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不好吗?非要和AI比!

1

上周,基因婴儿的新闻一时激起千层浪。

随着事件的发酵,

众多吃瓜群众从一开始的不明觉厉,

很快陷入了质疑和谴责当中。

这种质疑会不会很熟悉?

有人说,一部人类历史,

也是一部科技质疑史。

这其中,

当然不乏诸如此次基因婴儿的正常质疑,

却也不乏一些事后看来荒唐的恐慌。

不说远古文字发明时,

人们担忧记忆力会因此迟缓,

也不说近代火车出现时,

担忧子宫会因高速形成的真空而脱落,

只是说当下wifi技术流传越来越广时,

竟还有人毫无科学根据地认为wifi会致敏。

剑桥曾有研究发现,

和以前相比,

现在平均每六个月人们就会恐慌一回。

科技带来便利,同时也带来质疑和恐慌,

这是一个舍与得并存的时代。

这让我想起畅销书《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的一句话:

人工智能和基因技术等科技进步,

将会把人类带入到一个不平等的、由精英统治的世界。

那么,在基因婴儿之后,

我们是否还要担心人工智能呢?

2

事实上,人工智能已经引起了质疑。

11月4日,

日本一男生举办了一场普通“婚礼”。

普通,是因为婚姻的流程,

按照普通人的婚礼流程,一项不少。

而为婚礼打上引号,

则是因为新娘并非真实存在,

只是一个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合成的虚拟二次元人物:初音未来。

所以,尽管现场来了39位亲友,

最重要的人物,他的母亲却拒绝出席——

我们可以想象出她内心之不可言状。

反对这门婚事的,

不止他的母亲,众多网友纷纷在社交网络上实名反对这门亲事。

不过反对的理由却让人啼笑皆非:

有什么用?单方面结婚?

抱歉,初音未来是我老婆。

或许你以为这只是年轻人的玩笑,

但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

已经有近6成日本男性对于把人工智能(AI)当恋人或朋友持积极态度。

所以,当年轻女同事转发“为什么男生不追女生”的文章时,

我就甩出这则新闻的链接,

暗自揣测她们内心的恐慌。

3

当然,以上只是调侃,

人们对人工智能不乏严肃的思考,

比如:30年后,你的孩子靠什么拼过AI?

这并非无的放矢。

日本长崎有一家名叫Henn na的酒店,

当你走进去,一定会感到很新奇——

通常意义上的服务员,

全部为各式各样的机器人所代替。

这种铺面而来的新鲜感,

也许会让你感叹科技发展带来的便利,

但当你看见酒店水池里的鱼也是机器时,

恐慌大概会不期而至:

机器人什么都能代替,

未来,还有什么职业能留给人类?

据尤瓦尔·赫拉利在《舍得智慧讲堂》里所说的逻辑:主播可能被AI主播代替;

司机可能被自动驾驶汽车代替;

编辑也许会被自动生成代替。

难道真的会在未来,

人类要在人工智能时代,

异口同声慨叹:生而为人,我很惭愧?

说到这我想起一个笑话:

一程序员相亲,刚介绍完自己的职业:我是程序员……

还没说完,女方就来了一句:

以后都是人工智能了,

你们程序员没什么用了。

其实她应该等一等,

程序员还有下半句:在开发人工智能。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204A0ZEXK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