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问

至今,我们已经从技术本质、外部条件、内部环境三个方面做了非常多的分析。就好像将这辆战车组装完工,接下来该开往哪里呢?

这就是我想写下的最后一个问题,方向的问题,确切说是关于如何寻找方向的问题。

工业文明至今,我们一直不停地、争分夺秒地在向技术要动力,向社会要问题,把问题和动力结合起来,淘汰一批人、拉拢一批人;废弃一些东西、生产一些东西;抛弃一些生活方式、拥抱一些生活方式。

但是几百年来的每一代商业中的革命者都不能逃避解决这最后一问——

“到底是揣着技术找问题,还是发现了问题找技术?”

技术的实现其实可以很简单的说清楚,比如说互联网其实就是快速传递信息;机器学习其实就是求一个复杂n多倍的y=ax+b方程里a和b的值;区块链就是把数据库放在大家的电脑里人手一份保管,那这有什么用呢?

我想象了这样一个场景,20年前会不会发生过这样的一段创始人之间的对话呢?

某爸爸去国外讨债回来认识了互联网,对自己的团队说:互联网是信息的高速公路,可以让信息快速传递。

A:能传就能传呗,和我有球关系?

A的反应像极了今天我问自己的问题,能求a和b就能求呗,能人手一份就人手一份呗,和我有球关系?

某爸爸到底是怎么回复A的呢?

他到底是说,让我们来想想什么信息最需要快速传递吧!

还是说,让我们来想想怎么解决商人交易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吧!

不同的问法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区别在于,在科技和人文的交叉路口上,你要固定住哪一个维度。对于某爸爸来说,是固定住商业这个维度,还是固定住互联网这个维度。

如果是互联网技术+商业信息问题,那成就的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伟业;

如果是电视信号技术+商业信息问题,那产生的可能是电视购物;

如果是互联网技术+音乐分享问题,那产生的可能就是一个小的多的应用。

……

类似的还有。

依靠农民+推翻三座大山,那成就的就是今天的历史;

依靠工人+推翻三座大山,那是武昌起义;

依靠农民+建立封建王朝,那是太平天国运动。

……

不同技术加不同的问题,求出的结果也是不同的。

当年他到底是怎样提问的呢?

他是说,让我们来想想什么问题最需要农民运动来解决吧!

还是说,让我们来想想三座大山要怎么来推翻吧!

当年的马爸爸到底是先看到了社会中交易的这个问题,还是先从美国看到了互联网这个技术呢?

当年的毛爷爷到底是先看到了三座大山,还是先看到了农民运动的力量呢?

最近在听得到薛兆丰老师的专栏里听到这样一个技术与商业的1:100理论或许能够给出答案。麻省理工大学专门负责科技成果转化为商用的老师给出了这样一个数字,每一块钱的科研投入,需要100块钱的商业运作,才能把思想转化为产品。也就是获取利润的101块钱里面,100块钱归商业,1块钱归技术。

冷静想一想也可以释然,当你知道要去解决什么样的商业问题的时候,你可以寻找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力量的集中过程,把所有的资源都用在一个方向上。但是当你怀揣一个技术的时候,其实上漫无目的的发散过程,就好像拿着一把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

虽然一个估算的数据给了我们思考的方向,但我也不禁想起小学时候语文课学的詹天佑修铁路的故事——

从山的两端同时开挖,精准地对接在一起,人生在世,不论如何努力,总是需要这样一份能把两样东西准确对接到一起的运气吧!

写到这里整个的写作计划,就结束了,虽然读者寥寥,但是整个过程对我来说是充满享受的,我越发坚信自己做了一件既有趣、又有意义还很重要的事情。

接下来只剩下一件工作,就是实操一把证明自己啦。所以要感谢你的阅读。

长缨今日毕,苍龙何处寻。

我们江湖再见啦。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722G0YYQ5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同媒体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