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优步逼死出租?自由就是随时能离开一种体制

保持随时能脱离体制而生存的能力,才是真正的自由。

2月5日,一位60岁的美国“电召”出租车司机道格•施夫特(Doug Schifter)在曼哈顿市政厅门口开枪自尽。他在Facebook上写了一篇文章,控诉以优步(uber)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和政府法规对优步的“优待”等叠加因素,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工业革命时期,机器生产逐渐排斥手工劳动使大批手工业者破产,工人失业,工资缩水。相传英国莱斯特郡一个名叫卢德的工人,捣毁了织袜机向工厂主抗议,随后发展成为遍及全岛的卢德运动。

悲剧的是,美国出租车司机施夫特即便砸碎手机,也无法对优步打车软件平台带来任何象征性的损毁,只能以生命来抗议。智能化时代的卢德运动,不得不以中世纪的惨烈方式来展示。

人工智能取代人类工作岗位将会不断成为现实,3D打印的时代一旦来临,越来越多的制造业工人被解放的同时意味着失业。人类通过技术进步实现了发展,但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的同时又在造成人类的失业。

看上去这样的矛盾注定了无数悲剧。问题是,是打车软件把出租车司机逼上绝路吗?当然不是。

技术的进步导致工具的更新。Uber只不过是带来了打车方式的技术革命,Uber也好,滴滴也好,曹操也好,美团也好,只要会开车,出租车司机同样应当是受益者。并不是Uber逼死了施夫特,逼死他的是恰恰是传统的出租车体制。

新闻里,纽约一位51岁的出租车司机阿夫斯说,在1999年,他花费了22.2万美元才得到了这个执照,现在,已经贬值到只剩一美元。技术进步带来打车方式变化,以权力为依托的特许经营牌照被迫贬值。

在这一点上,中美有着惊人而残酷的相似。出租车属于政府特许经营,限制数量,一块牌照二三十万,个人无权参与拍卖,公司承保给个人,车老板包租给司机,车老板可以在黑市交易经营权,杭州、温州等地,当年的一块牌照黑市交易金额可以达到100万。加上公司、车老板的层层盘剥,纯粹打工的司机生存之状确实凄凉如骆驼祥子。

等到Uber出现,滴滴出现,信息技术撕开了出租车行业层层盘剥的口子,让整个行业积累多年的积弊暴露无遗。2015年形势最严重的时候,杭州出租车出现严重的退车潮,也出现过出租车司机和网约车严重对峙的局面,看起来好像是网约车的技术革命抢了传统出租车的饭碗,仿佛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

但是现在呢,网约车和巡游车事实上只不过是两种不同的出租车,双方都还能活下去,只不过,大家各有各的苦经罢了。而且,网约车还未必比出租车活得好。

网约车和巡游车共存的局面得益于政府的新政策:网约车合法化并出台相关规则予以规范、传统出租车减负确权、改过去的出租车公司为服务公司……

带来的变化是,全国各地的出租车基本都取消了出租车的权费,杭州还下了决心把过去纷繁复杂的经营权全部清理,这场确权行动彻底改变了过去层层盘剥的积弊,加上其他的减负,出租车彻底轻装上阵。

巡游车和网约车本来并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不过是竞争对手罢了,差异化经营才是正道,政府需要做的无非是制定相对公平的市场规则。

北京、上海等城市要求网约车司机必须本地户籍,给网约车套上了基本是令人窒息的紧箍咒,在限制宽松很多的杭州,目前网约车超过一万辆,巡游车9000多辆,两边平峰时段价格基本无差,高峰网约车被限制了最高倍数和数额,巡游车不加价则具备更多价格优势。

去年制定的地方性条例,明确了考一张证,司机可以在网约车和巡游车之间自由转换。网约车赚钱,可以,你开网约车,你说出租车生意才好,那你转身去开出租,没问题。如此一来,谁也别见谁眼红。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但尽管身份可以自由转换,事实上并不是所有司机今天说走就能走,历史的包袱依然很沉重,开出租最大的麻烦就是被车套牢。纽约市政府选择了拥抱新技术,看起来是开明之举,但是如何制定相对公平的市场准则却不是那么简单。

在2015年出租车司机集体把纽约市政府告上了法庭的报道中,牌照费曾经价值100万美元。施夫特在过去向政府交了权证费,还没有把钱赚回来,他无法解套。就像高价买了一套房,遭遇次贷危机,这房子白菜价都没人要,想扔都扔不掉,还必须交房产税。

打车软件带来的福音是所有出租车司机的,如何调和双方的矛盾,让其融合发展,同生同存,其实需要的无非是政府让利而已。纽约市没有做,所以施夫特悲愤地自杀了。

对个人来说,重点是什么?

一位被机器人取代的流水线上的工人,不可能很快成为一名销售员。一名被AI取代的会计,不会马上转职成为一名程序员。一个被自动砌砖机取代的建筑工人,也不会马上转型成为包工头。

在技术革命的大潮面前,自由就是拥有随时离开体制的能力。这种体制并不仅仅局限于政治体制,而是一种固定化的生活体制,一种个人的路径依赖。当我们为了生活而从事某种职业的时候,不要以为这种职业是永远不变的。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永远不变的东西,看似牢不可破的出租车特许经营体制,看似牢不可破的利益联盟,在技术进步的大潮冲击下,就像雪人被扔进火堆一样化掉。对人来说,不要把工作当成生活的唯一,必须发展更多的兴趣爱好,摆脱对工作的路径依赖,保持随时能脱离体制而生存的能力,才是真正的自由。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13A0HOP6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