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袋沙龙记录:网络社会与数据挖掘实证研究专题

大雪封山,学校暂时是回不去了,只能再当几天杨子荣了。

主持人:CoLin

一、讨论的文献:

1、徐翔.新浪社会新闻传播中的“情绪偏好”效应与特征研究——基于新浪社会新闻的网络挖掘与实证分析[J].国际新闻界, 2017, 39(4):76-94.

2、黄荣贵.网络场域、文化认同与劳工关注社群基于话题模型与社群侦测的大数据分析[J].社会, 2017, 37(2):26-50.

二、讨论的心得

(一)推荐理由

这两篇文献可谓是殊途同归,皆聚焦于网络媒介,目的皆是探究媒介平台的某种属性或与所承载的内容之间的关系。文献1的焦点在于探究“媒介本身究竟有没有情绪偏向?”;文献2的焦点在于探究网络场域与所沟通的文化内容之间是否存在互构关系。两篇文章对比综合来看,可为研究者提供思辨性问题方法操作上的参考。

(二)可借鉴复制的亮点

文献1:

1、研究者的问题意识:文献1所针对的问题是——媒介有没有情绪?有什么样的情绪?这里所指向的,不仅是媒介内容具有的情绪,而且是媒介本身可能具有的情绪。如果说,特定的媒介具有对“时间”或“空间”之类范畴的偏向(英尼斯),那么,媒介“情绪偏好”则意指媒介对于情绪会具有偏向性。这一角度新奇,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

文献2:

1、这是一篇非常规范完整的实证研究。研究者非常难得的地方在于,并没有因为“大数据”、或者是使用了数据挖掘而使得研究的significance减弱,作者始终牢牢紧扣“网络场域与所沟通的文化内容之间是否存在互构关系”这一主题(相比于文献2,文献1在这方面的处理显得远不如前者),基于网络文化和关系社会学的相关理论从博文中析出话题模型,再进一步使用社会网络分析的方法圈出有效社群,回扣主题。本研究格外适合打印出来背诵。

2、拟合话题的具体操作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研究者拟合话题的步骤过程写的格外清晰,推荐大家自主阅读这一部分。

(三)对于研究的质疑

文献1:

1、Q:研究假设的依据在哪里?

研究者为证实新浪社会新闻的情绪反馈具有“愤怒”偏好,列出了4个子假设。这些假设中,研究者未能补充有关的理论依据,直接陈列显得有些突兀。

2、Q:拉虎皮扯大旗,研究问题与研究本体所得出的结论所差太远

作者开篇立下宏伟蓝图,试图验证“媒介本身是否有情绪的偏向”,但最后却让人败兴而归,只研究了一个网络新闻平台社会新闻的反馈中情绪的分布情况,有些“挂羊头卖狗肉”之嫌。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1)研究本身研究的是新浪社会新闻下的情绪反馈选项,并得出以“愤怒”为主的结论。且不论社会新闻本身以负面报道居多、报道的选择与编辑的采编原则也有关系,以及,打分的网民是否能足够代表所有看报道的网民的感受,尚不得而知。研究对象的代表性存疑。

(2)此外,“下文采取的研究方法及研究重点,并非进行理论阐述和系统的思辨研究,而是选择一个案例进行实证研究,提供实证性的支撑”、“本文将研究对象缩减为一个较为简单和可实际操作的问题”……等“留后路”性的表述皆显示出研究者的底气不足。研究者已然发现宏观思辨问题和实际操作之间难以弥合的沟壑,只能“伏小做低”,降低标准,将研究解读为“探索性”的、“提供支持”的,无疑将实证研究操作的价值打了折扣。这种方法可谓是削足适履,也折损了研究问题本身的意义。

(四)头脑风暴

Q:媒介究竟有没有自身的情绪偏向?该如何进行相关的研究?

笔者个人认为媒介本身是有自己的逻辑的,在此基础上形成媒介域,影响其中的人事,正如海德格尔所说的“技术座架”。胡翼青在《为媒介技术决定论正名:兼论传播思想史的新视角》中详细地陈述了相关观点,提出重新审视技术决定论这一哲学取向的可取之处。

但是毋需质疑,这个问题依然是一个见仁见智的思辨性问题,而实证研究本身讲求条理精确,擅长专注挖掘,也相应地决定了其解释能力有限,只仰赖实证分析难以解决众多的宏观思辨性问题,因此这一现状也急切召唤多方法联动分析的研究预案。

撰写/连大萌

==========================================================================

感谢您关注胃袋学社!

本学社是由以学术为志趣的四个小伙伴共同建立,每周一次专题学术沙龙,每月一次读书会是学社雷打不动的常规活动。我们相信学术共同体,批判大牛和权威、不功利、始终保持观点独立和头脑清醒,欢迎各位新闻传播学学子加入我们(加入形式还在商讨,欢迎大家提建议)!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07G03F8V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