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闹钟叫醒,却不知为何要睁眼过这一天?

被闹钟吵醒,脑子混沌着想接着睡,理智却强撑着叫醒沉睡的细胞。可以闭着眼找到手机关掉闹钟,却不得不睁眼开始争分夺秒穿衣洗漱。

为什么我们每天早上要挣扎着起床去上班,而不是享受生活?

一定有个答案是“维持生计”,但是也会有人认为“维持生计”不是问题的答案。

对很多人来说,工作是充满挑战的,是刺激的,是能实现自我对社会的价值的,是有意义的。如果我们够幸运的话,它甚至是不可或缺的。

因此,没有薪水,就不会工作,但这还不是主要原因。我们认为物质奖励并不是促使人们工作的好理由。当我们说某人“他(她)呀,做这个就是为了钱”的时候,背后的含义不用详说,你我皆如此。

那么,为什么地球上绝大多数人都在做一些极其无聊的工作,无聊到让我们甚至没有动力清早被吵醒去上班?为什么又要允许人们去做乏味、无意义且让人麻木的工作呢?为什么资本主义创造的生产、商品、服务模式反倒将工作带来的精神满足感消失殆尽呢?

从事这类工作的人,不管是在工厂,客服中心,还是在仓库,就是为了赚钱,再无其他理由。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认为答案是技术。这技术不是指自动化人工智能这一类的科学技术,不是所谓的“实物科技”,而是思维技术。

人类除了创造事物,科学也创造思想,创造理解方式。这种被科学创造出来的理解方式成了我们了解自身的途径。它们极大的影响了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的追求和我们的行为方式。

假如你认为贫穷是上天的旨意,那你就会祈祷。

假如你认为贫穷是自己命不好,那你就会绝望。

假如你认为贫穷是因压迫统治,那你就会造反。

假如你认为贫穷是自己不够好,那你就会努力。

你对贫穷的反应是认命还是革命,取决于你如何理解贫穷的。而你的理解就是思想在将我们塑造成人类过程中所起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思维技术也许是科学赋予我们的最重要的技术。

思维技术的特别之处在于,实物科技如果很烂就会惨遭淘汰,但是思想不会。关于人类的错误思想并不会消失。只要人们觉得对,就不会消失。因为只要有人觉得这些思想是正确的,那他们就会创造出相应的生活方式和规章制度,来与这错误的思想保持一致。工业革命就是这样的体制,你工作一整天后除了钱什么也得不到。因为工业革命之父之一的Adam Smith认为人类天生就有惰性,如果你不让人们觉得做这件事是值得的,那他们宁愿什么也不做。如何让他们觉得值呢?Adam认为给与报酬这样的激励是人们认为值得做事的理由,这是任何人做任何事的唯一原因。于是我们基于对人性的错误认识建立了工厂体系,这样的体系一旦建立,人们就别无选择了,只能选择与Adam的观点相符的工作方式。

工作就是一个例子。但这并不意味着“走投无路”。只有当人们被迫从事缺乏尊严又单调乏味的工作时,才真是“走投无路”了。

有趣的是,Adam还为我们发明了大规模生产和劳动分工。他形容那些在生产线上进行流水作业的人是“他能变得要多愚蠢就有多愚蠢。”这句话里有重点,“变”,不是人们一开始就适应这样的工作,而是这体质创造出了适合这体质需求的人们,并且让人们没有办法从工作中获得满足感,而获得满足感本应是理所当然的。

自然科学的好处在于我们能创造关于宇宙的奇妙理论,且不必担心宇宙会因为我们创造的理论而发生变化。不论我们怎么解释宇宙,它还是会照常运转下去。但关于人类本性的理论,就得慎重了。因为原本是揭示人性、帮助理解人性的理论,是反过来会改变人性的。

著名的人类学家Clifford Geertz曾说过,人类是“未塑造好的动物。”言下之意是只有人类的人性是人类所生活的社会产物。我们的人性与其说是被发现的还不如说是被创造的。

所以,你的存在本身就是有意义的。

晚安~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08G0Z5UG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