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B站在「三体」上丢的分,全被《中国奇谭》赚回来了

摘要

《中国奇谭》的爆火,给中国动画留下了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

《中国奇谭》海报|上美影官网

这几天朋友圈、抖音、热搜都被《中国奇谭》霸屏,上一次国产动画这么火,还是三年前拿下 50 亿元票房的《哪吒之魔童降世》。

在 B 站开播以来,《中国奇谭》取得了口碑和播放量的双赢。豆瓣上超过 10 万人给《中国奇谭》打出了 9.5 分的高分,甚至被称为「国漫之光」。各种二创视频和图文分析也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快速传播,带来了大量的曝光。如今仅播出三集,就积累了超过 7000 万的播放量。

《中国奇谭》是由 8 个独立故事组成的动画作品集,主题为「奇谭」,内容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这个名字让人想起《天书奇谭》——一部 1983 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动画电影,实际上二者师出同门,《中国奇谭》是由上美影与 B 站联合出品。

上美影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建厂后摄制超过 500 部美术片,伴随 80、90 后们长大的《大闹天宫》、《哪吒闹海》、《葫芦兄弟》等都出自上美影之手。而在日漫和欧美动漫逐渐占领了中国市场后,国产动画也开始学习外国同行的美术风格。

过去几年,视频平台的发展和 B 站、腾讯等互联网公司的投入,推动国产动画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但 IP 改编和模仿日系、欧美系画风是主流,市场上成功的原创凤毛麟角,国风的尝试更是鲜有市场的回应。

《中国奇谭》的成功打开了新的大门,也给快速发展中的中国动画产业带来了新的启示。近日,《中国奇谭》主创团队分享了背后的创作故事,讲述了他们从一开始并不被看好在商业层面大获成功,到如何用中国风的美术和叙事打动观众。

(注:以下内容含剧透)

01

中国风的多元化探索

从 1 月 1 日起,《中国奇谭》以一周一更的形式在 B 站上线,目前已经上线了三集。每一集风格都迥然不同,却都受到了观众喜爱。

第一集《小妖怪的夏天》是人们所熟悉的二维动画,借用《西游记》的故事背景,讲述了一个十八线「小猪妖」在唐僧经过时前四天的经历。

作为大王洞底层的小猪妖,为了大王活捉唐僧的 KPI,完成种种不合理的工作安排,不仅皮肉受苦,一起工作的小伙伴乌鸦怪还因一点小事就被判了死刑。种种遭遇下,对唐僧师徒的好奇和外面世界的想象,让它萌发了「离开浪浪山」的想法。最终,在危机之中它向正在经过「浪浪山」的师徒四人大喊「这里有危险」。于是当整个山的妖怪被歼灭,孙悟空唯独对它手下留情,并送给它三根救命毫毛。

「这是在演我的打工日常吧?」「过于写实」,小猪妖的活泼与受挫立刻引发了强烈共情。自发的周边创作也很快出现:有人做了「浪浪山打工五人组」表情包;也有热心观众脑补新结局,让善良的猪妖用大圣毫毛复活「乌鸦怪」。

下图为《小妖怪的夏天》网友二创

如果说第一集是工整规范的叙事样本,第二集采取手绘画风的《鹅鹅鹅》则呈现出写意、诡异和荒诞的混合。全篇的视觉风格是黑白水墨与素描结合,人物无台词、默片般不时在整个黑屏上出现中英双语的第二人称视角独白,推动节奏、烘托氛围的鼓点配乐。

故事改编于南朝志怪小说《鹅笼书生》,讲述了一个运送鹅的货郎,在山里遇到的狐妖变幻出的书生,与之同行又共度一餐见到的奇异景象。

一部分观众表示看不明白,但科技起到了作用,各种解说出现在弹幕。对于全篇的立意,有观众点评「或许幻中生幻、变幻无常才是世间的本质」。

而影片中唯一温馨而松弛的时刻,夕阳的红色泼染画幅,鹅幻化的少女请求货郎带自己出山,货郎犹疑片刻后下定决心,然而就在霎那,少女被野猪精唤回,收进肚子里。「瞬间的拥有,瞬间的失去……欲望贪婪自由怯懦勇气,在这二十分钟里说尽了」,有观众感叹。

《鹅鹅鹅》中的浪漫时刻|来源:《中国奇谭》

第三集《林林》则是八部中唯一的三维影片。讲述了一个狼人女孩林林,和人类小男孩交朋友的故事。林林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真身,引发狼与人间的互相杀戮——母狼被人类杀死,林林从悲痛中习得了仇恨,杀死了小男孩的父亲。多年之后,选择做狼的林林,与选择做农民而非猎人的成年男孩,在河的对岸再次相望。

尽管尚未完全上映,目前三集已经显现了整个集合的最大特点:根植中国传统文化,同时在内容、风格、形态上追求多元化。青年一代导演在思考如何展现「中国化」时也有意识创新,不拘泥于常见的著名人物、中国元素符号,更多去探索中国特色的审美与哲学如何在当下重新表达。

比如《林林》的导演在思考 CG 特效和画面的呈现时,就希望与常见的 3D 表达有所不同,「从国画里面,或者古画里面去提取古人看待事物的方式」,淡化轮廓光,强调的人与背景之间的关系,构图运用国画的留白、散点透视。表达人物时,也会通过毛发、呼吸这样内敛的形式去传达感情。

《鹅鹅鹅》中的鼓点类似戏曲常见的配乐形式,既是叙事推进,也是内心节奏的外显;人物的黑眼圈又来自西方的「哥特式美学」;导演因「所有内容都情节化、动画化」缺少了含蓄与意蕴放弃了第一版剧本,改成现在的版本,更倚重东方美学中惯用的意象与隐喻。

《林林》的狼与雪山|来源:《中国奇谭》

总导演陈廖宇说,「这一次的创作,也是对我们自己原来坚持的一些想法的一些验证。」扑面而来的猛烈反馈让他感受到了观众的诚实与慷慨,「你所有的好和不好,观众全能看到。」

「这个片子里什么事情上多花了一分力气,观众绝对会回馈你两分三分,甚至四分的褒奖,你都觉得观众好慷慨。」可以说,观众和创作者之间的良性互动给彼此都带来了正向反馈。

02

「非典型」的创作方式

不用特别去说明,看了《中国奇谭》的观众,马上就能理解这部作品与常见的商业动画的不同。事实上,这次的项目制作方式和条件并不常见,它的出现很难说是国产动画产业发展推动的产物,而是一次「非典型」的成功。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 2020 年底开始策划,整个项目历时近两年。在内容制作上,由上美影策划指导,同时为了探索中国动画的可能性,也让当下的优秀青年导演参与其中。2021 年上美影与 B 站接洽,2022 年双方正式达成合作,上美影与 B 站成立了联合监制、制片组共同推进项目,2022 年底《中国奇谭》项目制作完成。

与普通商业动画相比,《中国奇谭》制作上的第一个不同在于工期。一年半以上的时间,意味着能够充分打磨作品。「和我之前的作品相比,确实制作的更加精良了。」《小妖怪的夏天》导演於水表示,之前做其他动画的时候,可能需要半年多就赶出 12 集。

在创作条件和空间上,没有太多 IP 和资方束缚的《中国奇谭》也更为宽松。上美影的前辈导演们既会手把手指导提建议,也会鼓励青年导演们自我表达——做的更极致一点,胆子更大一些。《林林》导演杨木表示,上美影和 B 站把创作的空间机会完全交给了创作者,前辈们提出的全部是建议,不是要求。

杨木认为特别难得的是,「我们每一个片子里,作者想表达的每一个细节,老师们都能看懂,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表达」,并给出具体的、真正有帮助的意见。

这次担任影片顾问的常光希、周克勤、凌纾、贡建英、姚光华等都是有着辉煌履历的老动画导演,曾参加过《大闹天宫》、《宝莲灯》、《舒克和贝塔》、《葫芦兄弟》、《大耳朵图图》等经典国创动画的策划和创作。

B 站副总裁、《中国奇谭》总制片人张圣晏回忆这次的创作过程,「有点像以前的老上美影,有很多独立的导演,大家互相之间,看着对方做的东西,也想把自己的东西做得更好。」

从策划上,总导演陈廖宇对于整体立意和分集导演有着清晰的把握。在选择分集导演也有清晰的思路,挑选经过创作技巧和经验的沉淀,拥有表达激情的青年导演,同时考虑「多元化」,不同导演所擅长的表达形式本身就各有不同。除此之外,他对分集导演本人的性格、创作习惯、文化背景、长项和弱点都非常熟悉,「基本上能够预估到和这位导演合作后边整个过程,会怎么样。」这种团队成员之间的彼此熟悉,也是后来合作顺畅的基础。

一位动漫行业从业者认为,从这次的制作情况来看,表明制片团队相对比较成熟。而在今天的动漫行业中,创作过程和工业化技术还不成熟,不同的公司会有自己的方式,相比于国外一些比较成熟的生产体系,「每个公司都在用不同的方式试错」。此外,在商业制作中,资方也会有种种考虑,在和工作室沟通时候,就容易出现沟通不畅。这次的分集导演也表示,在过往商业项目的经验中,资方出于市场的考量,以及数据上的判断,对题材等因素会有很多强硬的要求。

这样的短片集的形式,会让很多人联想到科幻短片集《爱死机》。后者由 NetFlix 出品,在商业运作模式下已经连续推出三季,第二集口碑和评分略差,但总体水平稳定,目前已经续订第四季。

B 站也曾经发起短片集「胶囊计划」,已上线第一季,豆瓣上取得了 8.6 的评分,但在市场上反响欠佳。上文从业者表示,她在「胶囊计划」的短片里也看到过非常艺术性的表达,只不过似乎只有圈内人才会聊一聊,很少听到圈外人提及。

在接受群访时,B 站回应:和《爱死机》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情怀。《中国奇谭》这个项目更具有文化传承属性。总导演介绍,当名字定为《中国奇谭》后,就与过去的经典《天书奇谭》有了某种承接关系。「名字起好了之后,也是给我们所有创作人一个巨大的压力。」压力进而转化成了创作者对自己更高的要求。

03

《中国奇谭》

对国创动画的启示

随着《中国奇谭》的爆火,有网友评论,「国创动画崛起就是先回到 30 年前的水平」「好听一点这叫文艺复兴」。

早在上个世纪 20 年代,「万氏兄弟」就在上海拍摄了中国最早的一部广告动画片,至 2022 年中国动画已走过百年。国创动画祖上最阔的时候,就是上美影创造的辉煌。

1960 年的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获得了百花奖的「第一届最佳美术片奖」,还在法国安纳西国际动画电影节、戛纳国际电影节、南斯拉夫萨格勒布国际动画电影节接连斩获奖项。

《大闹天宫》1983 年在巴黎上映时,12 家影院联合首映,仅一个月时间,观众达 10 万人次,创造了中国美术片在海外的最高纪录。还有《黑猫警长》、《葫芦兄弟》、《九色鹿》、《宝莲灯》、《哪吒闹海》、《大耳朵图图》等,如今甚至被共同称为「上美影宇宙」。

上美影 LOGO|图片来源:上美影官网

改制后上美影失去国家资金支持,经济压力让人才流失,上美影逐渐走向没落。在辉煌期没能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加上欧美和日本动漫的冲击,国产动画产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陷入到低潮。

「中国动画的发展中存在这一个很长时间的空档,期间国外的、日本的、欧美的动画全都涌入进来,观众的观影习惯和审美也会被这些引导。」《林林》的导演杨木对此颇感惋惜,「其实在之前上美影做了很多非常优秀的、有开创性的片子。那种片子,那种审美体系没有流传下来,这个是最遗憾的。

过去十年,国产动画再次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从《喜羊羊》、《熊出没》等低幼动画取得商业上的突破,到《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动画电影在院线大获成功,再到《刺客伍六七》、《灵笼》、《时光代理人》等国产番剧一次次破圈。其背后,国内动画产业链的整体水平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

《中国奇谭》总制片人、B 站副总裁张圣晏表示,从产业侧看,过去几年国内能独立作出完整动画的团队越来越多,中国动画产业逐渐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一个过程,「更早的几年我们能把动画能做出来就已经不容易了。但是接下来产业需要在质量上去有更多的追求,能做出更好的动画。」

推动这一轮国漫发展的,是视频平台的发展和 B 站、腾讯等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投入,但与欧美日等相对成熟的市场相比,不成熟的商业化水平,依然是国漫今天需要面临的最大的问题。资金层面难以平衡投入和产出,不仅让平台、资方和动画工作室面临经营压力,更限制了国产动画的创作空间。

为了保障收益,资方更倾向改编有人气的成熟作品,而不是投资原创。今天打开优爱腾和 B 站,国创动画播放量排名前列的基本都是网文、网漫经典 IP 的改编动画,《中国奇谭》、《刺客伍六七》这样的原创动画凤毛麟角。

《林林》的导演杨木也说到,这次合作的团队是他遇到的「最好的甲方」,或者说策划团队,「跟其他平台或者资本合作的时候,他们会有很多数据、商业化的要求。」

此外,以上美影为代表的中国传统动画陷入低潮的时期,国内观众对动画的审美也向日系和欧美系靠拢,很多动画工作室向后者模仿。今天很多热门国创动画的美术和叙事风格,都有模仿日本动漫的痕迹。而市场的压力,也限制了国内工作室探索更多国风动画的空间。

《中国奇谭》的成功,给陷入「IP 改编+模仿制作」内卷中的国产动画带来了新的可能性。这种新的美术和叙事风格能够快速被观众接受,除了作品质量,B 站社区的二次传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张圣晏观察到,动画第二集《鹅鹅鹅》相对来说理解门槛较高,播出之后 B 站 UP 主的解析和传播,对观众理解作品有很大帮助。

平台和资方也正把眼光放得更长远。导演陈廖宇说到,近两年体会到 B 站这类平台对中国动画的发展推动非常非常大,「胶囊计划等鼓励扶持独立动画的项目,让我觉得视频平台不光是把动画作为一个当下盈利的商品,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有添砖加瓦的责任。」

「以前的中国动画,比如说十年前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带有更强的模仿痕迹的动画,这都是必经的阶段。」总导演陈廖宇在采访中说,如果把动画产业比喻成一个人,自我意识的觉醒就是一个人成熟的开始,「当你有这意识,说明你要走向成熟了。」

对于中国动画的下一步,陈廖宇认为,将会看到对「中国」这个概念更自信的表现,「它会越来越多元地被诠释。然后在微观上讲,每一个导演,或者每一家公司可能都渐渐的会形成自己的标志性的,不同于别人的风格和独特的地方,这样的话,观众才能看到更多元的作品。」

「我觉得一个领域的成熟,第一步是找到自我,第二步是让观众看到更加多元化的呈现。」陈廖宇总结道。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www.geekpark.net/news/314099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