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意识的思考

意识是人的认识活动。因为人对大脑的属性还是一无所知,对意识的认识,也只停留在哲学意义上的认识,或许也只有在这样的范围内进行认识。但是对意识本质的探知,其意义应该不可估量。就说对人工智能的发展也可以体现它的重要价值。因为有思维上的难点,很少有人去探索,由此也很少能得到社会的价值认同。或许如果有人能提出这方面的思想(因为只能是思想是逻辑,而无法能寻找考证),那么在若干时代以后,人类的意识功能的进步,对这方面认识得到更多成熟,或许在这时候能留意到这些思想。这些思想只要是有真理科学的价值,那么后人对这些思想的提出会给予历史的重视。

确立意识研究的重点方向是:

1、对意识的本质的探索。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植物生命体,我们一般不认为这种生命体有意识。但是它的生命活动的特征表明,它也有“意识”的现象。植物能从土里吸取营养,能形成茎叶花果,达到繁殖的生命延续,它有一个自身的命令体系或说调节体系。这个体系会促使生命的生存方式朝向适合它生存的构成演变。例如猪笼草,形成可以吸收动物来作为自己的营养物。植物的这种能力也可以说属于初等意识的能力。因为它对自身结构的发展,朝向适应环境,有利生存的有目的的方向发展。动物一直到人,只不过把这种能力完善到更高级复杂罢了。意识就是调节自身能力适应环境,有利生存的生命体的一种调节指挥功能。它这个功能集合了对外界环境的各种感觉能力的综合适应能力。最后发展为形成动物体的脑这样的器官,实施对这些功能的指挥。这个指挥现象我们统称为意识。

2、植物和动物已经具有感知环境,适应环境,有利自身生存的有“意识”的能力,能够具有这样功能的根源又是什么?这其实就是人对意识本质认识的奥秘。生命可以发展为雌雄繁殖,能在总体上平衡繁殖的量,雌雄的繁殖数量的比例又能在总体上平衡得非常合适,生命体又可以进化成能发光发电,自生毒液武器,也能自生60度高温液体的武器(最近上海滨江森林公园发现的一种新的昆虫物种具备的功能),这个无形自我调节之手又是在哪里?这些都是困扰我们的奥秘。但是我们可以作出这样的判断:这些平衡完成,应该都是微观粒子相互作用的结果。因为生命体最终也是物质世界的基本粒子所组成。从目前科技知道的量子缠绕现象,也可能是形成这些平衡的根源之一。所以要明白意识的本质,从植物到动物,怎么感知环境,适应环境,怎么会形成一种适应调节的现象,从而才能真正搞明白意识的本质。

3、意识发展到人这样的生命体,它可以把对外界的各种感知,变成一种符号来表达,于是意识开始成为可以脱离生命体独立存在的现象。也正是这个现象的存在,意识又被认作为既不能定义为物质种类中的一种物质,也无法确认它属于何种物质,由此引起哲学的种种争议。因为无法对此解释,各种的设想就层出不穷的涌现。于是意识是神灵是上帝是佛祖是灵魂等等说法不一而足。如果我们明白,人这个生命体出现意识现象,与植物动物出现的种种“意识”现象具有本质的一致性,都是生命体感知外界的各种刺激,产生生命体自身调节的一种能力,这种能力发展到动物体形成具有记忆反射功能的大脑器官,一直到人具有的记忆升化为符号记忆,和逻辑推理的反射功能,完成了意识状态的出现,成为独立的现象状态。所以意识现象的出现,是生命体系列中,生命体的进化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现象结果。我们必须对植物体的刺激反应现象,到动物体的刺激记忆反应现象,再到人的刺激记忆符号记录反应现象,整个现象链条中思考意识的本质,我们才能够明白意识的实质。

我们说植物也有意识的功能和现象是这样去理解:动物的意识,我们是从它的条件反射功能来给于定义。条件反射的整个功能它是由二个基本功能组成。一个是记忆功能一个是反射功能。反射功能也表现于意识的反映的表象。究其根本还是表现生命体在适应外界保存自己的自身调节反应现象。意识的体现就在于记忆与反射的综合表象的调节现象。这个调节现象的总体过程,我们就把它定义为是意识的现象。动物的意识现象只停留在过程之中,我们无法把它表述出来。植物,我们定义它也有意识,主要在于它有反射功能(即适应自身生存的调节功能),但是缺少记忆功能,所以植物一般缺少一个控制中心的大脑式的器官。而人类把意识定义为悬空的无物质基础的现象,是因为人类意识,已经可以用特定的符号来把记忆和反射的过程(当然这个过程要比动物更复杂得许多许多),用符号来替代表述。于是使意识与实际的过程可以剥离开来,独立存放。思维,意识就成了可以悬空的物质现象了。由于人们对这个概念的定义不清,要么就把意识定义为与物质无关的一种自然现象,甚至是超自然现象,要么就把意识定义为一种特殊物质,或者把它设想为神灵一类的东西。哲学对意识和物质产生的概念争论,主要还是表现在这里的概念定义不清。

意识的探索还有一个重要意义。这就是对社会现象的认识。人的意识能力有一个很重要的特殊功能就是抽象概括能力。人的意识功能在进行逻辑推理,抽象概括思维时不一定需要强大的记忆能力。而具有强大的抽象概括能力的人,他就可以对事物有更深的洞察透视能力。一般来说各级领袖人物的能力之所以能层层高明,就在于在这个能力上的层层差异,而不在于在记忆能力上的不同差异。我们可以观察一下历史的思想发展史。对社会本质的断论,在历史上,人性善人性恶的争执,法家儒家的争执,宗教的善恶报应的争执,以及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的争执,其实这些还都是停留在同类现象的归纳整理的研究上在探索其一般规律。把经济现象导出阶级现象,并在这些现象中反反复复归纳整理的一般规律,这些规律的认识还没有深入到抽象概括层面上深一层次的思考。归纳整理可以是这十万件事件的整理,和那一百万事件的整理,记忆一百万件事件的同类规律它并不一定对事物本质的认识一定高明。因为这些停留在对同类现象整理的规律,是反映这些同类层次现象内的一定的规律,在还没有深入到进一步的抽象深度的层次的时候,这些类似的规律之间,没有一个规律可以说服一切。如欧洲的阶级斗争现象和革命和中国的阶级斗争现象和革命,还都只是类似的一些现象。要想谁借鉴谁是更准确的规律,最终都得不到一个结果。抽象概括的思维是指对所有一切现象又概括出一个深一层的规律,这层次的规律就必然包括上一层次规律体现的所有现象。就如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一旦大量新的现象(即大量表现的超出阶级层面出现的人群之间的对立斗争现象,包括共产党内的大量腐败现象的不断存在)被肯定承认而无法用旧的规律理论去解释它,马克思这个理论提

出的规律的不完善性,使人们不得不要放弃。如果我们用抽象概括的思维停格在对生命现象所表现的大量规律,去逻辑推理人的社会活动中呈现的规律,去认识人的社会活动的本质,我想,这个认识的深度要比仅仅用阶级斗争的规律所给予人们的认识,能更深度解释社会现象的本质规律了。所以抽象概括的意识能力,也是人所具有的思维能力。我们要在人工智能上达到进一步的智力能力,不在人的抽象概括思维能力上摸透内在规律,我想很难在根本可以胜过人的思维能力。对意识思考的重要性我想在这个意义上也可见一斑。

对意识的概念还有大量的理论表述需要探索,不是在这里可以几句就能表述得清。还得需要我们花费大量精力去着力探索。

作者 宏土地 写于 2017年12月15日 于上海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16G0CCWH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