google来说,有种看法依旧挥之不去:它的全盛时代已经过去。在硅谷,招聘和留住人才被视为对公司前景的一次公投。其他科技公司的高管表示,现在要说服一位Google高管放弃稳定、高达7位数的薪资去其他地方寻找机会,从未如此容易过。

作为曾经的麦肯锡顾问,皮查伊在2004年加盟Google,迅速证明了他掌握了领导公司的诀窍。那时的Google到处是自负、勾心斗角的人。

2015年,当Google重组为Alphabet时,皮查伊接任GoogleCEO。四年后,Google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卸任Alphabet CEO,皮查伊成为Alphabe新掌门。

优柔寡断

2018年,十几位Google副总裁在一封邮件中试图警告皮查伊:公司正经历巨大的成长烦恼。他们表示,公司在协调技术决定时遇到了麻烦,但是来自副总裁的反馈常常被忽视。

其中,许多高管已经在Google任职时间超过十年。5位知情人士称,这些高管在邮件中写道,Google在重大决定上花费的时间太长,导致公司很难完成一些事情。尽管这不是在直接批评皮查伊,但是他们传达的信息很明确:Google需要更为果断的顶级领导层。

自那之后,多位在邮件中署名的高管已经辞职跳槽。职业社交网站领英的资料显示,自去年以来,至少36位Google副总裁已经离职。

这是一个重大的副总裁级人才流失问题。Google总计拥有大约400位副总裁,这些人是公司的领导层骨干。Google称,公司副总裁的离职率在过去五年一直保持稳定,公司对此感到满意。

在现任和前任Google高管中,一个常见的批评声音是,皮查伊慢悠悠的深思常常让人感觉是在求稳,最终给出的是否定的答案。

几年前,Google高管曾提议收购加拿大电商软件开发商Shopify,以便在网上电商领域挑战亚马逊公司。知情人士称,皮查伊驳回了这一想法,因为他认为Shopify过于昂贵。

但是这些高管表示,他们从不认为皮查伊有意达成交易,Shopify的价格是合适的,最终结果证明太贵的理由站不住脚。过去几年,Shopify的股价已经增长了近9倍。Google发言人詹森·普斯特(Jason Post)表示,公司从未对这一收购交易进行过认真讨论。

一位前高管称,Google的风险规避特点在一种名为“储藏室模式”(pantry mode)的无限期研发状态上得到充分体现。这里的团队需要把产品藏起来,以防对手开发了新产品,Google需要迅速应对。

在人事决定上,皮查伊也是出了名的慢。2018年,当Google提拔肯特·沃克尔(Kent Walker)为全球事务高级副总裁时,公司开始搜寻一位法律总顾问来取代他。结果,Google花了一年多时间来任命哈利玛·德莱纳·普拉多(Halimah DeLaine Prado)为法律总顾问,后者是Google法务团队的一名长期副手。

知情人士称,在Google提供给皮查伊的首份候选人名单中,普拉多的名字在最上面。但是,皮查伊希望看到更多候选人。这一全面的遴选花费了太长时间,以至于它成为了猎头之间流传的一个笑话。

另外,皮查伊也不愿对Google不稳定的员工大军采取果断措施,这一点在Google也显而易见。

去年12月,Google伦理AI团队联合负责人、知名黑人女性员工蒂姆尼特·葛布鲁(Timnit Gebru)表示,她被解雇了,原因是她批评了Google在少数族裔招聘上采取的做法,并写了一篇研究论文凸显GoogleAI技术中存在的偏见。最初,皮查伊并没有卷入这场争执。

被解雇的葛布鲁

结果,在2000名Google员工签署请愿书,对葛布鲁被解雇表示抗议后,皮查伊发布了一封邮件,誓要恢复失去的信任,但同时继续重申Google的观点,即葛布鲁不是被解雇的。葛布鲁称,皮查伊并未向她道歉,此举是一场迎合部分员工的公关秀。

Google信任和安全部门工程总监大卫·贝克(David Baker)因抗议葛布鲁被解雇而离职。他表示,Google应该承认它犯了一个错误,而不是试图挽回颜面。

“Google在多元化问题上缺乏勇气,这最终耗尽了我对这份工作的热情,”贝克称,他当时已在Google工作了16年,“Google在财务上越安全,它的风险厌恶情绪就越高。”

Google为皮查伊辩护

Google安排接受采访的高管认为,一些对皮查伊的批评声音可以归结于公司在员工队伍中维持直言不讳的企业文化时遭遇的挑战。现在的Google员工队伍要比此前大得多。

“我不认为其他人能够像皮查伊一样管理这些问题。”路易斯·巴鲁索(Luiz Barroso)表示,他是Google最高级技术高管之一。

Google前副总裁阿帕尔娜·詹得普拉达(Aparna Chennapragada)指出,皮查伊坚持不像角落办公室里的“弥赛亚”(救世主)那样做事。詹得普拉达在4月份离职,加盟交易应用Robinhood负责产品开发。

她指出,皮查伊也作出过艰难、不受欢迎的决定,例如削减那些无法为公司业务作出重大贡献的“虚荣项目”。

这些Google高管称,皮查伊聚焦管理层团队,而不是自我,这让副手们可以在没有他的情况下作出更多决定。但是当牵扯到重要事情时,他又很果断:在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在美国肆虐时,告诉员工开始在家办公。

Google收购收购健身手环制造商Fitbit的交易在今年1月份完成。Google副总裁萨米尔·萨玛特(Sameer Samat)透露,公司对于这笔交易的讨论持续了大约一年。当时,皮查伊在考虑交易的方方面面,包括如何整合Fitbit、它的产品计划以及如何保护用户数据。萨玛特当时致力于推动Google完成这笔交易,他表示皮查伊发现了他没有充分考虑的潜在问题。

“我知道这么繁多的讨论会让人感觉我们的决策迟缓,”萨玛特称,“但现实是,这些都是非常重大的决定。”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news.51cto.com/art/202106/667658.htm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