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篇:人工智能抢饭碗啦

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Alpha狗以绝对优势击败了棋王李世石后,又与中国围棋之王柯洁对阵中三战全胜,曾经号称是捍卫人类智慧的最后一块高地——围棋,就这样被机器一步占领,几乎可以代表人类的李世石(柯洁说呵呵了)基本上毫无还手之力。人工智能,在人类智力活动的诸多领域,至少在实验室条件下,几乎形成了碾压之势。而它的商业应用,只是时间问题。和一般程序相比,人工智能可以自主学习,无须程序员通过编写大量代码来赋予它们技能,并且它本身能够不知疲倦地学习,接受外界输入,不知疲倦地演算。就如Alpha狗,在对阵李世石前,就自己和自己对弈了上百万次……这对于人类来说绝对是不可能办到的。科技界的乐观者声称,只剩下伦理和时间制约着人工智能的大规模普及。

自从Alpha狗一战成名后,各大科技媒体就马上把焦点对准了人工智能领域,不少所谓的经济评论声称,人工智能将大规模地取代人类现有的工作岗位,大大提高生产效率。在描绘了人工智能如何先进以及如何方便我们的生活的同时,各种悲观的言论也铺天盖地出来,这些言论中有的声称人工智能替代传统岗位提高生产效率的同时也使得大批的劳动者失业,更有的打着经济学的旗号说道,未来大部分人对社会而言都失去了经济价值,其理由是,他们和人工智能比,不仅仅是效率上没办法打败人工智能,而且人作为天生的消费者,与人工智能相比,他们会消耗着更多资源。该观点认为,失业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人失去了经济价值,这意味着现有的经济制度下他们无法自我维持——即他们将没有任何收入,除了依靠社会救济或者回乡过小农经济外,基本上无法在现有的经济制度下立足。总之,针对人工智能的评论,乐观的很乐观,悲观的很悲观。

上述的悲观观点——人失去了经济价值,是否真的成立?如果是,后果真如他们说的恶劣么?

人工智能如果作为一种技术手段,并没有说主观目的性,就如原子能技术,既可以杀人也可以发电。善良的人利用它,目的是造福人类社会。所以主观上是没有错的,上述论点论述的是它们的副作用,使人们普遍失业,进而得出人类大量岗位被它们消灭。观点认为和前两次工业革命不同,人工智能取代的是人们的智力上的活动,对工作岗位替代更为普遍,而且看不到有大量的新岗位产生。庞大的失业人群将没办法获得工资收入,沦为救济对象。要么让人工智能锁在实验室里,要么就只能想办法来照顾失业人口维持社会稳定了。对于后者,依照目前流行的悲观观点,除非改变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和分配方式,否则,就目前的社会制度,只能通过大量的转移支付和公债来发放社会救济,而生产率高的企业将面临产品过剩,贫富分化进一步走向极端,显然这是不可持续的,如果不进行改变必然会走向。但是要改变价值观念和分配方式,必然免不了及整个社会和经济运行的颠覆。

具体来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或许马克思所指的资本主义掘墓者就是AI了,先进生产力将颠覆现有的生产关系范畴以及人的价值观和伦理。在生产关系中,人、资本和技术的关系或许将和以往有巨大的不同。

首先,在前AI阶段(现在)人本身是智力资源的拥有者,智力资源是人与人的主要差别之一;在现在的财产制度下,资本受到个人或一群人的支配,为这些人带来收益的同时也用作承担经营或投资后果(如目前的主流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游戏规则),资本对在分配的地位中占了大头(21世纪资本论的观点),而资本是否能为这些人带来直接利益觉和避免承受过度的风险直接影响到资本在分配中的地位。就目前看来,这种制度被认为会加大贫富分配分化程度。

此外,由银行货币体系下,资本需要获得一个必要的增值率或者说利率才能自我维持,否则将贬值;消费方面,人天然就是一个消费者,经济的推动力很大一部分就是消费。人工智能在大规模增加生产效率并替代大量工作岗位时,除个别领域的人才外,人与人的智力差距会显得越来越不重要,靠自身的才学或智力对抗贫富分化将越来越艰难。而资本方面,由于和技术结合起来,人工智能等技术是否会导致资本报酬率趋于相等也未知,此类技术在提升现有效率之余会带来什么风险仍然相当不确定,但可以肯定对于资本来说,技术一旦推广后产生的可以计价的经济效益是相当可观的。倘若人工智能用于决策时假如真的如设想一样极大程度地缩减了不确定性,那么这将使得选择冒险的资本没有能够取得相应风险所对应的收益期望,那么最终的结果是,规模将成为资本报酬的决定性因素,强者恒强。一旦形成这种格局,意味着阶层流动的停止,那社会就有剩余要质疑,从平等的角度来说现有的制度是否合理了。

最后是技术与人的关系中,是究竟是技术服务人还是技术取代人还是人服务技术的问题:要是人工智能真的自我学习和进化,那么人的日常行为便成为了人工智能自我学习和自我更新的“素材”和“原料”,这就意味着是我们的日常生活服务了该机器,那么我们是否能够说我们有意无意地为人工智能的进化做了贡献,如果是,那么我们是否能够主张相关的报酬利益。如果人工智能能取代目前大量岗位的假设成立,那么人工智能在现有生产关系中很难称得上服务大众,要么它不被资本所占有,彻底成为一个公共物品,要么它必须催生出一大片新工作机会。

综上所述,人工智能这一项技术有望颠覆现有生产关系,但是如果按照目前的经济体制运行,人工智能很可能加剧贫富分化。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22G130J1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