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为什么说美团终究斗不过饿了么?

近日,Analysys易观发布《中国餐饮商超数字化实践洞察2020》(以下简称《报告》)。数据显示,2019全年互联网餐饮外卖交易规模超7274亿元。

随着流量红利削减、线上获客成本增加,以及消费升级后需求端出现机构性变化,数字化升级成为餐饮商超行业发展的必然选择。

根据易观洞察,饿了么口碑提出的"新服务"将成为2020年本地生活行业发展的关键词。

但2019年的美团却显然在不断的陷入困境中,过时的"流量盈利"模式下美团正在束缚自己的手脚,最终成为受多重增长困境钳制的一头"困兽",难以实现存量时代的效率式增长。进入存量时代的美团,正在面临着流量红利枯竭后的增长困境。

据美团发布的2019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美团增长放缓,商家同比增长为0,相比第二季度,美团的商家数量没有任何增长。与此同时美团点评的竞争对手饿了么口碑却借机"双11,双12"获得的大量新增用户、商家增长。

此前,据36氪从接近饿了么人士处获取的信息,2019年间,饿了么年活跃用户增长率过50%。而美团方面财报显示,截止2019年6月,美团点评年度交易用户正增长率为18.4%远低于饿了么近3倍。竞争对手的存量增长给美团带来的巨大的压力。

根据美团2019年Q2财报显示,美团于第二季度首次实现盈利,但实现盈利的美团的也因"颇具争议"的盈利方式"失去了人心"。要知道2018年美团还处在净亏损高达1155亿元的盈利困境之中,而其2019年第二季度扭亏为盈的"秘诀"则在于"畸高"的商家抽成、"控制"骑手收入等方式实现。

据Q2财报显示,在美团的营收构成中,商家抽佣成为其利润主要贡献部分。据悉,整个2019年第二季度,美团抽佣收入高达154亿元,平均美团抽取商家佣金1.7亿元,在美团扭亏为盈中起到了绝对的主力作用。

2019年12月,武汉一家商场内,一名美团外卖骑手持刀杀人的录像被媒体曝出,关于其背后的原因,有人称是由于差评,也有说法是因为骑手在取货时与店员发生了口角。事件的真实原因究竟如何,我们已经无法得知,但可以确定的是,由此延伸出的"差评恐惧"已经在逐渐成为事实。

对美团来说,这样的用户体验是作为第三方运营服务平台不可预知的,事实上,美团的"抽佣式"盈利是有沉没风险的。

一方面,平台方盈利意味着商家、骑手乃至用户三方利益的出让,另一方面,在这个过程中,用户与平台方的矛盾被转嫁至商户与骑手,骑手与用户之间,而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这样的矛盾会更加凸显。

在资本的增长需求催动下,美团不得不谋求迅速盈利,而通过双边涨抽佣的方式使得其陷入用户、骑手、商家、矛盾的多重困境。深究困境的背后,则是其流量盈利模式的不可持续性的表现,第三方平台还是需要通过效率提升实现盈利,"流量税式"的短期主义,无疑是自断后路,而这也是美团陷入"存量增长困境的"的关键所在。

存量时代的美团犹如一头"困兽",在资本催动下,受困与盈利导向下的用户、商家、骑手、数字化能力等多方面制约,显而易见的是,对于美团来说,要实现未来的增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200114A0SR34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