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合约和囚徒困境

囚徒困境

“囚徒困境”是1950年美国兰德公司的梅里尔·弗勒德(Merrill Flood)和梅尔文·德雷希尔(Melvin Dresher)拟定出相关困境的理论,后来由顾问艾伯特·塔克(Albert Tucker)以囚徒方式阐述,并命名为“囚徒困境”。两个共谋犯罪的人被关入监狱,不能互相沟通情况。如果两个人都不揭发对方,则由于证据不确定,每个人都坐牢一年;若一人揭发,而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因为立功而立即获释,沉默者因不合作而入狱十年;若互相揭发,则因证据确实,二者都判刑八年。由于囚徒无法信任对方,因此倾向于互相揭发,而不是同守沉默。最终导致纳什均衡仅落在非合作点上的博弈模型

下图:矩阵表示其效用,最后求出纳什均衡。效用和判刑是反比,例如判刑一年效用是8。

集体理性应该是效用最大的(8,8)即每个人都沉默,但是在博弈的过程中,出自不信任对方,两个人都选择了揭发效用(1,1)。(1,1)是个体理性的角度做出的选择,但它不是最优选择,所以出现了个体理性和集体理性背离的情况。

如何解决囚徒困境问题,一般有三种解决方法。

1. 事前制定强有力的合约

2. 重复博弈

3. 教育

先说重复博弈,重复博弈是将一竿子买卖变成长久的合约关系。如果是固定次数的博弈,例如十次,我们采用倒推法分析,在第十次的时候双方都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合作,处于理性人假设,双方选择揭露对方;理性人知道第十次他们会背叛对方,所以第九次也会选择背叛,以此类推,第一次就会选择背叛,重复博弈没有解决问题。

如果是无数次博弈,不能使用倒推法,即每个个体都知道他们将会合作无数次,因此将会选择不揭露,重复博弈是可以预防个体理性和集体理性背离的。

但是在实际生活中,有限次博弈出现的概率更高,所以这种解决方法不尽如人意。

再谈教育,不论是爱的感化,还是傻白甜,都已经违反了理性人假设。当然在实际生活中是存在的,此时对结果是不可预料的,完全取决于“教育”成果。

从上文可知,囚徒困境的后两种解决方法都不太尽如人意,下文我们来分析一下事前制定强有力的合约。

事前如果我们使用智能合约来制定:每个人事前给系统存入1个比特币,约定每个人都选择不揭露对方,一旦一方违反了约定,触发系统,自动将比特币发给另一方。这个解决方案看起来很完美,我们来分析一下。

首先比特币作为资产中的一种不代表个人所有资产,这就有一个问题出现了,双方许诺的数字货币资产是否足够威慑对方。因个人可能会选择放弃数字货币资产,他链下还有房产商铺。

与传统契约进行比较,传统契约中,如果二人参与的违法行为其契约是不具有法律效应的,此时就会采用“野路子”杀人越货以威慑对方,不论此方法是否人道,但是有用。

其次智能合约需要有可信第三方“告诉”它事情的结果,如果“可信第三方”被其中一个人收买了,结果就会不一样。这不是链上的“去信任”可以解决的,又回到了链下的事。

当然啦,还有我前几天的文章所说的合约外情景,这些都使智能合约看起来像“傻瓜合约”,执行固定的套路,链下的一切是可信的,然后执行结果。

区块链具有不可修改和不可逆的特性,以工作量证明机制为例,计算力决定了它计算上的合法性。当智能合约将甲乙双方的价值共识内置其中,并约定通过区块链进行条件设立以及触发后的执行,就等于甲乙双方在订立合约时进行了相关的承诺,看似很好,。该是人性的博弈,智能合约解决不了。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731G1G275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同媒体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