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20天后:人工智能和基因科学让我们拥有了钢铁侠和阿凡达

之前一段时间,生物学家贺建奎宣布首次进行“艾滋病毒免疫基因编辑婴儿”的消息传出,引起轩然大波,全民热议,而我亦不能免俗,这毕竟涉及人类科技树的生长方向,因此也和一些朋友交流并发表了一些看法。今天我将一些想法进行了整理,说实话,这是一篇迟到的文章,但我希望在舆论的喧嚣过后,依然能够有人关注科技发展和人性伦理,群众的记忆都是短暂的,很多人都只关注事件发生时发表言论的快感,而忽视其更深远的影响。我希望我的读者能够有对这个世界更深更持续的思考,因为思考,人类才与众不同。

人工智能可以让我们拥有钢铁侠,生物科学能够让我们造出阿凡达。

科学伦理方面的问题我不想太多评价,我将和大家交流的,是人类科技发展中的两个方向:基因科学和人工智能。

这是两个齐头并进的发展方向,只不过在当下,人们仿佛更关注人工智能的突破,鲜有人关注基因科学的研究成果。若不是此次贺建奎教授的行为引起了伦理上的巨大争议,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意识到生物科学已经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基因编辑技术已经存在有一段时间,只不过由于人类伦理的因素,一直没在人类身上使用,只是在一些动物上做了实验。其实这项技术早晚也会用在人的身上,贺建奎只是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无论世人评价如何,他的行为一定会载入生物科学发展的史册。

我们不反对基因科学发展,但是一定要注意的是人类道德伦理,希望能够形成公约,以防疯狂的科学家做出更疯狂的事。就像我们看得很多电影,很多科学家到了一定程度,其实是蔑视规则的,他们为了解密科技密码,真的会不顾一切。现在我们知道了贺教授,但我相信,世界的其他地方,还有更多的科学家在进行着各种疯狂的实验。潘多拉魔盒早已打开,人类不能祈祷盒子自己关上,唯有想尽办法,把魔盒带来的苦难降到最低,甚至将魔盒强大的能量为人类所用。

基因编辑践踏道德,人类科技树的另一个终端可能更可怕。人工智能是当下最热门的话题之一,被认为是未来几十年科技的发展方向。当前阶段的人工智能依然很初级,远远没有达到人们预想的水平。

当前的人工智能其实叫做“机器学习”比较合适,前段时间有一个论断特别有意思,说“机器学习的实现核心是数据、算法,人工智能的落地工具是PPT和演讲”,当然这是一句玩笑话,但不可否认,当前的“人工智能”都是大量数据分析后的延展,是机器不断“学习”的结果,而所谓人工“智能”,噱头的成分更大。

早在1956年,“人工大脑之父”Hugo de Garis就提出了人工智能(AI)的概念,之后经过三个低谷,终于发展到了现在的高度。如今,我们已经能够窥得人工智能强大力量的冰山一角:语言翻译、文字识别,还有经常用到的语音输入、你的Siri,都是人工智能发展的成果,社交、电商、零售、物流、教育等各行各业,都已经有了AI的身影。在未来,人工智能有着更大的想象空间,AI将接管人类生活的衣食住行,这将极大的方便人类的生活,但也使得人类在计算机网络面前,再无隐私可言。

人工智能和基因科学的终极目标都是为了人类更强,前者是希望借助外部科技力量强大自己,后者则希望通过改造人类自身获得更大的力量。人工智能可以让我们拥有钢铁侠,生物科学能够让我们造出阿凡达。这是人类科技树的两个分支,至于哪个是正确的,我们无从知道,只能让时间证明。

相比起来,我更相信(外部)科技的力量,若是能通过强化人类自身获取那么强大能量,那人类就应该修仙了。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213G1CIH2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