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硝酸盐指标很高

亚硝酸盐指标很高

文/魏立华

昨夜的讲座题目为《人工智能与城市规划的人情味儿》,依然讨论两个元问题:什么是人?什么是城市?很大的阶梯教室,两百多人,研究生一年级昂起的少年老成的脸们。课间休息,教室外面的淅淅沥沥的小雨,望着黢黑的天空。嗯!其实这两个元问题继续花上四五堂课来讨论也不为过。媳妇儿在隔壁的大学讲授《旅游地理学》,她也有同样的认知,“什么是旅游?什么是休闲?”这是他们专业的两个元问题。这俩问题若没有被脱光了摁在桌面上揉搓几遍,都不好意思用各种数据去写点什么!

城市规划本身存在什么问题呢?太过于用“科学”的视角来看所有的问题,总以为理性能解决城市中所有的问题,这种极度的乐观主义原本就是“现代性”的典型症候。我,也曾如此,以为人工智能、大数据会把城市弄得更美好,后来我自己先享受生活了,反而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科学很可能以科学的名义作恶!”你看人家多信任咱们搞科学的人呀!穿着一个白大褂说出的话一定都是真理。城市规划这个圈子大多数的话语也是用一个似乎更科学的逻辑去数落一个不那么科学的逻辑。

九月底在汕尾参与一个农业项目的调研,一个农业专家无意识的讨论让我一激灵,我多年来关于哲学、宗教以及科学等之间的芜杂关系泾渭分明。“这些搞土壤化学的人,弄出来这些水培蔬菜、营养液以及植物工厂之类的所谓现代农业,其实水培叶菜一个严重的瓶颈,就是亚硝酸盐指标超高,很难控制!”我硕士论文是研究土壤重金属污染的植物修复的,搞土壤化学的人把一个复杂或者不能言说清楚的土壤用一些可以藉由仪器测定的化合物构成表来代替,时间久了,人们惯性地认为:那个化合物一览表是真实的,捏在手里的土壤是虚假的。

城市研究以及城市规划研究也有这个怪癖,社区归属感被测度并被界定为几个指标,一个城市被界定为一个土地利用构成平衡表。科学很好,但走得太多了,就忘记了这些指标背后的真实,虚的东西被当成真的,而真的东西丢在那里没人搭理,或者那种“非科学”的东西没人愿意研究了,研究这些的人被认为是傻子。那些看起来不那么“科学”的方法以及写作连刊发的机会都没有,科学被赋予了王冠,末日狂奔的颠狂。

很多时候,我们小心谨慎地制定一个计划或者规划,但仍不能理解其行为的由来,以及其中蕴含的意义。规划?通常构想出一个空间范式以证实他们的梦想,接着用他们建成了的梦境来证明他们空间范式的正确性,因为这一被证明的过程中,使用了“科学”便让“非科学”的一些辩驳显得苍白,我只是觉得,他们显然是在探讨一个假设性的城市。

为啥子需要规划呢?因为人被认为是一个工具,需要一个秩序把它摆放整齐,试图凭着对于未来的想象和对于过去的回忆,而觉得当下的自己是幸福的。譬如当下的基于乡愁的村庄规划,倾向于对于心中的过去的怀念的过度表达,夸张反复并重复着各种符号,以肯定他心中的过去的那个村子确实曾经存在过,这时候的村子对于他者来看,简直就是一个疯癫。处处挂满红灯笼的唐人街,鬼市。

疏远了科研,但又在必须假装科研的单位,看文献,先看前面的综述,再看方法和数据,之后略过那些很伤心伤神的图表一类的,“结论”很清晰的列举了一二三四。读后,叹一口凤凰单从的酽茶,我怎么觉得:这种所谓的“科学的”解释,似乎是一切可能的解释之中最愚蠢的,也是最无意义的一种。

科学可以是一个精致的游戏,但最好是放在家里玩儿,玩大了且忽悠大家都跟着你玩儿,那就坏了心了。

红楼鬼话

读读书,跑跑步,然后坐下来想想怎样有意义的生活!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016B15JZP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