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赵福全:整供企业要成为命运共同体

“供应链问题不仅是未来整个汽车产业面临的一个挑战,而且是整个国家乃至全世界都不得不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

这是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基于当下汽车供应链现状作出的判断。

作为一位在汽车界纵横多年的老兵,在系统思考“汽车产业何谓强大”、“德国、日本、美国何以成为汽车强国”这些问题时,依然深感难解。

早在 10 年前,赵福全就参与了中国工程院“制造强国”的研究项目,负责建立一个评价国家汽车产业强弱的模型,以便明确中国在全球的位置以及后续努力的方向和路径。

经历多年的研究和梳理,赵福全着重于建立了可以量化评价一个国家汽车产业强弱的多层级指标体系,并且对“供应链与汽车强国”议题有了更深入的见解。

何为汽车强国?

对于“汽车强国”的理解,向来是千人千种解读,但在赵福全看来,汽车强国需要具备三大维度,即拥有世界级的本土整车企业,掌握关键技术的完整的供应链体系,具有科学、稳定、统一的汽车产业法制管理体系。

具体来说,所谓世界级的本土整车企业,首先要有优秀的品牌和有竞争力强的产品,其二是要掌控核心技术,以支撑产品和品牌的创新,最后是要在世界范围内拥有一定的市场份额。

在赵福全看来,优秀并不等同于豪华,掌控不等于掌握,汽车产业要发展,仅仅拥有知识、清楚原理是不够的,必须确保技术能够落地,有效实现产品化,中国汽车产业要实现的是创新,而不仅仅是创造。

另外,赵福全还指出了现有汽车产业法制管理体系不完善之处,各地政策各不相同且多变,这种不统一、不稳定的政策体系对车企来说是一大危害。

因此,政府必须清楚地告诉企业未来产业管理体系的发展方向。“说到底,汽车强国战略需要国家制定并推行,并通过本土企业的做强最终实现”,赵福全说道。

透过这三大维度不难看出,零部件与整车同等重要,两者都是汽车强国内涵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没有零部件产业,就没有汽车产业;零部件产业强,则汽车产业强。

尤其在汽车产业重构以及疫情、国际形势不稳定的大环境下,汽车供应链的重要性被进一步放大。在新产业形态,新形势下,汽车供应链也需要呈现出新面貌。

产业重构何以重塑汽车供应链?

谈及汽车产业重构,赵福全认为核心在于生产要素将从硬件向软件转化,而软件以数据作为生产力,未来数据将是新的最大的生产要素,这将使得整个汽车产业发生巨变,成为具有生命力、能够自我进化的产业。

“硬件是必要条件,软件是充分条件。因此供应链中要有传统硬件、新硬件,还有软件,包括内容、服务等等,否则汽车产业生态是做不起来的”,赵福全说道。

因此,传统供应链强调效率、速度、供货、物流的管理模式需要创新突破,也就是说,要彻底改变原来那种只追求效率和成本的供应链管控模式,未来安全必须成为核心的考虑要素。

未来的汽车是基于数据、场景,并依托于生态的,是个性化且能够自我进化的生命力,因此,赵福全认为未来汽车产品的开发和用户的运营都必须完全本地化。

相应地,供应链以及整个汽车产业也会发生根本性改变,全球化的汽车公司将面临着新本土化的挑战。外资企业必须在中国做新本土化,不只是制造的本土化,还包括研发本土化、经营本土化、用户运营本土化等。

“在总部发一款车,到中国跑点试验就出售,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赵福全说道。

对中国企业而言,这一发展趋势则是重大利好,中国迎来成为汽车强国的机会,作为万物互联最大的载体,汽车产业将成为母生态。不过,这一梦想的最终实现,还要看供应链能否完成应有使命。

总的来说,产业重构对于汽车供应链的影响有三大特点,一是这种影响是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二是核心的参与主体以及商业模式都会发生巨变;三是传统供应链将发生巨变。

“未来的供应链一定是完全不同的,一定是区域化的、软硬融合的、生态协同下的供应链系统。”赵福全说道。

汽车供应链如何应对不确定性?

以往汽车供应链过分强调成本和效率,而忽视了供应链的安全和韧性,对于这一现象,赵福全认为必须重新审视安全和效率、成本之间的关系,建立起安全的新链条,同时做好平衡度的把握。

全新的链条体系将挑战整车和供应链企业之间的关系,主机厂和供应商将深度绑定,突破原有买和卖的关系,进行联合开发、数据共享。这类似于一种“对赌关系”,双方需要建立真正意义上的战略互信。

在全新的信任机制外,面对环境的不确定性,赵福全认为高风险零部件在关键市场要进行多点多地的组合布局,另外,原来产业坚持的零库存管理也要发生改变,JIT ( 准时制生产方式,Just In Time)必须适度,要构建储备库存,并减少供应层级。

其次是要建立敏捷的供应链。整车企业对供应链的管控要建立在对供应链科学预测的基础上,把内部资源产供销研打通,实施数字化转型,并在此基础上加强外部合作,即要做到“整供企业要成为命运共同体”。

再次,汽车行业要重新构建供应链管理理论,要将国际形势、区域市场、产业重构、科技生态和产品迭代等,放在一起综合考虑。

总的来说,解决供应链问题一定要标本兼治,短期解决“保供”的问题,长期加快打造软硬融合、强韧性、高安全,同时兼顾效率和成本等指标的供应链。

“要摒弃那种‘车到山前必有路’的错误想法,努力实现供应链体系的长治久安”,赵福全表示,“这就需要在多点供应与命运共同体,订单式管理与内外部资源联动,核心技术受控与开发生态,以及高效率、低成本与高安全、强韧性之间,寻找最合理的平衡点”。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www.tmtpost.com/6163150.html?rss=qcloud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