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天才楼天城的科幻时代:我为什么来广州创业无人车

采写:南都记者 张伊欣

进入CB Insights发布的全球100家最有前景的AI创业公司,小马智行(Pony.ai)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技术官楼天城看上去也很淡然。毕竟,对于这个曾经的“中国大学生编程第一人”,再多的荣誉加身似乎只是人生的涟漪。而落户广州南沙超过一周年,他带领的小马智行(Pony.ai),融资超过两亿美元,估值10亿美元,成为国内首家常态化试运营车队,小马智行“吸金”,“吸睛”,对于他们这个“智慧团队”来说,基本上不是什么问题。

楼天城

一个勤奋的编程“天才”创业了

2017年,《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首次发布“35岁以下创新35人”中国区榜单,小马智行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技术官楼天城与科大讯飞研究院副院长魏思、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冰、旷世科技创始人印奇以及其他高校科研机构领头人共同入选。

该榜单旨在选出最有可能改变世界的35位年轻技术创新者或企业家,而在该机构历年的榜单中,不乏像谷歌两位联合创始人、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等改变一代人与世界交流方式的人物。

人工智能在中国越来越火,在人脸识别、精准广告、疾病筛查等等各行各业的细分领域的应用场景层出不穷。作为无人驾驶领域的先行者,近两年楼天城自然成为外界追逐的对象,在圈内,此前被誉为“中国大学生编程第一人”的“楼教主”,一直没有离开过话题中心。

楼天城在数学、信息学方面的天赋在学生时代展露无遗:高一,他获得全国高中数学联赛(浙江赛区)的一等奖,而且靠着在信息学兴趣小组课半年的编程课程,在全国青少年信息学联赛(浙江赛区)中也获一等奖;高三他以全国总分第一的成绩入选信息学奥赛国家集训队。

2004年,楼天城被保送到清华大学读计算机专业。在大学期间,楼天城参加了国内外一系列的编程比赛,连续获得2005、2006年百度之星程序设计大赛的总冠军;2006年,TopCoder(全球程序设计比赛)算法中国区第一名;2008、2009年,谷歌全球编程挑战大赛冠军;还带领清华大学队两次在ACM-ICPC(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全球总决赛中获得第二名……

其中,TopCoder是一个全球程序设计比赛网站,每月有2-3次的在线比赛,根据比赛结果的积分对参赛者进行新的排名,3000分已经是高分。2010年,楼天城拿到了3900的高分,而这个分数当时全世界仅有两人拿到。此后,楼天城的ID“ACRsuh”雄踞榜首10年。

“可能100次失败才能拿到一次冠军。”楼天城说。据了解,在学校的7年里,除了三餐和睡觉,楼天城其余时间都是在教室和实验室度过。到现在,还能在网上找到楼天城当时写的万字博客,其内容是参加各大比赛的总结和思考,条理清晰,十分详细。

“牛人的学习能力都很强,(参加比赛)我觉得这是一个逼迫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直到今天,楼天城在工作之余还在参加TopCoder的比赛,保持在第六名的好成绩,“也会认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楼天城补充道,他认识的朋友也成了公司的人才宝库,在TopCoder榜上前五名的人如今都被挖了过来。

楼天城和彭军(右)

跟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一起工作

说起从小对编程的“痴迷”,楼天城说“很玄”,“这个世界最珍贵的事情就是能够对将来发生的事情做个预测。”在这一点上,人工智能是最有可能帮助人类实现梦想的技术。

楼天城进入人工智能领域,最重要的引路人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姚期智——“图灵奖”的世界首位亚裔获得者——现在也是小马智行的首席顾问。楼天城在本科期间进入了姚期智在清华大学设立的计算机实验班“姚班”。10人的讲席教授组都是国际上算法和复杂性领域最出色的华人学者,姚期智亲身教授6门课,教材出自麻省理工学院。

“首先,姚院士帮我树立了科学研究需要理论的深度的意识,其次在攻读博士的时候,他引导我去做人工智能的研究,后面也给了很多资源提高相关方面的能力。”

然而在当时,谷歌、百度引领的搜索时代、Facebook打开的社交新世界,都是程序员追逐的领域,同样“赶时髦”的楼天城两样都尝试过。

大学期间,作为“三国杀”小组的成员之一,楼天城曾一度在游戏设计中表露他对社交的热爱。当时他负责检测游戏的平衡性,比如某些角色的技能太强,影响玩家的参与度时需要调整。让楼天城遗憾的是,他最得意的一个设计没有在游戏中保留下来:持有“闪电”卡牌时,遇到特定的扑克牌花色和点数会掉大量的“血”,很容易让角色“死亡”,但如果“闪电”砸中已出局的人,出局者可以复活。“最早‘三国杀’是一个社交游戏而不是策略游戏,让出局者有期待,这个游戏设计就是让大家交流。”

毕业后,楼天城曾收到Facebook的录取通知,后来进入谷歌总部的Google+的社交网络项目;随后,他在Google X实验室接触到了无人驾驶项目,3年后,他又去了Quora(美版知乎)工作。

“当时就是跟随互联网发展的趋势(选择),这些流行的领域中集结了大量的资源,其中很重要的资源就是能够跟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一起工作。”楼天城表达他选择的初衷,2012年前后,搜索、社交领域最火的时候聚集了一大批优秀的人才。

归国创业 看好广州无人车发展

“无人驾驶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由技术主导,也是(人工智能)的未来趋势。”楼天城表示,社交的主旨是理解用户,搜索的意义在于信息检索的准确性,无人驾驶更能满足他对顶尖技术的追求。

2014年,百度已在国内率先启用无人驾驶汽车研发计划;2015年12月,百度无人驾驶车在国内首次实现城市、环路及高速道路混合路况下的全自动驾驶,是当时国内的佼佼者,几乎同一时间,楼天城加入了百度美国研究院,与当时百度无人车的首席架构师彭军共事。彭军回忆,自己初见楼天城时,第一印象是“这人有点nerdy”;再聊两句,发现他对很多事情的想法思路清晰,看问题能看到本质。“这是个能将事情真正做成的人,”彭军总结。

说起楼天城与彭军的共事,有个故事不为外人所知。百度美研当时为了争取楼天城,给了他极大的自主权,包括可以自行选择自己的共事老板。其结果则是楼天城选择了彭军。

后来二人共同创业,专注于几乎可以实现完全无人驾驶的L4级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彭军回忆创业以来的经历,最大的感受是二人在很多公司重大决定上以及对人才的选择上有着“惊人的默契”。

一般的无人车操作是依赖于开源的ROS(机器人作业系统),而小马智行重新研发了一整套自己的自动驾驶系统架构和操作平台,以期完全掌控无人车的驾驶。

2018年2月,小马智行在广州南沙开始试运行无人车队,目前小马智行的无人车运行了12个月,积累了几十万个场景。

规模化的无人车队在技术和运营给楼天城的团队带来双重挑战,“最难的是系统的稳定性,车队可能需要99.99%的稳定性才能与一辆车99%的稳定性持平,需要的是整个系统的重构而不仅仅是单个技术的优化。”

在运营上,中国路况的复杂程度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比如碰到在非停车区域有人停车,而旁边是实线不能跨越,对“遵守交规”的无人车实际运行来说造成了困扰。虽然有种种挑战,但国内的场景积累是楼天城认为中国无人车发展的优势之一,“我们只用了1-2年时间就积累了国外8-10年的场景数据。”相比较而言,谷歌用了6-7年才收集了20万的场景数据。

除此之外,包括广州在内的国内城市目前也对无人车持开放的态度,并纷纷出台道路测试意见,让无人车试运行有规可依。这让楼天城的团队更加坚定了回国创业的选择。

在南沙这一年,楼天城的团队拿到了2.14亿美元的融资;获得北京T3级自动驾驶路测牌照;与广汽集团展开全面战略合作;还有发布最新一代自动驾驶软硬件集成式系统等等。与此同时,楼天城还举办了Pony.ai算法竞赛,不遗余力地在各高校、公司招聘人才,广告语用的就是他自己的理念,“与世界最优秀的人一起工作”。

“无人驾驶最早在我脑海中也是一个科幻的时代。”楼天城认为正是借助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才有可能从科幻走进现实,“我们正好是那一类愿意证明一件事情从做不成到做成的那些人。”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ACM算法日常(acm-clan)

原文发表时间:2019-03-07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