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我们赖以生存的类比Analogies We Live By

(人工智能已死,而类比永生)

Hinton喜提类比analogy,我们才重新拾起“类比”这个古老的概念。本文梳理一下相关的理论。

1,弗洛伊德

在我们个人的生活中,有一些确定存在的现象,比如梦,比如自动思想、遗忘的记忆、隐形知识轨迹,弗洛伊德提出了一种概念,无意识unconsciousness(由谢林引入),它代表着一种个体并不完全确知的心理过程,可以解释这类现象。

(骑士之梦,注意那个头骨和面具,被认为无意识最深层的意象)

在意识的冰山之下,还有更为广大的部分。

弗洛伊德在与人精神相关学科中发挥了如此巨大的作用,只有19世纪达尔文、20世纪爱因斯坦相对论、量子力学可以与之相比。福柯说,人不得不去亲近别人,但人不能够偏离弗洛伊德太远。

2,拉康

在无意识结构分析之中,拉康建议回归到弗洛伊德。拉康认为,无意识像语言一样被结构。

拉康引入了索绪尔的语言学,认为,语言是思想的起点。无意识由内部因素紧密相连或是被空白相隔。存在着一种无意识的语言,这种语言是自足的,有自己的结构。它与我们使用的日常语言的区别是,只有能指的滑动,没有所指,自我是一种主体,在能指的链上,找到自己的一个位置。

所以,我思故我不在。当我思考的时候,真正的主体,并不在场。

拉康引入了拓扑学来说明无意识的结构。上图中,S是Symbolic,象征界(或符号界);I是Imaginary,想象界;R是Real,实在界。Real不是现实世界,而是符号化之后的残余。小a就是三界重叠的那个部分。

这个拓扑结构可以变形。

上图是拉康受邀到乔伊斯Joyce研讨班,在其中还增加了一个Sinthome,圣状,圣人Saint和症状symptme的组词的纽结Knot,后来还作了一些修改。Sinthome是第四个维度,是一种升华,因“物”而出现的“空”,或者拒绝认知,而保留的空无。我们可以随意变形这个结构:

这就是无意识的拓扑结构。

3,侯世达

侯世达在GEB之后,其实写了一本“我们赖以生存的类比”,他说analogy是metaphor的表兄,所以,可以看做是《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的加强版。有意思的是,侯世达主要是从认知角度,而不是从语言学角度。虽然他强调了,我们将认知作为一种心理现象,不去推测构成我们描述的心理过程的大脑或者神经过程。但他的表述都是有神经过程依据的,比如对话的最高层,处理不同的分类,大脑中相关分类的激活都会被触发,这些辅助思想会浮现在脑中,然后调用并构成标准化的单词,最终调出构成它们的字母和声音。

类比其实是在大脑中激活了某种元素。而不是推理,

(一直被称为analogical reasoning)

(Hofstadter: Analogy is the Delaware of cognition.)

首先,我们要去除“reasoning”这个词,类比与推理没有任何关系,或者说有一点点关系,却不多。我的意思是,analogy reasoning其实是用词不当,这是对类比这个概念的错误理解。一一侯世达 2005

First of all we're gonna get rid of the word reasoning, i don’t want reasoning and analogy has nothing to do with reasoning. or it does a little bit but not much. I mean it's just a misnomer and it's a misconception of what analogy is.一一Hofstadter 2005

类比是对两个心理事实之间的共同本质的感知,它引发了某些事情,却并没有目的,它们只是发生(在我们不确知的情况下自动发生),他们只为进化服务。

从概念上讲,感知和推理是完全可分的(侯世达1995)。视觉感知,它的核心是类比,也就是说,抽象出复杂情景的重要特征,从而过滤掉表面方面所需要的东西,并在高层次的描述中找到相似性和差异。

(在人工智能)基于逻辑的形式方法是死路一条。一一侯世达1995

(AI)The logic-based formal approach is a dead end.一一Hofstadter1995

而我们,只是一个基于类比的怪圈(Strange Loop)。

4,Dedre Gentner

先放一张照片用于膜拜。

Gentner是2016年认知科学Rumelhart奖获得者,这个奖是BP的发明者Rumelhart设立的,第一届奖给了BP的共同发明者Hinton。

Gentner提出了analogy的结构映射理论,区分类比与文字相似性来改进之前的理论。即,类比不是属性(或一元谓词monadic predicates)相似,而是关系,是类比双方的结构映射。

比如最典型的类比:

hand:palm::foot:____

4个词分成两组,前一组是手和手掌,后一组是脚和脚底sole。这是典型的类比,就是手与脚之间的结构映射。

而Gentner也区分了类比和隐喻metaphor,隐喻相似的更多的是属性,而类比更多的是关系。

虽然在Gentner,类比还没有完全脱离语言,但其核心应该是结构了。其后虽然McKay、Lee、HolyOak、Schlimm的批评,但都是针对其合理性的,即结构映射是否增加了类比的可信性。他们并没有理解,结构其实是类比的本质,而类比是无意识的机理。

5,Geoffrey Hinton

Hinton其实是在“NN不能做推理”的质疑下提出NN基本工作机制是类比的。

这已经是NN最初成果为大家所认可之后10年了,反过来看,这是核心的指导思想,它带来了人工智能相互竞争的两种路线。

(Two visions 2017)

一种是基于逻辑推理的,另一种是基于类比的。侯世达的直觉真的是好,他在1995年的斯坦福学报上已经很清晰的说明了,基于逻辑的路是死路,可惜并没有受到重视。可能当时在学阀的压制下,如Hinton所说,坚持类比analogy的,只是人工智能的二等公民。

但30年的坚持,Hinton发现了拉康所谓无意识中像语言一样的结构,思想即状态向量,运作的机制就是类比,而人使用的语言word language,只是这种机制的外现。

更激进的,Hinton说,我们得改变我们对自身的看法,人不是进化来做逻辑的,而是进化来看和运动的。人不过是依靠类比运行的设备而已。也许正如Justin Liu在《

意识的解释

》一文的留言中说的:Hinton对精神世界想做的事情,和量子物理对物质世界做的事情一样可怕。他并未局限在这样的一个“隐喻”

我们是依靠类比运行的设备而已。一一Hinton

We are devices that work by using analogies.一一Hinton

而是开启了一种新的范式,他没有什么目的,只是为科学的进步服务。

类比没有目的,它服务于进化(侯世达)。

6,为什么重提类比analogy如此重要?

侯世达在90年代重提类比analogy,其实并没有说清楚为什么要重提类比。如果没有Hinton重提类比,我们也不理解为什么类比如此重要。

如果没有Hinton,AI也不会说:

我们赖以生存的类比。一一Analogy Intelligence

Analogies we live by. 一一Analogy Intelligence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729G0XJ2Q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同媒体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

年度创作总结 领取年终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