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无用阶级的产生-人工智能有多可怕

继续读《今日简史》。近年来,很多科学家和硅谷的企业家纷纷发声,表达出对人工智能发展的担忧,认为应该限制甚至提前做些防范的安排,他们的担忧也许真的是对的。

普遍意义上来说,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理解来自于好莱坞科幻片居多,电影中形形色色的科技产品确实也基于科技探索的方向做出来的,而且很多已经实现并应用在我们生活里。这几年我们看到了阿尔法狗战胜世界围棋冠军,看到了美国军队机器人负重抗击打能力极强,看到了苍蝇一样大小的遥控飞机炸弹......

这些东西给我们的印象很奇怪,就是随着人工智能的越来越强大,很多人认为机器人们开始觉醒,进而反抗人类的统治,使人们产生恐惧。

赫拉利认为,人工智能确实很可怕,这个机器人的反抗倒不是他担心的,他担心的是机器人太听话不会反抗。

按照他的分析,人类有两种能力:身体能力和认知能力。过去,工业革命时代,机器主要是在身体能力方面与人类竞争,机器每抢走一份工作,也会创造一份新工作,使人们的生活水平大幅提高。而这一次不一样,机器的学习会让情况彻底改变,人工智能时代来了。

人工智能特别重要的两种能力是“连接性”和“可更新性”,这让人工智能可以从事的工作几乎覆盖了所有的现有领域,包括驾驶、医疗、法律甚至艺术工作,而且做得比人类要强很多,因为他们学习能力极强并且拥有算法。

比如大家相对熟悉一些的自动驾驶,每年世界上有125万人死于车祸,这个数字是战争、犯罪和恐怖袭击合计死亡人数的二倍。根据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2012年的统计,全美车祸中有31%出于滥用酒精,30%出于超速,21%出于驾驶分心。如果全部用自动驾驶替代,每年可以减少死亡近100万人。

那为什么说会出现“新无用阶级”呢?因为这一轮人工智能淘汰的大量的人将不会再有新工作可以去做,他们即使很努力去学习可能也跟不上节奏,就算跟上了第一波也跟不上接下来的快速迭代。

说一句难听的话:想被剥削都没人愿意剥削你!你是新无用阶级!

这个群体数量非常巨大,怎么办?赫拉利给我们的建议是国家对控制机器人和算法的公司征收重税,用这笔钱给没工作的人提供满足基本需求的津贴。也可以考虑扩大“工作”的定义,比如抚养孩子也算工作,政府提供更多的补贴。

更加好的做法是,政府提供全民基本服务,也就是不是直接给钱让人乱花,而是提供免费的教育、医疗、交通等服务。事实上,这就是共产主义描绘的愿景。

但是,新问题来了,掌握这些机器人和算法的机构有了新的身份“数字独裁”。《今日简史》读书笔记二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22G1DR8B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