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不可避免的结局?

文|都察院御医

信息技术进步的“副作用”

无需查找什么严谨的实证研究,整个社会的主流文化变得越来越浮躁而肤浅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从人们获取信息渠道这一层面就可以看出来。几十年前,书本报刊这种纸质载体是人们获取信息的几乎唯一渠道;互联网的诞生改变了人类延续千年的信息获取方式,互联网时代早期,相比长篇大论的书本,篇幅短小的博客因为获取信息的效率更高,门槛更低,因此一度成为主流;随后,篇幅仅有一百多字的微博取代博客,进一步降低了获取信息的门槛,只要是具备基本读写能力的人都可以参与到社会舆论场上信息的获取与表达中;最近几年,短视频的诞生再次改变了信息获取方式,人们不需要从文字载体中转换信息,仅仅通过所见即所得的图像就可以轻松获取信息。

得益于技术的进步,人们获取信息的难度在不断降低,但因为人类大脑处理信息的效率没有变化,信息载体有效提供的单位信息量没有本质提升,所以越来越短平快的信息获取方式只会导致信息的广度、深度和完整性不断降低。当人们满足于一百多字的历史段子而懒得阅读上百页的历史著作,沉浸于一两分钟的神曲视频而没耐心听完一首完整的歌曲时,所有人都被无数破碎的信息所包围,来不及对信息进行深度加工,文化变得浮躁而肤浅就成了不可避免的结果。

如果说过去文化变得浮躁而肤浅还只是技术进步并非有意的“副作用”,那么在全新的算法时代,信息提供者几乎可以说是在故意制造这种结果。

算法时代的信息危机

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这本书中预测了一个看上去并不美好的未来,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人文主义时代即将被算法时代所取代。在结果导向型的算法时代,技术会将生产生活所有领域一切不必要“冗余”消除,实现行为效率最大化。比如过去人们花费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阅读一本书或观看一部影视剧来获得大脑的愉悦,但从算法的角度来看,这种娱乐方式是极为低效的,其实提供特定的一页文章或者两分钟的短视频就可以让特定个体得到同样水平的愉悦感。

即使将信息量大幅压缩,但还是以信息为载体,通过输入-加工-反馈这一流程来制造愉悦感,如果更进一步,彻底抛弃信息载体,运用技术直接刺激人的大脑产生愉悦感,这显然是更为高效的“娱乐”方式,虽然实际上作为过程的娱乐已经不复存在。如果这一天成为现实,文化也就无所谓深刻还是肤浅了。

听上去有点像天方夜谭,但看看今天的现实社会,那些身为信息提供者的大企业为了争夺更多的用户更大的流量,难道不正是运用算法思维和技术不断革新信息提供方式吗?当这种模式跨越某个临界点的之后,是信息服务于人,还是人成为了信息的奴隶?

人类群体的彻底分层

无论自由意志是否客观存在,但至少主观上,人们还是有选择的自由。虽然满足于精神愉悦符合人性,但人们还可以为了某些自认为更加重要的东西做出“反人性”的选择。学习就是典型的例子,对绝大部分人来说,深度学习的过程绝对不是一段愉悦的体验,同样的时间如果用来娱乐会让人感觉更舒服,正所谓“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很轻松”。

现实中,能够坚持做出“反人性”选择的人永远是极少数,大部分人永远会选择顺应人性的生活方式,如果不是为了谋生赚钱,有多少人会选择把时间用在工作上?被动的工作时间之外,有多少人会选择需要深度思考的读书,而不是放空大脑刷娱乐综艺短视频?

技术永远是把双刃剑,既可以让人娱乐至死,也可以让人思维升级。对于跳出算法之外,同时能够控制和利用算法系统的人们来说,他们将获得前所未有的权力,甚至与构成人类大多数的被算法摆布的人们彻底分裂为两个本质上不同的阶层。

科幻小说《来看天堂》就设想了这样一个未来。在这个故事里,技术推动人类社会高速发展,整个世界运转机制的复杂性已经超出普通人的理解认知能力,“生产与消费的涵义与目的,也变得面目全非匪夷所思”。这样的世界里,不能以最高效率运用资源和能量的人没有资格参与到社会运转机制中,必须强制前往“天堂”,过着无所事事,混吃等死的生活。

再回过头来看现实,人工智能取代人类大部分职业已经不被认为是纯粹的幻想,与人工智能相比,人的劳动价值正在不断降低。如果有一天,控制人类社会运行的极少数人认为普罗大众已经没有使用价值,那么还有必要向大众提供有意义的信息吗?甚至,有必要向大众提供医疗、教育等公共资源吗?

“低烈度纵火理论”

有什么办法能阻止这种可怕未来的出现?

著名的FPS游戏《使命召唤6》的故事里,美国的谢菲尔德将军因为不满于美国政府“软弱”不作为的外交政策,利用恐怖分子挑起美俄战争,以此“唤醒”美国人民的斗志。这个桥段与科幻作家王晋康在其小说里多次用过的“低烈度纵火理论”本质上是一样的,即通过人为制造一种可控的低强度危害来避免不可控的高强度危害的发生。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古代中国的千年历史中,中原王朝与游牧民族的关系就像是这种理论的现实演绎。

汉明两朝的大部分时间,北方的游牧民族都在不断侵扰中原王朝的北方边境,统治者不得不常年在北方用兵。持续的战事虽然耗费了大量资源,但也保证了王朝军队的战斗力,因此游牧民族始终不能彻底突破汉明两朝北方防线,虽然两朝都城多次面临危险,但自始至终都没有被攻陷。(虽然明朝后期同北方的满清又打了几十年,但攻下都城北京的是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

唐宋两朝,与北方游牧民族的战争在王朝初期就结束了,两朝中期的战事全部集中在西北方。对北部边防的松懈导致了唐朝在最辉煌的天宝年间被安禄山、史思明的叛军一举攻陷都城长安,北宋同样是在最繁华的宋徽宗时代被北方的女真人迅速攻陷都城开封,从此只剩南宋的半壁江山。(唐朝要不是因为安禄山、史思明叛军内部分裂,很可能也会像后来的宋朝一样分成北唐南唐两段)

或许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适度的危机可以避免更大危机的发生。不过正如《未来简史》书中所说,“随着知识成为最重要的经济资源,战争能带来的获利已经下降”。对新时代的人类来说,战争、瘟疫、饥荒等传统危机发生的概率越来越小,以可控的小规模战事避免大规模战争的手段自然也没有适用的意义了。(王晋康小说中的“低烈度纵火理论”就应用在另一种传统危机——瘟疫上,即通过人工培育低毒性病毒来刺激人体免疫系统,提高人类对致命病毒的抵抗力)在即将到来的算法时代,如何应对“娱乐至死”的全新危机,或许我们依然可以从这一思维模式中得到启发。

心流造物:一起找回久违的充实

Dive Deep to theFlow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因为个人原因小号暂停更新,十月再见!

.END.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17G1WUUA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