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峻,炫目,壮观,未知,迷茫

亚历克斯·嘉兰又弄出了一部电影,名叫《湮灭》,这次不讲人工智能了,反而是谈谈“我是谁”这个哲理问题。有着同样突出的视觉效果,却包含不一样的未来思考方向。

电影不多,女主倒是阵容不小

湮灭:物质和它的反物质相遇时,会发生完全的物质-能量转换,产生光子等的能量形式,此过程即为湮灭。又称互毁、相消、对消灭。

这是一部很炫目的科幻片,借用变异来发挥对未知的想象。突然有一天,一个灯塔附近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屏障,接着便就慢慢扩张开来,军方疏散了人群,并派人进去那个被屏障包围的地方,结果一去无回,没有资料,没有信息,只有一堆疑问和恐惧。

“闪光”,他们把那个地方叫做闪光

“湮灭很是绚丽”

不得不说,亚历克斯对视觉上的掌控还是很令人惊奇的。《机械姬》作为黑马捧得了最佳视觉奖的小金人,里面简约,惊悚的画面能让人感觉到未来的冷酷,对于人工智能,我们总是会以最坏的结果去猜测这一变化的过程,《机械姬》是这样,《2001太空漫游》也是这样。

“同样绚丽的《2001太空漫游》”

硬科幻向来都是披着冰冷的外衣,人们的天性让他们自己在谈起未来时,除了恐慌,脸上毫无其他表情,电影放大了这种情绪,把一个个惊悚的故事塞进荧幕里,我们看着大卫一边艰难地呼吸,一边在慢慢地关闭那台人工智能赫尔 9000型电脑,心里突然有了个无底洞,传来喘息不安的声音。

再说回湮灭,它一开始给了我们疑惑,然后让我们惊叹,最后丢给我们一个思考,这也是科学发现的常规过程,人们不知道屏障里面有什么,是对未知的疑问,等进入之后,发现其中奥秘,是对未知的探索,最后那场升华的毁灭,是对未知的恐惧。

我们不知道这种预测对不对,但也没人保证不会发生,《银翼杀手》里的未来世界,我们看的到原型,《攻壳机动队》里的哲学思辨,我们至今也还在讨论。

《攻壳机动队》

《银翼杀手》

两个世界有着同样的悲凉

“闪光”就像是一个棱镜,它把一切都折射了,生物的DNA,它们的思想意识,混合在一起,就有了那些奇怪,美丽的东西。长着鲨鱼牙齿的鳄鱼,被花枝代替了的鹿角,晶莹剔透的树枝树干,还有人型的植物。

"有种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感觉........"

视觉上有了奇观,有了新事物,人们就会开始思考。认知也会突破原本的上限,我们可能会得到一些未来的馈赠。降临也是一样,凭空闯入的外星人,让人们认识到了其他可能性,它不算冷酷,因为它带着对人类的赞誉,它给予人们劝诫。

很壮观的.......外星飞船

湮灭最后的那场搏斗,出现了两个相同的人,我们可以看做是在科学面前的自我审视,也可能自我在探索中的挣扎,我们该不该前进,我们该不该毁灭,我们该不该永生,我们该不该恐惧。不过导演更愿意死去陈述原貌,去猜测理论上会发生的事物过程,那一场炫目的湮灭,留给了我们想象。

科学是冷静的,我们看着那些炫目的未来,心里始终是坐立不安的,对未知的恐惧,会让我们迷茫,一步一步,我们不知道到底是走向了毁灭,还是未来。

“我们是谁。”

“我不知道。”

就可以关注我们啦~

“光影公民”给你一个影迷的家”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424G1N77O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