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

看完宁浩的《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很多人落泪了,尤其是坐在我身边的姑娘(陌生人),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落泪,甚至也没有想落泪的感觉,是我的心肠变硬了么,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想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不是,整部影片我觉得我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就是一个感觉——“理解”,我理解徐峥饰演的勇哥,为了给父亲治病也为了留住孩子,理解那些想好好或者的病人,也理解研发出“格列宁”药品的公司,还理解仿制“格列宁”的印度厂商,还有警察,他们站在各自的立场都有自己的道理。

那么在这里我尤其是理解研发出“格列宁”药品的公司,片中是因为这家公司定的药价太高所以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也许很多人对这家公司有很多负面看法,在这里我无意于去评价这个药价的问题,我想说的是我为什么特别理解这家公司。首先我身边有朋友是做癌症药物研发的,他和他的朋友都是国内顶尖大学的学者,研发一款有用的药时间周期非常长,成本也非常大,这个成本除了研发成本和时间成本以外,还有个更大的成本就是风险,因为药物研发是个风险极大的事,如果没有足够高的回报率,没有人愿意去冒着极大的风险做这个事,至少绝大部分人是做不到这个的,所以对于药价高和不遗余力打击仿制药这件事我能理解。假设这家公司不这么做,因为回报率不够高,那么他们以后可能不在研发新药了,那么市场上新药的供应就会减少,这对病人是好还是不好呢?

那么对于药价高低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当前社会科技还不够发达必然会出现的问题,因为除了我刚刚提到的风险与回报的原因以外,我认为没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假设这家公司针对不同地区不同收入的人群进行差异化定价,那么必然出现串货或者走私的情况,因为这些药对于病人来说就是刚需品,就像粮食对我们而言是一样的,要想活命就必须吃,这样就必然出现有人从低价区域去购买,无论以合法或者不合法的方式。

我觉得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人类需要跨过几道坎,首先是降低成本的问题,现在的药物研发有点类似于半透明的问题,因为我们即使能造出治病的药,还要通过人体测试,但是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如果能够对人的认识更加深入,掌握各种物质在人体转换的流程和机理,那么药物研发试错的成本就可以大大降低了,那么未来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能否做到这一点呢,我们可以期待,但是不能乐观。其次是我们对人体生病或者病变前兆的认识还很有限,未来是否有可能通过对人体的数据分析,及时的预知每个人会生哪些病,再病情出现前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呢?我我觉得我们可以期待,但不知道能不能乐观。最后就是我们需要收集哪些数据,怎么收集,这是个难题?之前美国一个“女骗子”谎称可以通过极少量的血液检测就替代过去非常冗长的检测,后面被证实是个骗局,那么未来是否有足够的技术手段在不影响人们正常生活的情况下,收集数据及时分析结果呢,人们愿意授权或者释放这些隐私么?我不知道能不能期待了。

总而言之,要真正解决药价高的问题,必须把成本降下来,就如同几百年前铝制品可以作为奢侈品,现在变成了非常普遍的产品了,这个成本的降低不仅是时间成本,更重要的是试错成本的降低也就是风险的降低,才能让更多的人愿意也有能力来开展药物研发,这样新药的供给才能充裕,价格才能真正的降下来。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708G1H58Y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