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谈中美科技创新——“中国企业不该再被忽视”

硅谷曾经把中国的科技公司当作是彻头彻尾的模仿者。从Twitter到Facebook再到谷歌,美国的大公司都有一个中国模仿者。但像微信这样获得巨大成功的中国即时通讯应用的兴起——更不用说所有在中国失败的美国科技公司——现在清楚地表明,中国科技公司不应被低估。

李开复是著名的人工智能专家、风险投资家和谷歌中国前总裁。他在《人工智能超级大国》一书中指出,中国和硅谷将在人工智能领域引领世界。在这本书中涵盖了很多其他领域,其中最有趣的见解是他对中国和硅谷科技文化差异的描述。

李开复指出,美国公司往往更倾向于以任务为导向,至少在措辞上是这样。“这完全是‘纯粹’的创新,创造出一种完全原创的产品,创造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所说的‘宇宙凹痕(dent in the universe’,”李写道。美国公司喜欢“只做一件事,做好它”的理念,而在中国,一切都与市场有关。我们的目标是赚钱,公司会尽一切努力实现这个目标。

李开复认为,中国的做法是有好处的。它使初创企业能够快速、灵活地进行不断的试验。李开复出生在台北,后来移民到美国,在美国上了初中和高中,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并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得了该领域的博士学位。

李开复在书中花了大量篇幅讨论中美之间的这些差异,这些差异也将在人工智能领域发挥作用。最简单地说,人工智能指的是机器做人类通常会做的事情。有时,机器的表现会超过人类,这种情况发生在2017年,当时一台电脑在围棋上击败了一名中国少年。而围棋之前一度看起来过于复杂,计算机无法取胜。

美国可能是人工智能领域的先行者,但这种优势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李开复写道,人工智能时代将更看重“中坚人工智能工程师的数量,而非精英研究人员的质量”。行业的力量将来自一支训练有素的工程师和企业家队伍,“而中国正在投入重金去发展这样一支队伍。”

中国的优势不仅仅在于数字,更在于“丰富的数据、顽强的企业家、训练有素的人工智能科学家,以及政策环境的支持”。

在美国,人们往往会把“丰富的数据”解读为“监督”,把“政策环境的支持”解读为“自上而下的决策,不受舆论的阻碍”。

以中国政府主导的人工智能计划为例。它包括研究补贴、风险投资、特殊开发区和孵化器。该计划的目标是,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全球领导者。李开复承认,中国的人工智能运动可能会“有些低效”,但北京方面不会让这成为障碍。而且,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官员不会因为民主程序的混乱而受到束缚。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103A0DLVN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