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已来,路在何方?

未来已来,路在何方?

周末的时候,陪着孩子上课,我静坐在教室外面翻一本关于人工智能的书。突然意识到,今天我们真的已经走到了人工智能时代的入口处了,大门已经打开,变革即将发生。不由的,背后出了一点点冷汗,因为我意识到,也许今天我们在课堂上,教会我们孩子的知识,或者我们认为终身所积累的经验,有99%都会被未来被证明是过时、无价值、甚至是错误的。在一个新时代到来的时候,我们的孩子注定将赤手空拳走向未来的。我们能做的,也许仅仅是不要给他们太多的负担,因为大概率下,我们将被未来远远甩在背后,而他们也将独立走向未来,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无论他们是否准备好。

我们以及我们的孩子这两代人,注定会被浓墨重彩地写入历史中。

在我们这代人手中,我们开启了人工智能,基因革命时代,正是我们开启了潘多拉的魔盒。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我们第一次在谈到自己作为一个“人”的时候,会感觉到一点点困惑,一个通过基因技术诞生下来的人类,到底算不算人类?一台没有情感,但是比我们聪明100倍的机器人算不算人类?一个做过基因改良,用药物强化大脑的人算不算一个纯粹的人类?第一次,我们对于“人”这个词,感觉到一丝丝陌生,因为正是我们开启了一个“超人”的时代。

而我们的孩子,注定是历史上第一代,需要去正视人工智能、基因技术对自己生活所造成的巨大改变的人,也许在他们成年后,将被各种问题所困扰,包括是否需要抛弃“纯粹的人”这个身份的标签?是否可以接纳一个机器人作为妻子或丈夫?当死亡降临的时候,是拥抱自然,还是逆天行事?也许他们会被统称为“第一代人工智能时代移民”而被写入史册,而他们的孩子将毫无疑问被称之为“人工智能时代原住民”。

未来已来

为了使你相信,未来真的已经来到了,我举几个例子:

在今天,人工智能已经能够诊断肺癌和食道癌,准确度达到主任医师的水平。

在今天,人工智能已经能够谱曲,听起来效果还不错。当然,人类说这些谱出来的曲子“缺乏深度、缺乏人文的感动”。但是类似的话,在人工智能面前不值一提,因为这是人类最后的遮羞布罢了。甚至在今天,如果采用双盲测试,人类自己都分不清所谓的“深度”,“所谓人文的感动”到底是什么,也分不清哪些是人类谱曲的,哪些是机器生成出来的。

在今天,人工智能的围棋程序已经可以横扫人类所有的围棋选手并且稳操胜券。而且更可怕的是:原本我们认为,人类还可以作为一个老师,教会人工智能下棋,而人工智能之所以超越我们,只不过是因为他的运算速度比人脑快罢了。但是,很不幸,人工智能说,你只要告诉我规则就可以了,不需要教我下棋,你们人类所谓好棋和坏棋的判断,你们的所谓“棋味”都是错的。没有人类训练的人工智能,已经超越了所有人类的棋力。

在今天,你所能够想到的绝大多数职业,在未来的20-30年中,都将大面积被人工智能所取代,包括速记员、医生、司机、柜台服务人员、初级律师、厨师、记者、教师,这个列表可以列出很长很长。而且千万不要认为,这些改变将是润物细无声的,改变将是前所未有地来势迅猛的!

越来越快的飞轮

在人类历史上,并不是只有人工智能这一次革命,如此具有颠覆性。事实上,至少还有2次革命改变了整个人类世界,给人类所造成的影响同样是天翻地覆的。

在公元前7000年左右,发轫于两河流域的农业革命,使得单位面积所能够供养人口提高了一个数量级。所有不愿意进入农业社会的部落,要么被灭绝了,要么不得不自我放逐到不适合农业、畜牧业的地区上。但是,那一次革命,至少延续了几千年才完成。

从17世纪左右开始的科学革命以及工业革命,使得人类的生产能力突飞猛进地增长,使得人类的科学发展第一次脱离了撞大运模式,变成一步一个台阶的稳步提升。这个过程在20世纪为人类造就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富足时代。事实上,至少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至少从总量角度而言,人类已经战胜了食物短缺这个敌人。在60年代以后,全球发生的饥荒,往往并不是因为实际上的粮食短缺,很大原因可以归咎到社会组织能力以及体制问题。而这次科学革命以及工业革命,延续了数百年之久。

也就是说,从前两次颠覆人类整个社会的革命,由于持续时间很长,所以对于其中的某一代人而言,实际上是没有太多感受的。就像一个1840年的清朝农民,只是困惑为什么我的生产率不如一个英国工人呢?但是那又如何?我爷爷的爷爷是那样活着的,我爸爸的爸爸也是如此活着的,我还是那样活着,虽然你告诉我在太阳落下的那边,他们的生活比我好那么一点点,但是与我何干呢?

但是,今天的情况确实有点不同了。今天满街的手机控、低头族,有没有想过,移动互联网是从2009年才正式开启的,到今天为止还不到10年。在我们今天离开网络不知道该如何布置自己生活,开展自己工作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网络时代在中国也就是20年的时间?那么也许再过10年,我们难以想象没有人工智能,我们该如何生活呢?

变化在加剧发生,这是最近300年来的一个大背景。我不知道这种科技的加速是否会一直保持下去,但是无论如何,在过去的300年里,无论是科技的加速,还是生产的加速都一直在持续。人类已经如此习惯于生产以及科技的加速,以至于今天我们普遍变成一个乐观的种族,我们总是相信只要我们在科学上投入人力、金钱、精力,我们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似乎忘记了,在智人70000年的历史中,有69700年,也就是99.5%的时间,人类的取得的各种些许进步,都是以万年、千年作为计量单位的。

但是无论如何,如果我们在今天对未来做一个预测,那么大概率下,变化还将加速,因为我们有太多的基础科技处于质变点,这些在多领域同时爆发的质变点,往往意味着我们将进入下一轮的生产和科技腾飞。

拥抱变化?别逗了

就历史上来看,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对于个体来说,未必就是幸福。

农业革命,使得单位面积供养的人口增加了10倍,但是农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表现更为低劣的生活环境,更多的疾病,更为单一的食物,身高也降低了,甚至还变得笨了那么一点点。工业革命虽然大大提高了单位产量,但是工人彻底变成流水线上的一个环节,当农民还可以直起腰看看天的时候,工人只能每10秒处理完一个工序。就像福特所说的:“我只是想雇佣一双手而已,为什么来了一个脑袋?”

不要相信什么主动拥抱变化,每次变革都是痛苦不堪的群体造就的。

农业革命为什么发生?也许是一帮人为了在一个区域养活数万建筑神庙的工人罢了。今天,历史学家往往分不清,到底是由于农业革命的产生,才使得人类具备了聚集数万人共同造就一个建筑奇迹的能力;还是为了造就建筑奇迹,而不得不填饱着数万人的肚子才发生了农业革命。我们只知道这两者在时间上如影相随,但是孰先孰后,真的分不太清楚。

开启航海时代的,是那帮没有啥道德底线的海盗,以及除了一条命没有什么资本的冒险家。有吃有喝的,掏点钱就可以了,何必拼上一条命呢?在今天你所能举出来的大航海家,几乎全部死于非命,由此可见航海时代死亡概率之高。

开启民主革命的欧洲,是因为君主实在太穷了,要打仗又没钱,想往死了征税,还容易被属下的领主、民众造反,而且国土就那么大,老百姓动动腿就跑掉了。于是不得不坐下来谈判,你借我点钱,我铁定还,为了证明我不会用军队逼着你撕掉账单,我们一起坐天下吧?要不是为了点钱,谁乐意自己花个三瓜两枣,也有一帮人说自己奢侈来着?

拥抱互联网革命的,最开始都是没有传统话语权的屌丝。能够控制言论渠道的,有谁喜欢是个人就在自己耳边叨逼叨、叨逼叨的?

但是,无论如何,趋势已经打开,拥抱也好,被逼也好,进进退退都是一刀,就像自宫和被阉割有啥区别?没啥区别,只不过完事了以后,刀在谁手上罢了。

所以,你要说提前做点什么,才能赶上这个时代?那么能告诉你的,可能都是鸡汤。最鸡汤的一句话可能就是:当你活的不如意的时候,也许老天给你打开了通往未来的那扇门,在你不愿意往前走的时候,老天把你后路断了,再顺便在你背上踢了一脚。

仅此而已,能够说清楚的可能仅仅是一件事:我们今天积累的能力,10年后大概率是无效的;我们今天积累的经验,10年后大概率是错误的。仅此而已。常怀一颗敬畏之心,贴近年轻人的生活,拥抱新出现的变化,这是我们所能做的唯一一点点事情了,虽然也许依然没啥鸟用。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606G07T9A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