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承兴

LV0
发表了文章

回撸Rust China Conf 2020 之《Rust企业级应用最佳实践》

本篇回撸一把《Rust企业级应用最佳实践》,讲者分享了Rust应用的“最后一公里”中所解决的问题和有效实践,非常接地气。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译文】Rust组合器

原文:Learning Rust Error Handling Combinators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译文】Rust异步生态系统

Rust目前仅提供编写异步代码最基础的能力。重要的是,标准库尚未提供执行器,任务,反应器,组合器以及底层I/O futures和特质。同时,社区提供的异步生态系...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译文】Rust异步编程: Pinning

让我们尝试使用一个比较简单的示例来了解pinning。前面我们遇到的问题,最终可以归结为如何在Rust中处理自引用类型的引用的问题。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如何理解“正数的补码是其本身”

补数,也叫补码,有“1的补数”和“2的补数”之分,前者多称为“反码”,后者干脆就直接叫“补码”。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回撸Rust China Conf 2020 之《浅谈Rust在算法题和竞赛中的应用》

刚刚结束的首届Rust China Conf 2020就是一种交流学习的方式。Rust中文社区采用直播并提供视频回放,为所有Rustacean提供了绝佳的、宝贵...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译文】epoll() 3步搞定

并不久远之前,设置单个Web服务器以支持10,000个并发连接还是一项伟大的壮举。有许多因素使开发这样的Web服务器成为可能,例如nginx,它比以前的服务器可...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Rust API 指南:文档

每个公共模块,特型,结构,枚举,函数,方法,宏和类型定义都应具有一个示例,用于该功能的练习。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Rust学习资源(持续更新)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译文】Rust futures: async fn中的thread::sleep和阻塞调用

近来,关于Rust的futures和async/await如何工作(“blockers”,哈哈),我看到存在一些普遍的误解。很多新用户为async/await带...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为什么Rust的println!不会发生所有权转移?

println!可能是学习Rust最常用的一行代码了。我们连续多次调用它,下面的代码编译通过,再正常不过了。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Rust所有者被修改了会发生什么?

写C++的时候,指针都在明面上。到了Rust,指针在很多场合都藏了起来。但遗憾的是,它们并不是真的想被遗忘掉,而是在和你躲猫猫,最终你不得不把它们揪出来,游戏才...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Rust闭包的虫洞穿梭

闭包(Closure)的概念由来已久。无论哪种语言,闭包的概念都被以下几个特征共同约束: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悬挂引用是如何被Rust消灭的?

可是,Rust引用并没有堆变量的生杀大权“Ownership”,对于堆变量,只能借来用用,充其量借来改改(再还回去),那么Rust是如何保障引用的权益呢?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Rust竟然没有异常处理?

学习Rust最好的方法,是和其他主流语言,比如Java、Python进行对比学习。不然怎么能get到它的特别呢?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Rust所有权,可转可借

我们看到了Rust的不凡身手:只要跳出具有所有权的变量作用域,那么该变量所拥有的堆上内存,就会进行确定性的释放。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释放堆内存,Rust是怎么做的?所有权!

这个概念是支撑Rust在编译期做内存安全检查的核心机制,也正是因为这个特性,我们认为Rust是内存安全的底层语言。虽然带GC垃圾回收器的语言虽然也是内存安全的,...

袁承兴
发表了文章

【译文】为什么说Rust是机器人技术的未来

Rust是一门比较新的编程语言,在2006年由Graydon Hoare启动,2010年由Mozilla正式发布。速度极快的火狐量子浏览器就是用Rust开发的。...

袁承兴
订阅了专栏

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

3 文章4K 关注者
关注了用户

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

腾讯 · 产品运营 (已认证)

申请条件:至少有 20 篇或以上符合投稿要求可迁入腾讯云专栏的原创技术文章。

3 文章0 回答4.1K 关注者

个人简介

个人成就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