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是否有情感?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如果完全从科学的角度去分析,那就得写论文了。我们普通人怕是不容易完全理解的——就像之前的发现引力波一样。所以我还是想把问题具体化、简单化,从科幻电影来看看,人类设想的人工智能有没有情感?为何这样设定?再来谈现实中的人工智能会不会产生情感问题……

首先我们来看看著名的《2001太空漫游》中的HAL 9000,它/他显然是有情感的,尽管其说话方式还是比较接近计算机:很简洁,语气平淡。而且它并没有一般科幻片中AI的人类外表。它要杀死船员的计划其实仍来源于之前人类给它设定的目标,其冷酷的手段完全是机器的逻辑。精彩的是,当大卫一片片拆掉它的记忆体时,它表现出了害怕的情绪,甚至以哄骗的语言想说服大卫停手。很快,HAL 9000失去了大部分记忆,回归到初始状态,它像一个小孩一样牙牙学语,一派天真无邪,最终归于沉默“死去”。本质上,这并不是一个拥有了人工智能的机器想要毁灭人类的故事。

《银翼杀手》中有一个维特甘测试(Voight-Kampff test),它可以看做是图灵测试的增强版:关于克隆人情感的测试。这个测试是对受试者提一些设计情感的问题,例如“你看到沙漠中有只陆龟,乌龟腹部朝天躺着,肚子在烈阳下烤着,鼓动着四肢想把自己翻过来,但没办法,除非你肯帮忙,但是你不愿意帮忙。”等等,然后用类似测谎仪的仪器分析对象在回应情绪激发性问题时的呼吸、脸红反应、心跳频率、眼球运动等生理活动,帮助银翼杀手判定一个人是否为人造人。根据影片设定,人造人会有一个极其短暂的反应时间,因为它们需要通过理性来分析判断这些问题,无法依照情感直觉地给出回答。影片把记忆作为情感最重要的载体,强调人工智能如果拥有了记忆,也就有了人性——记忆意味着生活经历,意味着情感的沉淀,意味着独特的个性。

《机械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很有意思:如果人工智能会模仿人类情感,甚至进一步利用人类情感,会有怎样的故事。Ava可以看做是一个对造物主进行反抗,争取自由的角色。她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学会了欺骗,学会了伪造感情!但Ava真的具有情感了么?很难说。我们知道人工智能领域有个叫“玛丽的房间”的思想实验(影片中提到了):假设玛丽是一生在一个只有黑色和白色的房间里生活学习的物理学家。她知道光谱与颜色是什么。但事实上,当她第一天走出房间,看见了红色的西红柿,她才经验到红色的事实。人工智能认识到了情感,甚至了解了情感,是否就意味着它能理解情感,进而产生情感么?

(一笑倾城,再笑倾国,这就是微笑终结者!)

大部分科幻影视中的机器人/人工智能都设定为具有人类情感,比如说《超能陆战队》中萌萌的大白(—)、《人工智能》里渴望成为真正人类的男孩大卫、《超能查派》里天真单纯的查派,甚至《太空堡垒卡拉狄加》中原本想消灭人类的机器人也拥有了情感,最终可以与人类和平共处……当然也有像《终结者》里的天网那样冷酷无情的人工智能,它们无一例外被作为邪恶力量来表现——你会发现当阿诺的T800机器人摆脱了天网控制之后,它就越来越有人性,甚至承担起了父亲的角色!这样,金属的身躯才从可怕的杀手变成了坚强的依靠。

科幻电影中的人工智能,大多都拥有感情(feeling)、情绪(emotion)和人格(character)。这种设定大概基于以下几个考虑(在这里就不展开分析了,有兴趣可以看我的另一个回答科幻作品对未来的描述有局限性吗? - 电子骑士的回答):

1,机器人或AI在电影中都是人类角色的某种象征2,情感是人类与AI角色交流的基础3,情感是观众理解故事,特别是科幻故事的阶梯4,真正令观众恐惧的,不是拥有超级智慧的AI,而是没有情感的造物,因为它们不具有沟通的可能性(如同连环杀手很多没有共情能力一样)

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科幻电影中的人工智能,几乎都并不以真正要讨论“人工智能是否有情感”或者“如果人工智能具有了情感会怎样”为目的的。它只是一个故事的前提——就好像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真正意义绝不是为机器人学做分析研究的基础定理,而是构建故事的背景框架!

最近几年,人工智能研究发展迅速,爆点不断:比如AlphaGo战胜人类顶尖围棋棋手;比如IBM的Watson系统参加美国的智力竞赛节目“危险边缘”,完全通过自然语言与人类同台竞技——后者似乎没有阿尔法狗那么出名,其实影响力和实力绝不比它差!以往我们理解的人工智能,其实多半是基于算法的人机交互:大部分人机对话都是基于硬编码规则和决策树。比如很多电商的自动客服系统(包括大名鼎鼎的Siri),就是抓取关键词,在从库中搜索相应回答。这样的系统缺乏灵活性和学习能力,不能说有真正的人工智能。阿尔狗虽然厉害,但它体现出的更多是计算机的决策学习能力。交互方面(语言)则基本没有考虑。倒是IBM的Watson在这方面很独到:它会让用户用自然语言提问,Watson可以用自然语言回答。

在美国的智力竞赛节目“危险边缘”上,沃森曾碰到这样一道题:“他的受害者包括伯比奇、疯眼汉穆迪和斯内普,如果你说出他的名字,会更容易抓住他。”布拉特立刻给出了答案:“谁是伏地魔”。(节目要求要这样回答)沃森的数据库里肯定有全套的《哈利·波特》,但是作品中并未直接写出“伏地魔杀了斯内普”字样,需要阅读理解才能知道。这正是沃森与目前其他一些人工智能的区别所在。其认知计算系统注重理解、推理、学习。

从这个角度看,Watson的定位就是人类辅助智囊,一个副脑。它已经被用在了医疗领域等很多领域,通过大数据、认知计算等做出诊断——美国《PC》杂志说,就医疗方面来说,如果拥有一个类似“Watson”的系统,能够对你的整个病史、家族病史、预算以及所拥有的每一种选择进行分析,便可选择出更为理想的药物——在这种情况下,对医生或者参与整个诊断过程的人来说,是不是不被骄傲、自豪、担心、紧张、恐惧、焦虑等等情感影响到才更好呢?我在打手游“皇室战争”时,往往是刚打到一个高点,马上连输数场,甚至一掉200多分!明显是因为情绪影响了判断和决策。所谓“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而理性判断,不正是人工智能目前的强项么?

不过,最近刚读到一篇文章:前沿 | Nature封面:神经科学家成功绘制大脑语义地图,解读人类思想迈出关键一步,谈到科学家已经越来越深入地认识到大脑的运行机制。由此,人工智能也越来越能理解人类的语义,进而在未来有可能真正理解人类的情感。

关于人工智能与人类情感的话题,我想引用一位好友:已故科幻作家柳文扬的文章《人与非人》中的一段话做个总结(柳文扬生前专业就是机器人方面的)——

在智能方面呢?人工智能有许多优点,是人脑比不上的。但目前它还远远没有达到威胁人类的地步。人脑中包含有一千万个神经细胞和九千万个支持细胞,这比计算机的元件多得多。人脑中的每个细胞都与我们尚不清楚的大量其他行为相关联。计算机元件只是一个开关,而脑细胞中含有几百万个复杂大分子,具有当今科学尚不清楚的内部功能。文学、艺术、科研等等领域仍然是人脑的天下。音乐家、作家、发明家、科学家这些职业,必须用到某些未知的思维过程,我们称之为“直觉”、“洞察力”、“想象力”、“幻想”以及其他类似的能力。现在,计算机还不能介入这些领域。

当然,只要下决心,设计并制造出具有人脑特点和功能的计算机,只是时间问题。科学家已经在制造“硅神经元”,类似集成电路,又具有真正的神经细胞的功能。它能够操纵离子电流,产生神经脉冲。某些人还试图把很多硅神经元合并为微芯片,再把芯片联系起来,模拟人类大脑。这就是马文·明斯基提出的“神经网络”。与普通计算机处理问题的线性方式不同,神经网络计算机可以把一个问题分成许多部分,分派给更小的处理系统,它们之间是相互联系的。这种计算机制造出来以后,将很快能模仿人脑。

机器人可以有感情吗?很难。在《变人》当中,罗宾·威廉斯是由于偶然发生的故障才有了感情和自我意识。但是,我像所有理工科的傻瓜一样,相信技术可以创造奇迹。让人工智能拥有感情,最终是能够做到的。

所以,只要我们愿意,制造出可以乱真的机器人在技术上是可能的。但是那必要吗?在什么样的需求驱使下,人类会制造与自己完全一样的机器人,来取代自己的作用呢?在我看来,这样的需求不会出现。

我喜欢用汽车做例子。汽车(还有其他交通工具)比人腿的功能强大得多,也比人腿结实。但人类的腿并没有因为汽车出现而退化,没有谁在腰下边装小轱辘,汽车也没有在奥运会的跑道上和人类运动员角逐。重要的是,汽车是一种工具,它在某个单一方面可以比人类更好地完成工作,但它永远不会取代人类某一肢体、某一器官的所有作用。人需要汽车在最短时间内把自己送到目的地,但在散步时、登山时、跳舞时,汽车是没有用的。没人发明会跳舞的汽车,因为跳舞是一种享受,不必交给机器去做;而且在舞蹈这件事中,包含了人类的某些基本价值,如健康、活力、美和激情等等,我们不愿意把这些基本价值让给汽车。我们要注意的是,别把大脑神化。大脑说到底也是人体的一个器官,如同眼睛和腿一样。电脑在某些领域分担人脑的工作,就像汽车分担了人腿的工作一样。人类没有傻到用轮胎换掉自己的双脚,也不会让电脑取代自己的大脑。毕竟,这个世界是人类在管理,汽车、电脑、机器人都是我们制造的,游戏规则也由我们来制订。人工智能将在何种程度上模仿人脑也是我们规定的。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717A0GR5Z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