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集、并集与补集

交集、并集与补集是数学中图论的概念,也是最简单研究系统规律的抽象方法,晋戈认为,这些我们在初中甚至小学就接触过的文氏图,其实可以揭示很多硬道理,最简单的就是竞争与市场。

抽象的理解,似乎不如直观的理解,最简明的就是细胞分裂与融合的过程,就类似系统间的排斥或融合,从有交叠的部分脱离出,分立到再与另一个细胞的融合,细胞的物质也在发生交换与迭代,这过程伴有遗传和变异。

市场也是这样的,不同公司间的关系就如同有交集的细胞、兼并重组到一起的细胞以及互相分立占据不同市场的细胞。

在蓝海市场,每个细胞都可以自由生长互不影响;到了自由竞争阶段,少量的细胞发生战争;到了饱和竞争的红海市场,每天都有各类细胞的生生死死;而到了垄断竞争阶段,市场形成寡头,彼此融合为若干巨型细胞。

细胞再为了获取营养而重新审视自己的环境,营养液充足的细胞会继续兼并与融合,营养液不足的则会慢慢衰变、退化、分裂。

不止细胞,从春秋百国到战国七雄再到秦统一再到秦末分裂,历史也在玩着类似的游戏,从交集来看秦国、魏国和燕国都有司马氏;从并集来看秦国灭赵似乎可以解释为嬴姓赵氏的统一;从补集来看秦和山东六国一直都是互补的文化,直到元灭金夏宋再无历史大分裂。

那交集、并集和补集到底有什么作用?

这让我们可以更理智看清这越来越细分的市场,比如增量和存量是什么关系?比如市场的饱和度以及目前企业现状和竞争企业各处于行业的什么位置、档次、品牌?比如企业的发展空间和拓展方向……更小的事情甚至包括如何定义自己内部各组织之间的关系,是自由竞争、充分竞争还是饱和竞争,是共享合作还是互相排斥,是能形成合力还是效率低下……这是从空间上去理解。

理解交集、并集和补集才能看清楚过去、现状与未来。

我们从哪里来,现在在哪里,以后又将往哪里去?我们如何发挥时间的最大价值?我们如何像控制细胞有丝分裂或减数分裂一样完成机体自我成长或是传宗接代?我们如何调配不同的资源?支持哪个领域的细胞快速生长更合适?等等,这是从时间的效能上去理解。

类似于“与或非”的逻辑符号,交集并集与补集也是我们认识世界的符号。并且也是实现最终管理目标的手段,如何通过交并补来研究分析决策。

其实人类思维的进化有时也体现在对于同一事物不同维度的理解,有些理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的确是人类思维中借助模型研究的方法论重要载体。

其实这里也有个“二八原则”,当80%的人都学会了“传统习惯性思维”来思考的时候,那这个传统思维也就该颠覆了,也就只有20%的人能够用新视角新工具去评估和分析,因为打法可能要变了。

比如当大家都习惯用一线二线三线四线去划分城市的时候,实际上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空间上的城市组团(城市群)和时间上的城市版本(深圳是4.0城市)进化期,而如果还套用一线二线三线四线的理论去做投资判断就要失误。

所以交集并集补集,看似简单,实际应用的时候每个人的理解都会有不同。

研究的深度来源于多方面的知识,或者说知识系统。

罗振宇、高晓松等每个人的言论和分析都基于自己的知识系统,甚至搞学术、搞技术和搞艺术的最后可能对同一件事看法相同,达到殊途同归的效果。这些都在于学者大家们类比或比较的能力很相似。

所以科学的进化往往也会促成管理学的进化,反之亦然。

比如进化论和竞争学,原子论和微观经济学,热力学和系统论,人工智能和控制论,更古老的甚至有建筑学和金字塔原理等等。

了解管理的交集、并集和补集,其实就是在不断摸索管理边界的实践。

管理边界的不断发展,就有了整个管理系统的不断进化和发展。

所以不管是野蛮生长还是稳步增长,企业都会选择自己的进化方向。

只是聪明的企业懂得如何像健康强壮的躯体一样去看自己的内部和外部机会或威胁,而愚蠢的企业则永远无法匹配内部和外部环境的协同,导致癌细胞扩散或者被外部环境所撕裂。

那就先改变你看世界的思路,从一碗碗富含各种状态胶原蛋白的鸡汤开始,关注本公众号,晋戈和你共同重新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0G00UXA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