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时代,教育如何做“弄潮儿”?

近年来,教育创新不断发展,新技术、新模式不断应用,人工智能如潮。

那么,在科技潮流下,教育应该如何变革?

听听祝智庭怎么说?

教育部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委员会主任

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和教育技术学博士生导师

Q:在学校教育中,人工智能引发的学习方式有哪些?

祝智庭:此前我在智慧学习生态论述中提出了四种智慧学习方略,分别是班级差异化教学、小组研创型学习、个人自主适性学习、群体互动生成性学习。

如果从教育理念方面考虑,当前最先进的当数群体互动生成性学习,特别是当它和深度学习理念融合后形成的模态,因为其涉及个性化、协同化、体验式、探究式等先进理念。比较容易实现的是基于精准教学设计的班级差异化教学,而小组研创型学习和个人自主适性学习还处于初级水平,更别说群体互动生成性学习了。这不仅仅是相关技术缺失问题,更是先进教学设计缺失问题。

从根本上讲,技术在教育中的价值不是由技术决定的,而是由学习设计者决定的。你可以用技术让学生疯狂刷题,变成应试教育的“帮凶”;你也可以用技术创设情境,让学生获得较好的学习体验,培养其发现与创造的潜力。另一方面,在教育中未必用了高技术就有高产出(学习成效),有时小技术也能发挥大作用。所以,在教育中使用合适的技术才是好的。

Q:现在与信息技术相关的教学方式有哪些?

祝智庭:在教育技术领域,大数据出现之前已经出现了四种研究范式:计算机辅助教学,让计算机当助教;智能导师系统,让计算机当家教;让儿童用Logo语言来教计算机(Logo-as-Latin,Logo语言逻辑严密性犹如拉丁语,所以这种范式有助于发展儿童思维能力),让计算机当学生;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CSCL)。

智能教学系统起源于人工智能,早期主要关注系统教学能力,在大数据时代则更多地关注学习服务,由此增加了个性化和自适应两个新元素,这与新出现的第五种范式个性化适性学习是很吻合的。

随着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技术的发展,教育技术正在出现第六种范式——机器自主学习。如果真的达到了,人们就会意识到,既然基于知识算法的机器人能够轻易超越我们的逻辑思维能力,教育为什么不让学生转向审辩思维、创造思维发展呢?高考为什么不多用一些面向本真问题解决的综合能力测试题,增加表现性评价呢?这时候,技术促进教育变革的真正意义就更为明显了。

Q:这样的学习方式使学习的组织形式发生了哪些变化呢?这会影响到更大的社会组织结构的改变吗?

祝智庭:人工智能下的学习组织形式,将在“学生为中心”的基础上更加关注“素养为基、能力为本”。因此,学习组织形式会越来越灵活、多样,甚至出现生成性特征。具体讲,人工智能下的学习组织形式将依据“个体特征”“当前表现”“个人需求”三个层次呈个性化生长态势,因此学习的组织形式也将无法提前预设。庆幸的是,这种生成性是可视化的,并且教师也可在其中起到引导者、帮助者作用。

另外,在人工智能的赋能下,个别教学与班组教学的形式将同在,现场学习与脱境学习的形式也将同在。个别教学与现场学习是人工智能的强项,而班组教学与脱境学习是教师的强项。人工智能下的学习组织形式的变化,其实是“人机双师”协同工作的结果。

这种人机协同诱发的系列变化,当然也会影响到社会组织结构的变革。比如,学校、社区、社会的组织结构将以精准、高效的服务为导向,组织结构将从“机构为中心”演变为“人为中心”。

(注:本文参考来源中国教育报)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531A1DVN5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