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来不该来,总是要来

如果有一个测量计,可以计算自古以来人类群体的迷茫值的话。我估计现代人的得分是最高的。或许可以借用歌词来形容:“不是我不明白,这个世界变化快。”而实际上,变化本身似乎并不令人迷茫。每一个时代的革命者们都是变化的忠实支持者。他们笃信变化的力量,毫不犹豫,勇往直前。而如今我们这一份越来越深的迷茫,似乎是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向何方。

当然,不论生活在哪朝哪代,总是需要顺应时代。总是需要跟上世界的脚步。人类正是通过不断扩大可认同群体的规模来提升自身的能力。我们用血缘,语言,宗教,文化,政治,经济,法律等手段不断提升群体合作与认同的能力,从而获得了更强大的力量去改造外界与自身。

古往今来,不管是该听大自然的,听父母的,听氏族首领的,听国王的,听孔子的,听耶稣的,听佛陀的,听达尔文的,听马克思的,还是听科学家的。你看看四周,或是问问内心,总有一些笃定的东西在支撑我们的梦想。而且那份笃定是超乎一切,无可置疑的。人们可以为之献出所有财产,甚至自己的生命。

如今,科学与技术的迅速发展所推动的人类社会的演化,已经用短短几代人的时间侵蚀了我们绝大多数的信仰。或许这个说法有些过分,许多人相信随着时代的变化,信仰的确会被侵蚀,会被替代。但总会有新的信仰产生,激励新一代的人们。迷茫只是短暂的,我们需要新的大师人物们来引领众生。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看,大师们总会来,只是需要再等等。

然而从现实来看(当然现代君也不希望如此),大师的产生机制已经渐渐消亡。因为当下的人们已经越来越无法“盲从”了。科学的发展在不断地刷新人类的认知,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很无知”。在四五百年前,人类的科学革命初现曙光的时候,基本上所有人都相信全知全能的神的存在,而作为神的代言人,某些人就当然可以至少在某些领域做到全知全能。你有什么困惑,只是因为你还没有理解神或者去问问神的代言人。今天你在大街上随便问问,什么人可以做到全知全能么?人家多半认为你是脑子有毛病。上过小学么?知道宇宙有多大么?

从如今社会的组成与机制来看,大师们的产生也在不断受到阻碍。私有制和自由主义思潮的全球化蔓延,人文主义的演化,使得我们更愿意遵从自己的内心而不是任何外物的影响。因为衣食不愁的我们什么都不遵从也不会受到什么严厉的惩罚,而如果不遵从你的内心,你就会不开心不高兴。那可是实实在在的痛苦,而且没有人比你自己更了解那种痛苦。不论是神还是大师,如今也确实依然有人相信,但大多也是为了获得某种对自我的理解或是特立独行的表现罢了。没有多少人真的相信神会驾着五彩的祥云来救他。

或许你说,我坚信科学。正是因为科技的进步带领我们人类走到今天,随着科学的发展,一切的问题终将解决。现代君首先要和你郑重握手并称呼你一声“亲爱的同志”。现代君也是一直笃信科学的人之一。然而正如前文所述,科学这个信仰本身并不是什么能够让人安心,使人获得拯救的法门。因为科学的一切大前提就是——我们很无知,我知道的也很可能是错的。所以我们实际上还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信了这个(现代君当然信,只是如今已经信得很无奈),那在精神上还真不如听从内心。

1997年,当深蓝击败人类世界象棋冠军卡斯帕罗夫的时候,人们探讨的话题深度局限于“机器与人类的对抗”以及“程序对可控范围策略的胜利”。所有人都认同了一个基本的假设,“程序是人编写的,写程序的人很聪明,但是毕竟也是人。”人们相信在复杂N倍的围棋中,永远无法出现与人类职业棋手对抗的程序。也没有人相信甚至想过现实世界中会出现什么在某些方面超越人的算法。

在阿西莫夫著名的系列科幻小说《我,机器人》中,所有机器人的正电子脑中都被注入了三条基本指令,被称作“机器人三大定律”。由于指令处于逻辑底层,所以机器人的一切行为都必须遵照这些指令。而这一设想的前提是在固定算法的基础上实现的。而如今,能够自我演化的算法早已经大行其道,因为这也是程序发展的必然需求。看看自然界,唯一恒定不变的东西就是变化本身。没有变化就没有进化,没有进化就没有一切。人脑对事物的认知也是在不断演化前进的,为什么程序就只能一成不变呢?没有谁提出过给人脑附加几条基本定律,使得人性更加善良。因为不可能,根据演化规律,定律本身都可能改变。更不用说善恶这种模糊的概念本身就不可能定律化。

深蓝在国际象棋界获胜的短短19年后,2016年,阿尔法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围棋界。和深蓝的头一年落败第二年卷土重来不同的是,阿尔法狗前脚下山,抬手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而且棋力精进迅猛。李世石作为头一个试水的幸运儿,居然赢下一局比赛,在如今看来,真的是个人道行以及运气使然。因为不到一年之后,世界排名第一原本还不服气的柯洁以三比零落败之后说:“在我看来它(指阿尔法围棋)就是围棋上帝,能够打败一切。”

阿尔法狗能够战胜人类冠军,而编写阿尔法狗的程序员们,基本上没有一个会下围棋。这套核心部分被称作“深度学习网络”的算法,就是一种典型的自我演进算法。人类程序员只是搭好了框架,其余理解部分由程序本身来完成。对于这样的程序,又有谁能说“只是因为程序员更聪明”呢?上帝给动物们的脑壳里塞了一团奇怪的肉,这些被称作脑子的东西和上帝相比谁更聪明呢?同样的道理,人类给计算机里塞了一堆算法,这些被称作程序的东西和人类比谁更聪明呢?

也许比较本身已经没有了意义,我们还是回到对科学的探讨上来吧。就在阿尔法狗战胜人类围棋冠军后不久,又出现了一个叫做AlphaGo Zero的怪东西。为什么说是Zero呢?因为这个家伙真的是从零开始。阿尔法狗好歹还有人类自古以来的围棋棋谱作为一个学习基础。而AlphaGo Zero则摒弃了一切人类棋谱,从头开始自己跟自己下,它一开始甚至连围棋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加令人惊奇的是,很快,AlphaGo Zero就以一百比零的全胜战绩击败了原来俾睨天下的AlphaGo。而这个很快究竟有多快呢?三天。。。

换句话说,自从人类发明了围棋以来,无数棋手花费无数日夜苦心钻研,留下棋谱,创立流派,传承发展,切磋比较。上千年来人类积累的那些经验教训思想总结,这个程序三天时间就超越了。而且超越了不止一点儿。据估计,当今人工智能所达到的棋力水平和职业棋手之间的差距,相当于职业棋手和业余棋手的差距。如果你懂围棋,那就好解释了,最新的消息是:计算机让人类两子,人类也很难赢。就不必计较什么执黑执白,几目几目了吧。。。

码了这么多字讲围棋,其实也是想从一个侧面映射一下我们的科学。人类科学的探索也仿佛是一盘棋。只不过棋盘更大,旗子更多,规则倒不一定复杂多少。如果一个小程序都可以用3天时间推翻我们所有的经验和认知,那人类科学对世界的理解是否也和这一盘围棋一样,连个皮毛都还没有触碰到呢?这条路,总是越走就越迷茫,越前行,越会发现自己的无知吧。

而这些变化,仅仅是人类在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个小进步所带来的。未来是什么样,谁也无法预测。而探讨那无限的可能性,本身也会很有趣。可以肯定的是,在不远的未来,我们的社会形态、教育体制、医疗卫生、交通通讯、认知娱乐等等众多方面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些变化,对我们每一个人的冲击,应该远远大于蒸汽机把原先的农民栓到流水线上那点儿影响。

之所以开这样一个关于未来的专题,也是现代君最近的一些感悟。希望和大家进行分享。今天这一篇先打个底,在后面的章节里,或许会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来和大家一同探讨未来无限的可能性。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14G0FJG4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