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尔•侯赛因:人工智能是我们追求知识过程的一个阶梯

人工智能正在我们的社会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围绕着人工智能的讨论也在变得越来越两极分化,很多人认为,机器要么能解决所有人的问题,要么就会把我们拖进黑暗的、反乌托邦的深渊。

今天未来图灵联合中信出版社为您推荐阿米尔.侯赛因撰写的《终极智能:感知机器与人工智能的未来》。

在这本书中,作者讨论了狭义人工智能如何获得感知能力,进而发展为广义人工智能,预见了感知机器与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和比尔·盖茨、埃隆·马斯克等知名人物的观点不同,作者认为人工智能对人类来说不是一种威胁,而是我们追求知识过程中的又一个阶梯。

他引导读者去思考这样一些问题:我们为什么有价值?我们能创造出什么?如何在到处都是感知机器的世界里生存?人类将创造出智能的造物,这一想法本身就令人战栗,但如果作为人类,我们的隐藏角色就是那个造物主呢?

自出现的那一天起,宇宙就一直在等待被更多的智能生命感知到。今天,我们即将进入感知机器与人工智能的时代,这一等待终于要结束了。

书摘

人类无法关注所有疾病,但机器可以

人工智能正在被应用于各类医疗数据,此前不可见且似乎无法衡量的生活领域都可以借助该技术进行评估。我的丛集性头痛为何在两年后、又一年后和又五年后复发?它为何有时在一天中发作两次且每天发作时间相同,有时却每天只发作一次?它为何有时在秋天发作,有时却在夏天发作?到底发生了什么?人工智能能够帮助我解答自己的问题吗?我能使用我所熟悉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来结束我的痛苦吗?

无数造成极度痛苦的疾病因患者不足而未成为主要研究对象或引起足够关注,丛集性头痛仅仅是其中之一。人类的智力是有限资源,而目前我们都将会智力这种资源分配于解决对人类影响最为重大的问题,这无可厚非,但还有很多疾病,仅仅因为患者不足,便永远不会引起高端人力资本和专业人士的关注。因此,许多遭受病痛折磨的患者将永远无法获得摆脱痛苦所需的知识。

人类无法关注所有疾病,但机器可以。如果我们想要改善我们得生活,那么机器就必须做到这一点。

不仅仅是在医疗行业,在人类社会的每一个领域都是如此,包括天文学、化学、材料科学、制造、金融服务等,而且这份名单还在不断地变长。这就是进步,我认为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点。

广义人工智能与狭义人工智能的本质区别之一就在于是否能够为自己设定宏大的目标。人类社会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所有公民都朝着有价值的目标奋斗。如果无法设定复杂的目标并实现它们,那么人类社会就会崩塌并停滞不前。我认为感知是一种辨别“我”与其他事物的能力,也是一种将目标视为存在的证明、设定“自我”目的的能力。

目前已经有各种狭义人工智能增强了人类的机能。计算机在开车、下棋、解方程式、识别手写输入等方面做得更好。我们为这些狭义人工智能提供的是意图或者理解和设置技能目标的能力。换言之,意图是目标的前提。目前,最复杂的目标设定工作由人类完成,而在未来,计算机也可以很好地制定宏大的意图和目标。假设目标是向一个银河系超星系团移民,人类甚至可能不知道这是否真的有必要,而未来的人工智能可以对此类任务进行准确的判断。

狭义人工智能向广义人工智能的转变就是从没有思想和自我意识变成有思想和自我意识的过程。当哲学家笛卡尔第一次说出“我思故我在”时,他告诉我们一个存在的证据,思考的能力或者说思考这一行为本身出现之时,就是产生感知之时。这类似于宇宙起源时的大爆炸,第一颗物质逸出之时就是宇宙开始之时。

当机器进行第一次思考时,它就成了广义人工智能,也就是出现了感知,出现了能够设定宏大目标的“自我”。

人工智能能否计算出肠道和大脑之间的关系

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开始研究肠道以及它与大脑之间的关系,以治疗像炎症性肠病这样的统合疾病,这一关系被称为脑肠轴。此类研究可能会推动医学技术取得突破性进展,但它过于复杂以致必须使用基因序列,同时它也越来越依靠算法建模。

目前,最先进的计算模型研究实验室使用DNA序列确认标记,即短DNA序列。这一捷径无须确认整个基因组,它使研究人员能够更快地了解单个肠道微生物组的整体情况。通过开展这种细节性的肠道研究,研究人员越来越接近这样一个未来,即为病人提供真正个性化的干预治疗。

所有这一切都将为粪菌移植术提供无法估量的巨大帮助,而这种技术是脑肠轴领域目前最激动人心、最万众瞩目的医疗突破。这种手术曾被视为激进的非主流治疗方法,而现在有更多的医生愿意尝试这种方法。他们会从健康人群中取一个粪便的样本,然后将样本放入病人的微生物组,使样本能够刺激该系统朝更健康的肠道组成发展。粪菌移植术已被证明能够非常成功地治疗一种名为艰难梭状芽孢杆菌的细菌所引起的致命感染。研究人员希望能够使用这项技术发现更有效的炎症性肠病治疗方法。

然而,在没有对脑肠轴有更深入了解的情况下,此类尝试最多只能获得不稳定的结果。研究人员仍然不清楚粪菌移植术成功的原因,可能的原因是健康人粪便中的细菌进入患者肠道内后,开始充当对抗致病病毒的守卫,而可能性更大的原因是,上述情况与其他尚不为我们所知的因素共同作用。

《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于韭7年3月1日刊登的一篇研究文章指出,提取患有炎症性肠病的大鼠肠道中的粪便,并将其移植到健康大鼠的微生物组中,结果健康大鼠不但出现了轻微的炎症,而且变得焦虑。炎症性肠病患者中也普遍存在类似的焦虑症状,该症状包含着一个关键的奥秘,解开它,我们就能认识肠道健康对整个人体精神功能起到什么作用。

只有通过计算和动态建模工具,我们才能更加详细地了解这些复杂的、互相关联的系统以及它们与个人医疗之间的关系。如果研究人员想要超越目前粪菌移植术的试错阶段,就需要使用近期人工智能发展所带来的更精确、更机械化的微生物群模型。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31A19WHX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