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企跨界玩网约车只是想砸“滴滴”饭碗?他们才没那么无聊

在许多网约车用户眼里,中国的网约车平台只有两家,即滴滴和其他。这一方面说明了滴滴出行在网约车领域一支独大的自身优势,另一方面也揭示了我国网约车市场看似光鲜的背后实则鱼龙混杂。

“滴滴”在很多国人眼里就是网约车的代名词

实际上,包括首汽、神州在内的出行平台一直在试图围剿滴滴出行这头实力强劲的“独角兽”。下一阶段,滴滴出行将会面临着来自多家主流品牌汽车主机厂“抱团”发起的联合攻击。

移动出行市场成库存车消纳场

车市遇冷,各大汽车品牌之间层级分化严重等问题,让不少库存压力较大的厂商,将目光投到了近年来逐渐成为汽车主机厂投资新热点的移动出行业务。涉足网约车自营平台的汽车厂商当中,不乏以生产纯电动汽车为主的新造车企业。

有传闻称,目前造车新势力中的小鹏汽车已经取得广州地区的网约车营运牌照,即将在广州上线运营的小鹏汽车是国内首家推出网约车自营业务的新造车企业。小鹏汽车旗下唯一的量产车G3电动SUV,将会成为“有鹏出行”平台的指定车型。

小鹏汽车是国内首家推出自营网约车平台的新造车企业

在国内车市中名不见经传的大乘汽车,也在江西抚州推出了名为“我家车队”的自营网约车服务平台。而大乘汽车的“前身”正是位于抚州市的江铃轻型汽车有限公司,生产地即为自营网约车平台的投放地。在今年上半年平均月销量只有1000辆的大乘汽车,借助移动出行平台去库存的意图十分明显。

月均销量仅有千余辆的大乘汽车有借力移动出行市场清库存之嫌

另一家正在遭遇市场边缘化危机的乘用车品牌江淮汽车,也在其群众基础较为扎实的安徽合肥“老家”上线了自营网约车平台“和行约车”。他们一次性投放1000辆江淮iEVA50纯电动轿车的大手笔操作,在国内的网约车运营商中也算得上是下足了血本。

从确保利润的角度出发,通过自营网约车平台消化库存的方式,确实比赔本甩卖的方案更为理想。

早在2015,隶属于吉利集团架构下的新能源汽车网约车平台——曹操专车成立,于2017年刚取得国内首张新能源汽车专属网约车牌照的曹操专车,截至去年的品牌市场估值已经达到100亿元。

“曹操专车”成立之初吉利品牌的新能源轿车销量并不算太大

除此之外,长城汽车的电动车子品牌欧拉与北汽新能源,也相继成立了自己的自营网约车平台欧拉出行和华夏出行。国内的汽车主机厂扎堆分食移动出行业务这块份额有限的大蛋糕,有滴滴出行和曹操专车等成功案例的推动因素,当然还有新能源车补贴退坡以及车市增速放缓导致的库存压力所迫。

重资产平台推动行业重新洗牌

与“平台”运营商滴滴出行遍布全国的业务覆盖率相比,汽车主机厂自营的网约车业务在市场扩张方面有着诸多的局限性。譬如,长安汽车旗下的“长安出行”以及江淮汽车的“和行约车”都不约而同地把移动出行业务的试点地首选于各自的母品牌注册地重庆和合肥,以便对平台运营大数据的分析和寻求地方政策的庇护。

一次性投放千台网约车的江淮汽车并没有贸然走出品牌注册地

滴滴出行的优势在于“平台”运作的灵活性,汽车厂商的自营模式则更注重“服务”的质量。不过,一个造车的要跟一个做“平台”的在网约车板块争夺市场份额,不见得一定能将“硬件”优势填补上“软件”的差距。7月16日,由三家“国字号”汽车主机厂与三个“平台”运营商联手打造的移动出行平台“T3出行”正式进入公测阶段。与以往的厂商自营网约车平台圈定区域小范围运营的模式所不同的是,“T3出行”今年的发展重心是南京、重庆、武汉、广州、杭州、天津这6个试点城市,并力争于明年完全覆盖所有的省会城市。

超重资产模式的“T3出行”成为“滴滴出行”迄今为止的最强竞争对手

其实早在“T3出行”结盟之前,一汽、东风、长安这三家汽车主机厂就已经涉足网约车自营平台,其中东风和长安的移动出行业务均投放在各自的“总部”所在地武汉和重庆,而“一汽出行”则重点布局广州、深圳等中南城市。

这种“各自为战”的状态,非但不能有效制止在网约车领域市场占有率超过九成的滴滴出行势头继续疯长,甚至想要在自营平台的重资产模式下实现盈利都困难重重。

同样采用重资产模式的“T3出行”被视为移动出行行业“蓝筹股”的原因不在于其背后有着多少国有车企背景,而是腾讯、苏宁、阿里这三大互联网巨头联合打造的网约车平台让移动出行市场有了更多的期待。

“T3出行”背后有着腾讯、苏宁、阿里巴巴三大互联网界的坚实后盾

在滴滴顺风车事件之后,网约车的服务安全性一直是社会舆论的焦点。诸如“T3出行”这类同时具备车企与互联网“大咖”背景的移动出行平台,由于其更容易实现对运营车辆与司乘人员的双重管控,即便短期内不会对滴滴出行的业绩构成威胁,也会从另一个角度去推动行业“标准”的全面升级。

混合架构成网约车盈利突破口

近日,上海市交通执法部门对滴滴、首汽、美团等14个网约车平台进行突击检查。其中,仅7月份上海地区就针对营运车辆不合规、平台数据未全量推送等违法行为向互联网移动出行机构累计开出114张罚单,滴滴出行和美团出行在此次查处行动中分别被处以550万元和147万元的罚款。

上海的交通执法部门累计向滴滴和美团开具了数百万元的“天价罚单”

由于国家逐步加大了对网约车业务的监管力度,以C2C轻资产模式运作的滴滴快车和顺风车业务已经受到较大的影响。尽管汽车主机厂自营的B2C网约车平台有利于安全监管,但该模式存在运营成本较高、网点扩张缓慢等缺陷。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随着各地针对网约车业务出台的政策相继落地,以滴滴出行为代表的C2C模式也面临着严峻的盈利压力。早前曾有消息称,滴滴出行2018年全年亏损约109亿元,尽管滴滴方面对此未予回应,但移动出行服务目前尚处于运营商“烧钱”占领市场的阶段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全国各地针对网约车出台的严苛政策让“平台”运营商盈利更加艰难

有意思的是,作为C2C网约车平台初创者的滴滴出行,正在联合汽车主机厂尝试全新的混合资产运作模式。此次滴滴与丰田汽车的合作,旨在通过成立合资新公司的方式,让“平台”上的注册网约车司机能够直接从特定的广汽丰田经销商中租用该品牌的“跑单”车辆。

丰田入股滴滴让后者在运营模式上向租赁承包制过渡转型

这种介于C2C与B2C之间的运作模式,并非滴滴&丰田合资公司的首创,其实早在今年初“首汽约车”就率先转变思路鼓励在册网约车司机向租赁承包制转型,欲以此减轻平台的运营成本实现盈利目标。

另一家重资产背景的网约车平台“神州专车”,也是通过主动抑制自营车队的规模和大力发展加盟模式之后,在水深火热的市场环境中得以扭亏为盈。

首汽和神州为了甩掉“负利润”包袱,采取了B2C与C2C交融的经营模式。而丰田入股滴滴,并为后者提供安装了技术监管设备的定制车辆,这种C2C为主B2C为辅的战略转型,将会成为国内网约车市场走出盈利困局的突破口。

网约车业务或能带动新车销售

无论采用哪种资产架构模式,为乘客提供服务的车子始终是网约车平台投运的重要环节。在传统出租车行业中,出租车公司会优先采购当地投产品牌中养护成本相对低廉的成熟车型。这也是北京、上海、重庆三地的出租车市场长年由北京现代、上汽大众和长安铃木主导的原因。

从奥拓到启悦重庆出租车经历四代车型的变迁依旧由本土车企主导

南北丰田、上汽通用等颇具规模的厂商虽然也有适宜投放到出租车领域的产品,但他们为了保持溢价力相对较高的品牌形象放弃了出租车公司的批量采购。

网约车的出现并非为了“扰乱”传统出租车行业,这种动动手指几分钟后就有“专车”出现在你面前的“叫车”方式,本身就比传统的出租车更注重服务的仪式感。如今随便点开一个“专车”APP,基本上都能叫来丰田凯美瑞、日产天籁、大众迈腾这些带着商务气息的中高级轿车。

国内“专车”平台的营运车型级别普遍都在B级轿车以上

从各大汽车厂商扎堆涌进移动出行市场的盛况来看,他们似乎不太担心旗下车型成为“网约出租车”之后导致品牌形象受损。“T3出行”在公测阶段投放于试点城市的只有纯电版长安逸动EV460一种车型。据了解,一汽和东风最初也各提供了一款新能源轿车供内部筛选,这意味着该联盟的网约车队有望在后续实现营运车型的多元化。

随着各大车企的电动车产品全面步入商品化,如今由汽车主机厂主导的B2C自营网约车平台,大多采用能耗经济性更出色的纯电车型进行线下“跑单”。相比起与某某网约车平台的营运车型“撞衫”,目前国内的电动车潜在用户群更在意自己心仪车型的“三电”技术是否足够成熟可靠。

广州的朋友对活跃在大街小巷的白色传祺GE3 530网约车已经习以为常,这些带着醒目的“On Time”车身拉花的GE3电动SUV,隶属于广汽集团联手腾讯以及广州公交集团共同打造的网约车平台——如祺出行。

传祺GE3有着让“如祺出行”网约车客户成为广汽新能源车主的潜质

事实上,车企将最新款型的电动车投放到自家的网约车平台,非但不会因为“网约出租车”的属性让该车在私人消费市场中贬值,反而还有可能通过这种“有偿试乘”的方式,将移动出行平台的客户发展成同款车型的新车主。

文 | 唐亮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earAuto立场。)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8A0I0IE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