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工具
TVP
写文章

匿名者: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图片提供Janne Livonen)

英国新近电影《匿名者》讲述一个关于未来社会的故事。警察无需现场勘查就能调取受害人的影像记录,从而还原事件原貌。因此别说杀人,就连小偷小摸的案件都少之又少。

这一切都源于在每个人的视网膜里都装有成像记录系统,它使得人眼就像是摄像头可以拍摄下当事者所能看到的一切影响。

而那些片段或者细节,都被存储在大脑的某个部位,随时供人类调取、查阅、传递,甚至是分享。

如此而来,警察可以把走在大街上的每个人都审视一遍,从姓名、年龄、职业到个人喜好,几乎无一能逃过“法眼”。

不用交谈尽知天下事。但可惜的是,有人的地方总会出现犯罪者的身影。突然之间连续发生三起谋杀案,凶手都将受害者原本能看到的视角篡改成凶手自己的视角。

因此镜头中,观众只能看见一把枪指着被害人,却看不到凶手的任何图像。其实,科技发达的讽刺意义就在于此。一部分人设计的黑科技,总会在另一部分人破解之后,被用作它途。

雨果说过:任何科学上的雏形,都有它双重的形象,胚胎时的丑恶,萌芽时的美丽。

科学家的初衷未必是帮助罪犯抹去丑陋,但偏偏有人就是用自己的聪明超越道德的界线,想方设法绕过规则,找到一条晦涩途径,直抵黑暗之境。

当镜头中出现那些类似电脑输入的字母时,总会让人产生一种恍惚,究竟是在用自己的肉眼看世界,还是在透过显示器读取电脑信息。

人们在猎奇的驱使之下,开始萌生科学的种子。伴随而来的,当然也会有裹挟着泥土的那些瑕疵。

于是,警察们自作聪明开始设计圈套,将黑客约上门为其修改不当行为做借口。为什么说是自作聪明,道理很简单。

无论任何人,一旦靠近黑客,将意味着即便他可以完成你设定的最初任务,但同时,你的后门也将完全像黑客敞开。

只要他想,你的所有存储都如无人之境,随他任意进入。果然,黑客最终还是发现了警察的真实身份。

往往越接近真相,越会发现没有什么是可以真正被隐藏的,包括被篡改后的记忆。

当黑客发现自己即将暴露时,开始疯狂篡改警察所看到的一切。包括将没有电梯的轿厢篡改成一个完整的电梯间,让警察差点一步跨入,掉下去摔死。

此时此刻,警察才突然意识到,原来一个人的眼睛可以如此不能相信。黑客随时可以入侵他的视网膜系统,将所有真实的影像篡改成黑客希望他看到的虚假。

真的变成假的,甚至警察挚爱儿子的影像记录也被逐一删除。而那些记忆是唯一可以让警察在孤独时获取安慰与力量的源泉。

记忆对一个人而言是无价的,尤其当这个人孤独地面对世界时,他需要一个可以暂时忘却冰冷,获得温暖的所在。

当一个人的记忆被删除时,这个人究竟还能不能算做之前的那个自己,他与这个社会的关联点究竟还有哪些,真的没法去定义。

我想,科技带给人类的如果仅仅是便捷和省力,那么未来社会,究竟人类的生活空间还能剩余多大,真得是一个值得我们每个人思索的问题。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709G0F1IS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