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远:好的教育使我们 “踏进生活之河,毫无惧色”

作者:顾远 哈佛教育专家

1.

我和几个朋友不定期地组织沙龙聚会,边喝酒边聊一些听起来没什么实际意义的话题,但是我们乐在其中。

上一次我们聚会,聊到了 “特修斯之船” 。

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悖论,说的是古希腊人为了纪念英雄特修斯,把他曾经乘坐过的一艘船停泊在码头供人瞻仰。时间长了,船体有损坏,古希腊人就陆续地把损坏的部分去掉,换上新的木板。

这个悖论说的就是,如果有一天整个旧的船体都被换掉了,那么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人们还有必要来瞻仰它吗?

如果不是原来的那艘船,那么是从旧的船体被更换到什么程度的时候,它开始 “不是” 的呢?

我们一开始聊的其实不是这个悖论,而是在讨论面对很多现实压力的时候,人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妥协而保持其本色,妥协到了什么程度这个人就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了。

聊着聊着我们发现,这个不就是典型的 “特修斯之船” 悖论嘛。后来,我们又进一步引申出另一个有趣的话题。

现在我们应该还都很容易区分人和机器,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已经可以制造出机械的假肢了。

如果你的手臂断了,可以更换一个新的机械臂,跟阿诺斯瓦辛格演的终结者一样。我们可以预料到,科技会进一步地发展,以后内脏器官坏了也可以换成机械的,甚至没坏都有人想换的,因为机械的更耐用更有力量。

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我们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个问题:人体器官更换到什么程度的时候,人就不再是人,而是机器了呢?人和机器的区别到底是什么?如果我们的大脑也可以更换,或者人机接口变成了所有人的标配,那么什么又是我们“生而为人” 所该保有的特质呢?

2.

最近这两年,因为一只叫 “阿尔法”的狗,我们每个人都或主动或被动地注意到了人工智能。在我看来,人工智能对人类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帮助我们反思 “何为人”,而教育的意义正在于帮助我们 “成为人” 。

可悲的是,近百年来,教育起到的实际作用却是让我们成为机器。

我今年看了一部非常棒的教育纪录片,叫《Most Likely to Succeed》,中文名字叫做《极有可能成功》。

它被很多影评人赞誉为 “有史以来最值得一看的教育纪录片” 。事实上,由于被制片方授予了这部影片 “变革大使”的角色,今年我已经在不同的合作伙伴和播放场次里累计把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15C01EDK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