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院的四分之一

这一年似乎什么都没做,又似乎做了很多事情。

01

BNU实验科学锦标赛

当时我高中的同学发给我一个链接,说北京师范大学系统科学学院正在举办一个锦标赛,问我有没有意愿去参加。

本来我想申请的题目是一个历史类的课题,不过因为找不到队友,最后跟他和北邮的同学拼了一个队伍,题目是研究婴儿死亡率的变化规律。

两个本科二年级和一个博士生?

跨学校组队沟通起来是不太方便。前期的工作,也就是搜集数据的部分都是我在做,另一个同学帮忙处理数据。高年级的学长会告诉我们可以寻找的方向。比如各地统计年鉴,国际网站上的统计信息,文献里的现有数据。

最后两天的赶工,负责论文的初稿和汇报用的PPT。不过,以现在的角度来看,当时对论文的写作排版还是过于生涩了。

因为交流太少,所以没感觉到博士生水准的上限,仅仅从最后论文的分析里略窥一二。我们俩一致认为我们队伍能拿二等奖主要是博士生最后赶工的成果。

当时我们还准备第二年重整旗鼓再次参赛,倒是没想到到了今年我们都有些意兴阑珊,一致把机会留给了新的二年级学生。

十一月底的时候结束了这场锦标赛。

02

小车赛

十二月底那会,宿舍三个人报名了电子学院组织的智能小车校内赛。因为c语言学得不错,所以我在队伍的定位就是编程手。

然而直到第二学期开学前我们都还在划水。

寒假回家的时候,我利用网上和商家给的资源开始学习单片机的操作知识。坦白说,即便把商家给我的视频资源都看了一遍,笔记也做得很认真。但直到开学前我对于如何写出能让小车启动的程序,还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后来系里组织了一次答疑,也是这次答疑才让我开始成功让小车启程,跌跌撞撞的在赛道上行驶。

现在我知道了我在寒假自修的知识属于《模拟电路》、《数字电路》的内容,在我的专业里这两门课分别是二年级第二学期和三年级第一学期开设的。

而我负责的编程应该属于三年级第二学期的《单片机原理与应用》的知识。

所以可以预见,有了这次比赛的经验,这三门课对我来说学起来应该是比较轻松的。

在决赛前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们小车的速度都处于一个瓶颈,难以跨过。但在那之后,我突破了一个关隘,导致小车速度猛提,我们很快就在全部小组里处于领先地位。

可惜的是,由于常识性知识的缺乏,我们的电池保养不当,在比赛那天,由于电力不足,速度慢了一筹,因此遗憾取得三等奖。

顺带还差点因为阴天光线的不足而淘汰。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七日,星期六,下午15:43分,我们结束了将近半年的智能小车校内赛。

03

数模

也就在五月份,数学建模校内赛也开始了,而且赶在小车决赛前一周。

队伍选择的题目是分酒问题,在没有量筒的情况下,如何利用已有的几个已知容量的酒瓶分出题目所要求的各个酒量。

理所当然的,由于小车赛倾注的精力过多,数模赛我们被淘汰了。

当时小队参赛成员是我以及另外两名数学系的同学。

六月份的时候,由于数模校内赛失败,我们小队没有进军国赛的机会,可以预见暑假是空闲的,我开始考虑这段时间的打算。

智能小车校内赛是比较成功的,我可以选择继续参赛。

然而当时我察觉到,我在计算机方面的技能处于一个临界点,如果继续在这方面深入下去,计算机思维将会在我的脑海里占据主导地位。

我不太愿意成为一个计人,所以我不准备继续参赛。

但是当时我只有智能车和暑假工两个选择。而相比起成为一个计人,在应该成长的时间里花费一个假期打工是我无法接受的。

所幸当时数模校内赛过去之后,很多队伍缺人,在某种程度的阴差阳错下,最后我还是重新找到队伍,把暑假的时间献给了数学建模。

也恰恰好在那段时间,17届高考成绩出来,新生群开始热闹起来。

04

闲谈

在那段时间里熬夜通宵是常有的,所以尽管自律使我快乐,但是课堂的效率也没有多高。

当时的《模拟电路》和《光学》我可以说经常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在我的回忆里,二年级的生活几乎是一团糟,也因此如果突然提到二年级这年我做了什么,我第一反应通常是,啥都没做。

但是仔细一看,还是做了点事情的。

所以,如果要我给一个自我评价,我给出的分数是,合格。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09G00BVZ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