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的革命

节选自书籍《原汁原味的科学新闻》

导读:新一代的人工智能,下棋程序AlphaGo已经战胜了人类最好的围棋选手李世石、柯杰; Facebook已经教会计算机辨别在不同背景中的一只小猫;利用人工智能,医疗仪器可以帮助医生尽早做出多种疾病的诊断。同时,也不断听说或者已经看到,很多行业,如超市收银员,餐馆服务员,甚至是金融行业中的会计人员将被机器人取代,这一切都源于现代人工智能科学领域的迅猛发展,真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时代。

人类发展历史上,第一次工业革命发生在十八世纪60年代,以蒸汽机的改良为标志,用机器代替人类劳动,解放并增强了人的肌肉;第二次工业革命,从19世纪下半叶开始,以电力的广泛应用为标志,这场革命发生的理论依据就是物理学家对电磁现象的深化认识,使得人类进入到了“电气时代”,跨入到现代社会;而现在,还在发生着,已经到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前夜。同前两次一样,这场革命将显著地变革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

目前这一波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主要是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算法所取得的发展和应用。目前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把深度学习算法应用到图像识别,文字翻译,语音识别,以及无人驾驶等方向上。深度学习算法可以根据已有的数据,对模型进行训练,最后用训练好的模型来做出选择,比如与李世石下围棋。这个算法依赖于大量的数据对它进行训练,根据已有的知识对新的任务(比如标识一张图片,翻译一段文字,或者与李世石下一步棋)做出判断。这也是为什么AlphaGo需要提前下几百万盘棋,人工智能设备首先需要阅读海量的病患扫描数据的原因。

IBM的计算机深蓝在1997年已经击败了当时人类最好的国际象棋选手卡斯帕罗夫;在2011,IBM 电脑沃森在 Jeopardy! 电视问答竞赛中又击败了人类选手,获得冠军。为什么这一次围棋的胜利这么引人注目,以至于引发全球对人工智能的关注?原因是在深蓝和沃森的胜利中,计算机没有表现出“智能”的特质。深蓝和沃森实际已经储存了下棋和电视问答的所有知识,比如下一步国际象棋如何走最终才能赢,下一个问题如何回答。只是这个数据数量极其庞大,需要的运算速度极快而已。但IBM公司的超级计算机深蓝和沃森做到了,令人可畏,这种算法的特征被称为“野蛮搜索”。但即使如此,它们也还只是被看作算得很快的机器而已。

但这次的胜利不一样。围棋落子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多,据说,超过了宇宙中的原子的数量。所以计算机中没有,也不可能存储如何走下一步棋的信息,它需要根据自己曾经下过的几百万盘棋中自己“领悟”(用大量数据训练好的模型计算出)如何走下一步,这就很有“智能”的味道了。记得在那场比赛期间,我也不知不觉的加入到了全球的这场狂欢中,每次上课前总是先总结上场比赛的战况,并和大家一起预测下一次的战况。

下面的新闻“AlphaGo,李世石,以及人类和机器的可靠未来”就是说的这场全球关注的比赛。先得说一下这个标题,人工智能的未来现在看起来明明是不确定性的,会有太多未知的事情发生,好的或者不好的。但这儿反而说“可靠”,是想安慰一下广大的读者吗?

AlphaGo, Lee Sedol, and the Reassuring Future of Humans and Machines

By Patrick House THE NEW YORKER March 15, 2016

[Funny skit] Midway through the first of five recent matches between Lee Sedol, a top-ranked professional Go player, and AlphaGo, a computer program conceived by Google DeepMind, an odd thing happened: Lee’s jaw dropped, hanging open for a nigh-cartoonish twenty seconds, and then he laughed. AlphaGo had just mounted an aggressive, and evidently unexpected, attack.

conceive:英 [kənˈsi:v] 美 [kənˈsiv]v.想象;构想;

mount:英 [maʊnt] 美 [maʊnt]v.安排;开展;

aggressive:英 [əˈgresɪv] 美 [əˈɡrɛsɪv]adj.挑衅的;攻击性的;

语言分析:这是一场全球关注的,艰辛的人机大战,但这本著名的新闻杂志自有处理它的方法。它在这篇报道的第一段就给李世石来了一个卡通式的素描,举重若轻。句子中的“a top-ranked professional Go player”(一名顶尖的职业围棋选手)和“a computer program conceived by Google DeepMind”(一套由谷歌DeepMind公司开发的计算机程序)是分别作为Lee Sedol和AlphaGo的修饰语。在文中这两段是很对称的结构,似乎想体现出这场战役的激烈。

【开场即景】韩国的顶尖围棋职业选手李世石和谷歌Deepmind公司开发的下棋程序AlphaGo近日开始了一场共五局系列比赛,在这系列比赛的第一场中,出现了有趣的一幕,李世石当时有些惊得合不拢下巴,像在晚上放的卡通片中一样,足足有二十秒的时间,然后他笑了起来。AlphaGo刚刚准备来一次出人意料的攻击。

[What is it?] Earlier today, AlphaGo won the final game in its tournament against Lee, for an over-all record of 4–1. As recently as 2014, it was thought that humans would remain competitive at Go for at least a few more years, maybe longer, because the game’s nuances make it particularly hard for a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o grasp. Now that assessment appears to have been wrong. He gave the example that each side’s Go pieces, called stones, are all physically the same, unlike the specialized and dynamic pieces of chess, where even a pawn can become queen. This means that the location of a stone relative to other stones, rather than its intrinsic or acquired abilities, is the source of its power. “Depending on where you put them, the stones’ influence varies greatly,” Lai said.

tournament:英 [ˈtʊənəmənt] 美 [ˈtʊrnəmənt]n.标赛;系列比赛;

nuance:英 [ˈnju:ɑ:ns] 美 [ˈnuɑns]n.细微差别;微妙差别;

assessment:英 [əˈsesmənt] 美 [əˈsɛsmənt]n.看法;评价;

pawn:英 [pɔ:n] 美 [pɔn] n. 卒子;兵;(也指小人物)

intrinsic:英 [ɪnˈtrɪnsɪk] 美 [ɪnˈtrɪnzɪk, -sɪk] adj. 固有的;内在的;

acquired:英 [ə'kwaɪəd] 美 [əˈkwaɪrd] adj. 获得的;习得的;

[What is in future?] In many ways, Huang embodied a possible methodological future for A.I.: for a given set of problems, we will require A.I.’s help, but it will also require ours. Huang sat across from Lee, acting as a sort of A.I. conduit—the last mile—and it must have been odd to see what few people ever have from that perspective: a Lee Sedol resignation.

methodological:英 [ˌmeθədə'lɒdʒɪkl] 美 [ˌmɛθədəˈlɑdʒɪkl] adj.方法;原则;

conduit:英 [ˈkɒndjuɪt] 美 [ˈkɑnduɪt] n. 中间人;信息传递人;

resignation:英 [ˌrezɪgˈneɪʃn] 美 [ˌrɛzɪɡˈneʃən] n. 弃权;辞职;

语言分析:比较喜欢作者的幽默的笔触,最后一句“it must have …a Lee Sedol resignation.”(看到李世石的弃权肯定有些奇怪,只有少数的人才看过这个情景),越是这种激烈的比赛中,越要幽默一下,提醒我们以平常心来看待这件事。

【A.I.在将来】在很多方面,黄体现出A.I.在将来应用的原则:对于一套要解决的问题,我们需要A.I.的帮助,但它也需要我们的协助。黄坐在李世石的对面,作为A.I.信息的传递者——这项工作的最后一步——看到李世石的弃权肯定有些奇怪,只有少数的人才看过这个情景。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924G15BQE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