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程婴儿:我们需要关注的一直都是人本身

2018年11月26日,一条新闻刷爆了朋友圈,南方科技大学生物学家贺建奎宣称,他的实验室利用一种基因编程技术在至少七对夫妇的受精卵上修改了一个名叫CCR5的基因,并且有一对夫妇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已经在本月出生。

作为一个对基因编程没有任何了解的人,我似乎是没有任何资格去评判这件事是好是坏。但多少能够从其他专家以及社会各界的反应中得到些什么信息。

首先是全国122名生物科学家联名抵制,为什么要抵制?因为贺建奎的这项研究没有任何创新性而言,全球数百万生物学家乃至生物学专业的研究生只要想做这个实验,都可以做到。

为什么没有做呢?

因为这项实验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基因编程技术至今仍然是处于新兴阶段的前沿生物学技术,就算是已经被广泛研究应用的CRISPR/cas9基因编程技术也有很多风险没有得到解决。关于这项实验最主要的风险就是这项技术在应用的时候难免会出现“脱靶”效应,很容易破坏人体当中原本正常的其他基因。简而言之就是这项技术目前的不稳定性可能会带来某些无法预估的遗传性疾病。

我们知道,在医学、生物学层面的实验都是需要十分小心谨慎的,就拿一种新药的研制来说吧,需要六个严密的步骤。

1.研发靶标的确立,新药物的实体发现和确立,也就是确定这个药的主要成分,主要用来治什么病的。

2.临床前研究,包括化学或生物实体的工艺研发及产品制备,药理学与毒理学的研究、动物实验(大鼠、犬长期毒性实验)等。

3.研究新药申请,即申请临床实验。

4.临床实验。

5.新药申请。

6.上市及检测。

其中最为复杂的便是临床前研究,这个阶段需要无数的相关专家(包括生物学家、药理学家、生物化学家、遗传学家、微生物学家、分子生物学家、毒理学家、药物动力学家、统计学家等)进行反复的研究与讨论,目的就是为了确保药物的有效性与安全性。

如果把贺建奎的基因编程婴儿实验比作新药的研制,相当于他直接跨过了临床前研究和临床实验申请直接进行了临床实验。他既没有报备申请进行实验,又不考虑实验的巨大危害,可以说是十分疯狂了。

也许是为了博人眼球哗众取宠?也许是抱有侥幸心理认为自己做的这个实验万一正好成功了自己不就流芳百世了?但不管怎样,贺建奎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做了这个实验。

人体实验在大多数国家的法律里面都是不被允许的,用人体来做实验有违伦理道德。我们需要考虑的从来不是实验是否会成功,而是被用于人体实验的人。试想,被修改了基因的双胞胎露露和娜娜,她们从一出生就不再是普通的孩子。是让他们自由成长、任由他们谈婚论嫁扰乱人类的基因池还是对他们进行严密的监控?

我想即使是贺建奎也不允许前者的发生,她们从一出生开始就不再是自由之身,仿佛生活在“楚门的世界”,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要受到监控。这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多么的悲哀与凄惨啊。

问题的本身从来都不是这个实验,而是这个实验的“试验品”——两个双胞胎婴儿是否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据悉,基因编程双胞胎的蛋白质序列已经公布,露露和娜娜的部分杂合子完全不同于第二行北欧自然人群中的CCR5-d32突变序列,这对双胞胎婴儿完全不能对HIV进行免疫,这些后果未知的突变会随着露露和娜娜的后代污染整个人类的基因池。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露露和娜娜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谈婚论嫁,以后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从人性上来讲,生存、繁育后代是每一个人固有的权利,因此似乎没有人能够阻止她们结婚,繁衍后代。但显然从理性上来讲为了以后带来更大的麻烦,她们两个最好不要有后代,因为她们的后代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突变。

或许她们可以在结婚后领养小孩?我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贺建奎这个科学狂人,已经对这两个无辜的孩子造成了深深的伤害。

然而更可怕的是他的不知悔改,先是发表声明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在科学的道路上难免会受到非议。后来又是发表道歉声明,我本以为是真心诚意的道歉,没想到还是为自己开脱的理由。

细细想来也是,一个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的人怎么会道歉呢?原来是为自己实验保密性不强数据被泄露出来而道歉。但无论他道不道歉都无所谓,道歉也无法改变他对这对双胞胎婴儿的伤害。

现在相关部门已经展开对贺建奎的调查,我相信等待他的必然是道德与法律的双重谴责。

end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202A14NG9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